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医院,女霸王和孔雀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3051字
  • 2013-06-28 23:14:41

岩崎聆,俯下身,轻拍了几下程晨,“日奈森,日奈森..”不过,程晨却仍是毫无知觉。岩崎聆,这时才能仔细看面前昏过去的女子。程晨的两颊此时仍红肿着,嘴角的血渍已经干涸,茶色长发凌乱的铺散在地上,校服也有些凌乱,书包,手机,破碎的珠链散落在周围,一切都显得混乱不堪。

然而,程晨昏睡的脸却是温柔的,嘴角还带着笑容,好似做了一个美梦。岩崎聆看着程晨有片刻分神,今天下午她去参加了一个道上老大办的聚会,结束时,一时兴起独自晃荡在神奈川的街道上,却不料被柳悦及柴崎的尖叫声吸引过来,一开始岩崎聆看了眼就准备走了,这样的事情她见的多了,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能如此,她没有一点要插手的意思。

不过在岩崎聆刚要离开的时候,瞥见那个被围攻的女子,居然是日奈森迷迭,她自己也不知怎的,居然想要救下她,也许是因为那天程晨帮了自己一个忙吧,岩崎聆如此想着。

此时,夕阳已经落下大半,僻静的小道显得有些阴森。

就在岩崎聆吐槽迹部那只华丽的孔雀怎么还没到时,只听“呲”的一声,一辆高级敞篷车停在了街道路口,两个高大的身影从车里走出。来人正是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

迹部下车后就看见岩崎聆站在一位躺在地上的立海大女生旁边,迹部伸手摸了摸眼角的泪痣,这个不华丽的女人,不是又看谁不爽打残人家了吧?岩崎聆是把他迹部当她的麻烦解决人么?

这不能怪迹部多想,实在是岩崎聆做出的这类的事太多了,而且基本都是都是他她替她收拾这些烂摊子的。

“解释。”迹部走到岩崎聆跟前,什么都不多说,直接了当,只要这女人是他所想的那样,他迹部景物绝对会掉头走开。

看见迹部不善的眼神,岩崎聆知道他肯定误会,换做平时她肯定会逗弄一番,不过看了眼地上的程晨,立即向迹部说了个情况大概。程晨这情况要早点送去医院看下才好。

迹部皱眉听完,看了眼地上的女生,对身后的桦地打个了响指:“桦地,抱她上车。”

“恩。”桦地上前一把抱起程晨,向车上走去,迹部尾随而去,岩崎聆拿起程晨的书包,便跟着迹部他们走进敞篷车里。

神奈川医院一间高级病房内,此刻程晨正躺在上面挂着点滴。岩崎聆站在窗前出神地看着神奈川的夜景,街道的路灯都已亮起,形成一道漂亮的霓虹。迹部正坐在程晨病床旁边的沙发上翻看着报纸,桦地站在迹部旁边一言不发。

过了几分钟,迹部看着床上女生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对岩崎聆说道:“本大爷要回去了,你这不华丽的女人是要等着她醒来吗?”

“恩,小景,你先回去吧。”岩崎聆转身看了眼病床上的程晨,迹部见岩崎聆如此,摸了下眼睛的泪痣,对桦地说道:“走吧,桦地。”

“好的。”

正当迹部景吾起身要离开时,程晨手指轻微地动了下,接着缓缓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由于刚刚从昏迷中清醒,程晨大脑还是有点迷糊,“这是医院吗?”医院独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让程晨心里有了猜测。

“你醒了。”岩崎聆见程晨清醒,踱步走到病床前,“岩崎,嘶..”程晨看见岩崎过来,刚要问她自己怎么在这,谁知才开口说话,嘴角就不可抑制的疼了起来。那混混下手可真狠。

程晨看着岩崎尴尬的笑笑,想要起身坐起来,躺着说话很难受。可是左手打着点滴,右手臂因为刺伤,包扎着不能动,程晨蹙起眉。岩崎聆看出程晨想法,便扶着程晨肩头,让她坐起来。一切弄好后,程晨感激的朝岩崎笑笑。

迹部坐在沙发上,看见岩崎的动作,轻抚泪痣打量着程晨。由于刚醒眼神有点迷离,脸颊红肿,是的整个脸有点怪异,嘴唇有点干裂,头发凌乱,身材么,比较瘦弱。很普通的一个女生,在迹部眼里和其他不华丽的女人一样。

不过,岩崎的举动到是勾起了迹部的一丝兴趣,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居然会管这样的闲事,还在医院守着,这可一点都不像她的作风。这个狠辣的女人,向来都是除了她自己与迹部家的事,其他人的死活她可是全不管的。就算她的父亲遇事,她也只是冷笑一声,当做什么都没有的。

“岩崎同学,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吗?谢谢。”程晨猜测应该是岩崎聆送她过来的,“不是哦,是小景送你过来的。”岩崎聆说着侧开身,让程晨能够看见迹部景吾的存在。

紫灰色的头发,精致的面庞,右眼下的泪痣,魅惑无比。虽然坐在沙发上,但也能看出修长的身材,灰白色的校服和今早程晨看见岩崎穿的一样,那就是冰帝的学生了。而他的身边站着一位高壮的男生,此刻也正盯着她看。

“谢谢你们。”程晨很是真诚的道谢,如果没有他们,她觉得自己可能还会昏睡在那个僻静小道,无人发觉。程晨忍着嘴角疼痛,给了岩崎他们一个真挚的微笑。

迹部挑挑眉,看了岩崎一眼,起身便向病房门口走去,桦地紧随其后,就在迹部握上门把的时候,头也不回的对程晨说道:“救你过来的人,是她。”说完,推开门,大步离去。

看着迹部的举动程晨嘴角不自觉的有些抽搐,这个男生好高傲的感觉。

“哈哈,小景就是这样,很欠扁的!”岩崎自然是看出程晨的想法了,迹部这个性格真是欠扁的可以。岩崎的话,让程晨抽搐的更加厉害,大姐,你和他差不多,不过这话程晨也只能在心里腹诽了。

“今天,真的谢谢你们,如果..”如果没有他们,程晨在想她是不是就会就此消失。没容程晨有足够时间多想,岩崎便打断了她的话:“也不是特意救你,刚巧遇见了,就当还那天那个人情了。”

提到那天,程晨脸不可抑制的烧了起来,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岩崎的话让程晨着实不想接下去说了,因而转脸看向窗外,却见外面已然漆黑一片。

“糟糕,他们肯定着急了!”程晨突然想起,日奈森夫妇看自己这么晚没回去肯定着急了,该死居然忘了这事!不过手机已被柴琦摔坏,不过幸好自己有抄录电话的笔记本上的习惯。

“岩崎,能借电话一用吗?”程晨盼着岩崎此刻是带着手机的,“我想打电话回家报个平安。”

“嗯。”岩崎掏出手机看向程晨“号码?”

“号码簿在书包里,在最外面一层。”程晨话说完,岩崎从病床床脚书包里拿出号码簿翻开第一页,便是她父亲的号码,岩崎开始拨打。

“你好,日奈森正一。”日奈森正一此刻正开车向警察局赶去。8点日奈森迷迭还未回来的时候,日奈森正一皱眉打电话给了迷迭的班主任,却被告知很久之前她就离开校园了。日奈森美纱听见这话,顿时急红了眼。

“正一,小迭不会遇见危险了吧,一个小姑年,这么晚..”美纱不敢再往下想,扑在日奈森正一肩头哭起来。日奈森正一拍拍妻子的肩膀:“走,我去学校附近找找。”说着起身往玄关走去,美纱见丈夫要出去找女儿,立即表示要一起去,却被日奈森正一拒绝:“你在家守着,说不定她等会就回来了,家里要留个人。”

日奈森美纱见丈夫如此说,虽然很想跟去,不过还是乖乖的听话,守着家。

正当日奈森正一在学校附近查看一周后没见程晨准备去警局报案的时候,岩崎电话过来了。

“日奈森正一,迷迭正在神奈川医院,现在不方便出院,不放心的话到医院来”说完不等电话那头日奈森正一反应,便挂了电话。程晨内心翻了无数白眼,女霸王,你霸气!

而这头日奈森正一对于岩崎的态度,并没有放在心上,听见程晨在医院,赶紧开车去接妻子一起去医院。

就这样,日奈森夫妇在匆忙中向医院驶去。

“怎么就会在医院了,前两天头才好..”日纳森美纱哽咽着,心里头有点埋怨丈夫,那天下手那么重,现在女儿又在医院,她有点六神无主。日奈森正一自然是听出了妻子话中的埋怨,他一路紧锁眉头,沉默着。

没多久,日奈森夫妇便到了神奈川医院,询问到程晨所在的病房,匆忙赶了过去。

当他们推开女儿病房门的时候,只见,迷迭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出神,而他们没见过的一个和红色短发女孩手撑着下颚仔细的看着他们的女儿。整个气氛给人很温馨的感觉。这个女孩应该就是打电话给自己的女生了,日奈森正一暗自猜测到。

岩崎聆看见日奈森正一投来的目光,微扯嘴角,便将脸转向窗外。家人啊,呵~岩崎聆内心一片空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