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绘画社事件
  • 网王之迷迭香
  • 穆沉岚
  • 3309字
  • 2013-08-01 22:58:42

这一天课程,程晨就在胆战心惊中度过,就怕岩崎聆来个惊人之举,让人措手不及。不过,幸好,她没做什么出格举动,上课“认真”听讲,不过偶尔拿出手机在翻看着,老师看见了也不说什么,纯当没看见,估计是上面交代过什么了,果然来头大,程晨腹诽着。下课时除了上厕所,也没多走动,只是趴在桌上休息。

不过,午饭期间,程晨看见岩崎接了个电话,便匆匆出去了,下午就再也没出现过,这彻底让程晨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很快,放学时间就到了,程晨背起书包,拿着画具就向绘画社走去。程晨依着那天那个女生给的信息,终于在10多分钟后,找到目的地。绘画社在一栋较为偏僻的平方教学楼里,整栋有3间,此时都是紧闭的。程晨找到写着绘画社的那件门房,发现门没锁,礼节性的敲了下,便推门进去了。

可能由于刚放学没多久,此时绘画社里并没有人。“啊,没人”不过,居然门没锁,不怕小偷吗?程晨有点坏心的想到。

绘画社和普通教室差不多,不过和教室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课桌,偌大的教室,一些架着的画板各个角落散放着,有些画板上还夹着涂鸦过的画纸,在每个画板周围都会有几张小方凳,有的上面散乱地放着水彩。教室中间是一些模型,人或者静物。正对门的那面墙,是一扇长长的落地窗,所以采光还是不错的。

“嗯,很富有艺术气息,不过和我不搭!”程晨无奈啊,算了,就当自己来提升自己艺术细胞的吧。程晨找了个正对窗户的空画架,放下书包,把画具拿出来,夹好画纸,正准画些什么时,有人进来了。

程晨转头看去,来人是一个非常柔弱的女子,黑色长直发,齐刘海,大眼睛,鼻梁高挺,樱桃嘴,鹅蛋脸,不过皮肤白的有些病态,身材非常纤细,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林妹妹型的美人啊,程晨在内心感叹道。

看着美人向自己这边走来,程晨友好的对其笑了笑,转头对着画纸沉思起来。日奈森啊日奈森,你报什么社不好,报绘画社,唉。

而此时绘画社里的另一女子,柳悦,也就是程晨看见的那位病美人,心情愉悦地走到一个画架前开始作画。日奈森,等会你该怎么办呢?柳悦抬眼看了程晨所在位置,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呵呵。

柳悦的小动作,程晨并没有注意到,她已然为绘画这事纠结的出神了,因此,没有注意到,一个身影怒气冲冲地向她走来!

“走开!”正在程晨愣神之计,被人狠狠从后方推开,由于注意力没集中,程晨一个踉跄向画板扑去,前胸狠狠的压在了画架一脚,疼的程晨嘴角直抽。程晨捂着胸,站直身体,刚想看清是谁,又被推搡一下,这下程晨直接向后仰去,一屁股坐在地上,脊尾骨带来钻心的疼。还不带程晨反应,就看见自己书包和画具的被扫到地上,散落在自己周围。

至此,程晨是彻底怒了,她忍着痛慢慢从地上站起,用手轻拍身后的灰尘,含着笑看着进行刚刚一系列动作的人。是一位高大的男生,头发略长,金黄色,五官比较突出,应该是个混血儿,右耳带着一颗黑色耳钉,此时正红着眼愤怒的看着她,拳头紧握。

看见对方这个表情,程晨夸张的笑了起来,并一步步走到男子面前,一把拉过男子领口,让其弯腰面对自己,然后紧盯着男子的双眼,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给我道歉,立刻!”

灰暗的眼眸此刻闪着危险的气息。男子被程晨的眼神弄得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挥开程晨抓着领口的手,站直身体,很是不屑的俯视程晨,“我的位置不允许别人霸占!”说完瞥向刚刚程晨看见的那个女生那边,嘲讽的说道:“怎么她没和你说过吗?”

柳悦听见月森齐话,刷的一下脸色更白了一分,不过瞬间就平复了,眼里开始充盈了水汽。程晨也没多管柳悦这边,看了眼眼前的男生,便弯下腰收拾好自己散乱的东西,弄好后,放在原先的方登上,月森齐看见程晨仍把东西放在这,眉头紧蹙,伸腿就想踢走她的东西。

程晨自然是发现月森齐的意图,在他抬腿的时候,低着头紧盯着他的腿,森冷地说道,“如果不想这条腿费了的话,你可以踢踢试试。”听见程晨的话,月森齐没有再动,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这个女生说道就会做到的感觉。

“你的位置?搞笑了,这里写上了你的名字了吗?嗯?”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完,程晨再次抬头看向面前的男生,语气狠厉无比,还没等男生反驳,程晨语气一转,嘲讽道“还是说,你是像狗在这撒了泡尿做标记了,还是什么?”

此刻月森齐被程晨的话气得涨红了脸,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眼红的瞪着程晨。“疯狗的位置,送给我我都不需要!”

程晨说完后,再也没看他一眼,领着书包和画具,向角落一个位置。而月森齐听完程晨的话彻底被激怒了,看着程晨移动的背影,握起拳头就向程晨挥去,不过幸而被推门而进的相原里奈给打断了。

“月森齐,你干嘛呢?”相原推门进来便是看着月森齐准备向日奈森背影挥拳而去,日奈森则是侧头阴沉的看着月森齐,而呆在一旁的柳悦咬着嘴唇,红着眼看向日奈森和月森两人。这是个怎么情况?气氛很紧张,相原一个头两个大,平时安分的日奈森怎么会惹到月森这个魔头了。

月森齐听见相原的话,冷哼一声,放下拳头,也不再管周围,开始整理他自己的画具。而程晨则是在心里咬牙切齿,很好,月森齐,是吧,本姑娘是记住你了,到现在程晨刚刚撞在画架上的心口还隐隐作痛。

相原看见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没了,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交代下,部长长谷川崎因为班级有点事,稍微晚点过来,便找个空位拿出画纸对着静物描摹着。程晨对于这些毫不在意,只是静静呆在一角拨弄她的画具,而月森齐此时已经进入自己的绘画世界。

说起来,月森齐是个乖僻的人,不怎么与人交流,唯一沉醉的便是绘画,他的绘画造诣很高,已经多次获得日本全国青少年绘画比赛第一名,他对于绘画很是痴迷。

正因为此,对绘画的一切他容不得别人碰触改变,很多人只知道他的画,他的画具不能碰触,却不知道他其实更甚于此,乃至他作画的位置,他的习惯,他要的氛围,都不可侵犯。

正如,刚刚会发生的一幕,绘画室里月森的专属位置被占据,所以他爆发了,他觉得他的美好国度被侵犯了。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曾经有个女生也经历过,那个人就是绘画室里的病弱美人-柳悦。她是唯一知道月森还有这个不能碰触的一面。

不过,当她看见程晨犯了月森的大忌时,她并没有说明,也许是她忘了,也许,她。。

一室归于平静,只听见几人各自在纸上作画的沙沙声,和谐而安宁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

没过多久,程晨看见两个人走进绘画室,相原停下笔迎上去打招呼:“部长好,幸村君好。”

幸村?程晨皱眉看着紫色头发男子,难怪有点有熟,程晨所在位置有点背光,所以当幸村和长谷川进来时,并不能看清他们的脸,不过程晨却对那个紫色头发身影感觉很熟悉,原来是幸村。

幸村精市今日到这边没有穿网球服,只是普通的土黄色校服,不过,像他这种风姿绰约的人,再普通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也会显得无比的帅气。姿色好就是本钱啊,程晨有点小嫉妒,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好看,让女人自行惭愧。

掠过幸村,程晨看见一个留着络腮胡男生,黑色短发,五官很普通,不过身高到是挺高的,比幸村还略高一头,全身却透露着一股艺术气息。不用想,这位就是长谷川崎部长了。

幸村,自然是看见了程晨了,看见程晨看向这边的目光,微笑的向程晨点了下头,打了招呼。程晨轻微颔首,微笑回应着。

“呐,大家到这边来集合下,今天和你们介绍一个人。”说着长谷川崎拉着幸村向众人介绍道:“幸村精市,网全球部副部长,这些我想你们都是知道的,不过幸村君绘画也是很好的”长谷川看了眼众人,相原和柳悦一脸兴奋,月森则是一副不屑神情,而程晨很平常,面色平静。

长谷川接着说道:“所以,这学期就特别邀请幸村给大家做些指导,大家欢迎!”

“啊,部长你太伟大了,这么好的福利!”相原很兴奋啊,幸村啊,神之子啊,现在离自己这么近!柳悦白皙的脸上透着粉红,说明了她的欢喜,而月森冷哼一声,程晨对于这些没多大想法,有谁没谁都没所谓。

“大家好,以后请多多指教。”幸村精市温柔的向众人说道,面带微笑,带着致命吸引力。“好了,大家各自归位,今天咱们绘画社任务便是绘画这一桌静物”说着长谷川指向画室中一桌假水果,听见长谷川的话,程晨内心抽搐不已,要死了!

程晨认命地走回自己位置,要是这次之后把我从绘画社开除就好了,唉。“日奈森同学,又见面了。”突然,一句温柔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朵,只见幸村精市站在自己身旁微笑地看着自己。

不远处一直目光追随幸村的柳悦看见这一幕,咬着唇死死地盯着程晨,像要吃了她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