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医院,梦中人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3441字
  • 2013-06-30 22:33:45

程晨与日奈森正一的互动被买完晚餐回来的日奈森美纱尽收眼底,看见父女两良好的互动她打从心底感到开心,这个女儿以前和丈夫总是不太亲近,相互之间也没有过多的交流,总是看见日奈森正一就想逃走,总感觉女儿对丈夫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而现在他们却能如此的交流,对于日奈森美纱来说真的是非常欣慰的,不管怎样,程晨是她亲生的孩子,日奈森美纱还是非常希望程晨能够得到日奈森正一的关爱。

“父女两说什么悄悄话呢?”日奈森美纱见其不再有什么重要话题,便推门而入。晚餐可不能凉了。

“来来,一起来吃点,正一,你也忙了一晚上了。”说着日奈森美纱架起病床脚的小桌子,将买来的晚餐放在上面。

日奈森知道程晨伤了脾胃,所以没敢买太过油腻的东西,选择了清粥以及以及两盒寿司。

粥的香味让程晨食指大动,“好香哦~”程晨说着还夸张的用鼻子猛嗅一阵。这个个动作惹得日奈森美纱哭笑不得,宠溺的轻拍程晨的头:“调皮,快趁热吃了。”说着将一碗粥推倒程晨面前。

“爸。妈,你们也一起吃。”今天他们为自己也忙了很久了,程晨很是感动的,有亲人想着的感觉真的很好,上一世的自己是个孤儿无论有什么事也都只有自己,院长妈妈虽然对自己很好,可是毕竟孤儿院里还有其他孩子,能给的温暖真的是有限的。

就这样日奈森一家人在程晨病房内解决了晚餐。

“正一,你回去吧,明天还要去公司呢,我在这边陪孩子。”日奈森美纱给程晨到了一杯水,转头对日奈森正一说道。

“恩,我出去关照下护士。”说着日奈森正一向房门口走去。

“哎,爸,把妈妈也带回去吧!晚上一个人没事的”程晨看见日奈森美纱眼底浓重的黑眼圈,赶紧对日奈森正一说着。

“没人怎么行,还打着点滴。你先回去,正一。”日奈森美纱不赞同的看着程晨,日奈森正一对此也皱眉不已。

“真没事,点滴马上就好了,你们看,还有一点药水了。”程晨深怕他们不信,急忙指着,接着赶紧说道:“爸不是关照护士了么?有她们在没事的,晚上我也没很多事,有值班护士就行了。”说着还怕日奈森美纱坚持留下,撒娇道:“妈,你就和爸回去吧,明天带点衣服、日常用品什么的,这边都没呢”裹着纱布的手拽着日奈森美纱的衣角轻摇。

“要不现在就下去给你买?”日奈森美纱还是有些犹豫,不太放心女儿一个人。

“不要,我就要家里的,妈,我真没事的,您和爸回去吧,等着您明早香香的早餐,呵呵”说完程晨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这孩子”日奈森美纱拿程晨没辙,轻轻抚了程晨的头顶,“那等点滴好了我们再回去吧。”这句话日奈森美纱是对丈夫日奈森正一说的。

日奈森正一微微颔首,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没多久,程晨点滴便好了,日奈森美纱叫来护士,弄好一切后,便和日奈森正一一起回去了。

病房,在日奈森夫妇走后重新归于平静。程晨盯着病房门有些出神。

“我这算不算偷来的幸福呢?”程晨茫然的喃喃自语,“这样的温暖我不想失去,迷迭。”

此时,已经夜晚11点左右,程晨看见时间也不早了,也关了灯开始休息。不过,胃部的不适仍然存在,程晨翻来覆去好久,才渐渐进入梦乡。

“院长妈妈,晨姐姐是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永远不回来了?”一声稚嫩的声音将程晨睡梦中惊醒,不过程晨发现四周却不是在医院,而是前世孤儿院院长妈妈的房间外面!

“我回来了吗?!”程晨有点激动,赶紧跑到房门前,想要推开院长妈妈的房门,却在伸手碰触的那一刻,程晨就这么从门一穿而过。程晨怔愣了下,却看见院长妈妈抱着小泽(孤儿院的一个小朋友)坐在床边对着一张照片说着什么。

“院长妈妈我回来了!”程晨声音颤抖的向院长妈妈那边哽咽道,然而床那边的两人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仍然看着照片对话着。

怎么回事,程晨着急了,不是回来了吗?!

程晨跑到院长妈妈和小泽那边,和他们打招呼,然而他们却仍然没有察觉,程晨情急之下,伸手就要抓住院长妈妈的肩膀,然而,程晨却未能所愿,因为双手就这么穿过院长妈妈的肩膀,根本无法握住,程晨不甘心,连续试了几次仍然如此。

程晨现在是明白了,自己应该在某种因素下魂魄就这么过来了,自己可以看见这边的一切,然而这边的人却不能感受到她存在。

程晨颓然的站在院长妈妈和小泽旁边,看着他们交谈,现在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珍贵,她不知道多久就会离开这边,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次有这次的机会。

此时的孤儿院正处于傍晚时分,晚霞透过窗户照射到房间,给室内打上了一层光亮,然而,光的剪影却显得如此单薄。

“院长妈妈,我想晨姐姐。”小泽浓浓的鼻音,让程晨心里一紧,眼泪就这么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院长妈妈,听见小泽的话什么也没说,只是将小泽紧紧抱在怀里,眼里闪着的泪光泄露了她的情绪。

程晨想要伸手将他们拥入怀中,身体却总是穿透他们而过。程晨无助的蹲在地上放声哭了起来,“院长妈妈,小泽……”

“咔嚓”开门声将院长妈妈和小泽以及程晨拉出悲伤的气氛。程晨睁着泪眼抬眼看向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门口的光,程晨看不真切,然而程晨却觉得很熟悉。

“萧然,你来了。”院长妈妈放下小泽,摸了下眼角泪渍,站起身走向他。

“恩。”叫做萧然的男子轻声应了下,走到床前,抱起小泽,刮了下他的鼻子,“不乖,又惹院长妈妈哭了,不给巧克力你哦。”萧然说着从口袋掏出一颗德芙放在小泽手上。

小泽看见巧克力,红着眼睛,向萧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萧然哥哥~”说着亲了口萧然的脸颊。

萧然宠溺的轻抚小泽头顶,接着将其放到地面,“萧然哥哥和院长妈妈有话说哦,你乖,出去找妮妮他们玩。”

“恩!”小泽说着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

院长妈妈看着萧然和小泽的互动,欣慰的笑着,多亏了萧然。

“萧然,萧然,居然是你。”程晨有些错愕,一个她以为再也不会遇见的人,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

程晨站起身,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高大的身材,包裹在笔挺的西装下,一头乌黑的短发显得无比的精神,深邃的五官,让人着迷。而那双狭长的桃花眼此刻正出神的看着窗户外的晚霞,眼里闪着莫名的情绪。

“我回来了,你却不见了。”萧然内心涌出一股失落,然而他并有让失落的情绪围绕自己太久,孤儿院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现在他是他们唯一的依靠了。

“院长妈妈,今天是来告诉你,这里不会强拆了,我已说服那边继续。”萧然走到院长妈妈面前,地上一张卡:“这里面的钱,我的一点心意,给孩子们买点什么。”

“这怎么行,能让我们继续呆在这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怎么还能拿你的钱!”院长妈妈伸手将卡推了回去。

“院长妈妈收下吧,我知道孤儿院这边现在缺钱,”萧然目光紧紧的盯着院长妈妈,“不要把我当做这里的前来给钱的商人,而是在这里生活过五年的孩子,好吗?”

院长妈妈,深深的看了眼萧然,收下了卡,转头看向门外院子里的一颗大树:“还记得你那时候天天和小晨两人,在这棵树下玩耍,转眼你都长这么大了,小晨她……”说道程晨,院长妈妈再也说不下去了,眼睛闪着泪光。

萧然此时也看向窗外那颗高大的青松,还是和那时一样。

“小然,为什么你有爸爸了?”青松树下,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好奇的问着面前的小男孩。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小男孩眉头紧蹙,没有回答小女孩的问题,而是说出了对于小女孩来说犹如炸弹的话语。

“为什么!不要,不要,你说好要和小晨在一起的,骗子!”小女孩顿时大哭起来,死死拽着小男孩手臂不松开。

“不要哭,小然以后肯定会回来接你!现在我要和我爸爸离开,等我们长大了,我就来接你!”小男孩紧握住小女孩的手认真地说道。

“真的?那我们拉钩,等我20岁生日那天,你就要来找我哦~”说着小女孩将手伸到男孩面前,两人打起了钩钩。

“拉钩……”

青松仍是那颗青松,然而,20岁之约,男孩并没有来。程晨在自己20岁后生日那天,在青松下一直等到深夜才失望的离去。

相继的后几年里,程晨生日那天都会来青松下,然而,让她失望仍是自己一人而回。他忘记了。渐渐地程晨下意识的将这件事遗忘,将儿童时期的那个身影慢慢的从脑海中抹去。

“我没有信守承诺,对不起。”萧然看着青松颓然的喃喃自语,“我以为晚几年也会没事,却没想到……”这是惩罚吗?萧然内心有种空空的感觉。

看着萧然的神情,程晨内心有些酸涩,毕竟是自己等了许久的人,不自觉的程晨走到萧然身边,轻声的呼唤:“小然……”

萧然似乎听见程晨在身后叫他,赶紧转身望去,空空的房间没有她的身影。幻听了么?萧然自嘲不已。

“小然,我很开心你还记得那个诺言,真的。”虽然程晨知道萧然不能看见自己也不能听见自己的话,可是她还是想告诉他,她现在的想法,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这里的,但真的很感谢能有这次机会,让自己回来看看他们。

萧然盯着程晨所占位置出神,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刚刚又听见程晨说话的声音了,她是不是在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