第27章 柴崎的自白(番外下)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3242字
  • 2013-07-06 23:28:26

在岁月流逝的年华里,很多事情都已经淡淡忘记,然而除却他,即使在后来我也有了一个深爱着自己的一个人,我仍然还记得曾经那个让我仰慕不已的少年。不过奇怪的是,那个让我憎恶的少女,我以为我会忘记,随着时间消失在光阴的沙砾。

然而,那个少女却深深刻在我的脑海,软弱低头不语的她,忍着疼痛坚强的她,对幸村大人崇拜无比的她,对一切似乎都无所谓的她。日奈森迷迭在我的脑海里无比清晰。不过不变的是,我都是憎恶的,或者说讨厌。

可都能日奈森迷迭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讨厌她,这是我自己的秘密。

记得,那是个夏季的傍晚,放学时,天空突地下起雨,倾盆之势。透过教室的从窗户看向外边,远处的天似乎已和烟雨连城一片。学生们或撑伞结伴而行,或以手做遮挡匆匆没入雨中。渐渐的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我收拾好东西正待离去。

却看见幸村和另一个高大的男生真田撑伞向这边教室走来。心不自觉的跳了起来,今天我要鼓足勇气去打招呼。当我想要去上前迎上时,却看见雨中,一个身影冲向了幸村那边,可能由于地滑,不巧摔到在地,本就没有雨伞遮挡,因此显得无比狼狈。

从我这个方向看去,她早已湿透,背后的秀发湿漉漉的搭在背上,前面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她就是日奈森迷迭,她虽然狼狈的跌倒,可是我却觉得她是多么的幸运,因为得来幸村对的关怀。

只见幸村扶起她,对着说了什么,却因为相隔有段距离,我听得不是很真切。只是幸村望着她的那个笑容,让我嫉妒了。而在最后,幸村更是将手中的伞借给了她,虽然他也没和他多说什么,随后便和真田离开了,可是我却莫名的嫉妒,因为我居然觉得他们站在一起的那一幕非常的契合。

从那天起,我开始关注除幸村之外的一个人,那就是日奈森迷迭,我坏心眼的接近她,不过这挺难的,因为要靠近她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是如此的自闭。不过,幸而我发现她也是非常仰慕幸村大人的。这是个突破口,虽然我不愿意这么做,可是为了打探到敌人内部,只能如此了。

我每天都会主动找她,和她说有关幸村大人的一切,那段时间花在她身上的时间可能要比关注幸村大人的时间要久,因此常常惹来雅子的不满。雅子也很不喜欢日奈森。渐渐的,时间一久,日奈森也开始和我有说交流,一步步把我当做朋友。

虽然她对雅子也不是很熟悉,两人也不太交流,不过由于我的存在,三人间的关系还算缓和。接近日奈森,我只是想将其余幸村大人隔开,比如他们可能会碰面的地方,说来也奇怪,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定会认为如果不阻止,她也许会成为站在幸村大人旁边的那个人。

我的猜想或许是真的。因为,某天,她告诉我了一个秘密,让我嫉妒无比的秘密。原来他们相识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也是个孩童的时候,他们有过一段相识的岁月。

虽然,在她的口中,那是很小的时候,而且,似乎也只有她一个人记得而已。但却还是不能抑制我对她的嫉妒。只是我却不能表现出来,仍是开心的说着,她好幸福之类,内心却狠毒的想要给她教训,我好像越来越不能忍住对她的真是情绪,我讨厌她!

终于,再也按耐不住,怂恿雅子和我一起弄“偷拍照片”陷害她,我们偷拍来幸村照片,在某个合适的时间,给幸村大人看见,这样她就会被讨厌,我会很开心。

一开始我以为这件事会成功的,事实开始的时候都是成功的,那件事出了后,幸村大人确实对她很是冷淡甚至有些不满吧,她自己也有几天没来学校,听说是被家里人好好教导了。

这样的消息,让我无比的开心,这样一个人解决掉,我似乎觉得轻松很多。不过,我却不知道,在那之后,那个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的日奈森迷迭,居然好似脱胎换骨般。不再是那个自闭怯懦的人。

才来的那天,我和雅子威胁她,她居然是一点也不害怕,也没有受伤的神情,我记得出事那天看见我的嫁祸,眼里的无助可是尽收眼底,很是快意。我觉得自己的心态很有问题,不过却克制不了。

放学的时候,让我更加吃惊的事,她居然有勇气去找幸村大人,说是要解释一切。那一刻,我觉得什么都不在自己料想范围内了。

果然,我和雅子被她摆了一道,居然将我们早上和她的对话录音了,真是大意了,小瞧了她。成王败寇,今日和她的对决她赢了,我忍受着众人以及幸村的探究目光,心里不是滋味。今天的失败我定要向你讨回的,日奈森迷迭。

很快机会就来了,该怎么说呢,日奈森是不是特别容易招别人的不喜。因为有个人来找我合作,要狠狠整整她。那人便是柳悦,一个喜欢网球部丸井少年的女孩。看似病弱,却无比阴毒。

她和我说,要找人教训日奈森,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人无非是街头混混,一开始我是不愿意的,因为这样的场景和我第一次遇见的他的情况,是如此的相似,我不是太愿意。

然而,我们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再加上柳悦告诉我幸村也出现日奈森参加的绘画社,两人互动还很好,我按耐不住了,于是一开始柳悦的计划开始实施。

所有的一切都很顺利,不过当我看见被混混打的昏迷的日奈森,我突然觉得,在我做着一切的时候,我离幸村大人越来越远了。我开始迷惘了,做了这一切是把自己推的更远吗?

小混混拿起刀对着日奈森的时候,我想阻止的,我虽然想给她教训,不过还没有想过让他离开这个世界。

幸而,有个女生出出现了,制止了这一切,一个如地狱修罗般的红裙女生救了她。那一次,我和柳悦也是很狼狈的逃离了,回去的路上,我想了很多,现在的自己越来越让人讨厌,我究竟是怎么了,魔障了吗?

我已不再是最初那个单纯仰望幸村的那个人,我似乎已经着了魔,成为了一个我自己都看不清的狠毒的人,我不想在这样下去。我想我该是好好考虑下面我该如何做,是不是还有资格如此仰望他。

还没待我理清一切,柳悦替我做了一件事,她要求我离开,因为她害怕日奈森归来后,我的存在可能会威胁到她,她使了些手段让我离开,其实,我很想告诉她,即便没有她的小动作,我也将在不久会离开,我发现我不能在这么待在有他的地方。

他是有着魔力的,会让我着迷的找不到原有的路,虽然这一切他都不知晓。我离开的那天,日奈森还没有回到学校。我重新细细的走了校园一遍,和我初入时,没有多大的变化,教学楼,办公楼,体育馆,林荫大道,花鸟草木……

一切的物,都没有改变,只是我的心,却在这年里,发生了重大改变,它住进了一个人。

我没有去网球场看他挥洒球拍的身影,我怕看了他会舍不得离开,可是现在这样的自己却让我讨厌,我想改变,不想在这么狭隘下去。所以,只能狠狠心离开。

现在的我在大阪一所不出名的中学,这里的人很是淳朴,他们纯真的笑容,让我浮躁的心渐渐地沉淀下来,我想我选择这里是对的。慢慢的我的那份执似乎不再那么强烈,看不见他虽然想念,却有了更多的时间认识自己。

在这里,我也遇见了一个共度一生的人,虽然他和我心中仰慕的那人一点也够不着边,可是看着他我莫名的心安,我想这就是人生吧,你久久不能忘怀的不一定就是适合你和你共度一生的。能给你臂膀的那个才是相濡以沫的人。

很多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国外遇见了日奈森,那时的她早已在这属于她的国度打下了一片天下,她没有看见我。她很幸福的依偎在一个高大男人身旁,一脸笑容的和他说着什么,然后拉着他让一个街头画者给他们绘画。男子有些不大愿意,还在说着什么“本大爷”“最好的画家”之类。

那个人我并不认识,因为去大阪不多久后,我就离开出国了,国内的一切消息就此隔绝。不过看着男子的外表与给人的气势,我知道一定不是池中之物。日奈森似乎真的很幸运,能让优秀的人走进她的轨道。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我的丈夫从一家礼品店出来,看见出神的我,疑惑问道。我看了眼日奈森那边,笑着摇摇头,“没有,只是觉得夕阳如此美丽,一时晃了眼。”说着挽起丈夫的手臂,“走吧,母亲的宴会不要迟了。”

夕阳的余辉拉长了我和丈夫的影子,晚风拂过我的面颊,惬意无比,我突然很想再看一眼日奈森,这个让我存在心结已久的人。我转头看去,画家应该是画好了,她正在兴奋的看着,而旁边的男人一脸的高傲,不过却宠溺的抚摸着她的头一下,很是温馨。

转过头,我不在看有关她的一切,和丈夫漫步向目的地。

“老公,你说母亲会喜欢今天这个礼物吗?”

“那肯定的,老婆亲自挑的!肯定喜欢。”

我的幸福也在上演,平淡朴实。不执念,不魔障;不妄想,不痴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