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柴崎的自白(番外上)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2050字
  • 2013-07-05 23:25:51

我是柴崎美奈,今年17岁就读于立海大附属中学,四月初正式成为高等部二年级学生。在我看来和和平常一样的学期,却给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那个叫做日奈森迷迭的女生,一个我柴崎美奈非常讨厌的人。

我非常讨厌日奈森迷迭是因为一个非常优秀的男生,幸村精市。我通常都叫他幸村大人,他在我们全校心中被称为为神之子,因为他那非常完美的网球技术。在初等部的时候,幸村大人就带领网球部赢得许多荣耀,在我的眼里他是我的神。

不过,他在我心中不只是网球上的神,是心上的。

我记得在刚入高等部一年级的时候,那时的还不认识幸村精市这个人,我不是爱运动的人,所以对网球部这个存在并不是太了解,因此那些出色的少年们我并不知道。

不过,命运总是会悄悄改变什么,比如,让我认识了幸村大人。

那天,和往常一样,我走在放学回家额路上,不过由于去了下社团,耽搁了会,所以那天回去的路上没有什么人经过。那天是个阴天,昏暗的天色笼罩着大地,让我有点害怕,无人经过的道路,一切都显得那么寂静。

这样的道路让我不由的加快脚步,总觉得会有事情发生,心里毛毛的。果然,我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确的,当我走到一个拐角处,两个小混混从里面走了出来,拦住了我的去路。

“呦,小妞,刚放学啊~”轻佻语气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可是我却不敢多做反抗,我知道如果那样做了,我的下场一定不会很好。我只能和他们周旋。

“恩,两位大哥有什么事吗?”没有法子只能示弱的问他们,这个没人经过的地方,如果惹毛了他们我不知道等待我们将会是什么。

“没事,就是最近手头紧了……”无赖的语气,透露了贪婪的信息。原来是要钱的,那就好办了。

我赶紧拿出钱包,将里面的钱财悉数给你他们,“我这正好有点,既然两位大哥有困难,这些都给你们。”我强装镇定将钱给了他们,不过略微颤抖的手出卖了我,我是非常害怕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我离开。

“两位大哥,我家里今天有事,我现在能走吗?”颤巍巍的声音低声询问着,其中一人拿着钱,高兴的说着:“恩恩,走吧,挺上路子的啊!”说着想要让我离开。

我暗自松了口气,正当我要走时,却被另外一个人拉住了胳膊,“啧啧,还是个大美人,刚刚都没注意到啊,看看这小脸蛋,白嫩嫩的”说着粗糙的大手抚上了我的脸。真的好恶心,没有忍住,快速的躲开他伸过来的手。

混混见到我的动作,一下子恼人,啪的一下打在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娘的,敢嫌弃老子!给你点颜色看看!”说着就要欺身上来,本来另外一个数钱的男子看见我们两的情况,也没有制止,只是在一旁看好戏。

当我被他逼到墙角的时候,我以为今天躲不过了,闭上双眼,承受接下来的事情,不过他们的模样我已深深刻录了脑海,以后,我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不过混混的行动并没有实施的起来,因为那个人来了,幸村大人,我仰慕的人。

“已经报警几分钟喽,我想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来了,你们不考虑下离开吗?”明明是威胁的语句,却能如此的温柔,我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看着那个温柔无比的人走进。

紫蓝色的头发,精华柔美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身材,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包。他一个非常漂亮的人,让人着迷。然而,最让我离不开眼的是他那双鸢紫色的双眸,此刻正凌厉的看着那两个混混,温柔的声音配上那副双眼,让我移不开眼。

那两个混混对于他的道来很是不满,看见他手上拿着的手机,再也也不敢多逗留,他应该是真报警了。最后只能狠狠地瞪了眼他,快速离开了。

看见他们离开,我的双腿不听使唤,我就这么在他面前丢人额瘫软下来,我想当时我的脸色一定不好。很多年以后想起最初的相遇,我总是在想,那天实在太狼狈了,如果能再有一次机会好了。不过世上没有如果。

第一次的相遇就让我将他刻在了心上。

我开始关注他的一切,他是网球部副部长,他喜爱绘画,他……有关他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开始期待每天和他的相遇,我会在他来学校的那个点,来个不期而遇,这样我便也会兴奋一整天,即使他早已不认识那个曾经被他救下的我。

只要能在他的周围关注他的一切,我都很开心。我也知道有很多女生一样和我喜欢仰慕着他,不过我更加明白,这样的我们是不会得到他的心的,所以对于那些人我从来不放在心上,因此我还结识了同样喜欢幸村大人的泷川雅子。

不过后来日奈森迷迭的出现,让我嫉妒的心开始膨胀。她让我觉得幸村大人可能会被人抢走,不再站在我能看见的地方仰视他的一切,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所以,我后来做了一些事,原以为可以让幸村讨厌她,或是让她离幸村大人远远的,不过一切都偏离了我预想的轨道。

在我和柳悦寻到两个混混威胁她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偏离轨道,,不过不是她而是我自己,我似乎没有资格在仰望着那个人,我自己已将他推推的远远的。不过我却克制不了我自己,因为那颗嫉妒的心,我不想有任何可能将其远离我的世界。

然而,最后的最后却是我自己这么做了,把自己驱逐了他的世界,虽然他到现在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我。

在多年以后,我常常在想,如果最初相遇那天我勇敢的和他打个招呼,道声谢,然后慢慢进入他的世界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不过这一切的想象,都只是妄想,因为在我做出那些事的时候,一切的机会都不再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