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月下清尘绝世的少女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83字
  • 2020-02-22 01:33:39

良久,我撑起身来,稳稳的站在歪脖子树枝上,转身朝着少年所在的方向。

天空一轮硕大的明月,低低的挂在悬空而出的歪脖子树枝头上,伫立在枝头的少女,一身轻罗丹碧纱纹裙,出尘脱俗,清风拂过,身上的纱衣便漫天飞舞。我像是悬立在月亮之中,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洞口的少年,不知是看他,还是想穿过少年的皮相看另外一个人。

“唉~”

我终是叹了口气,将心情平复了下。

其实,要怪也要怪自己,干嘛要学那什劳子神仙做派,绕着弯不好好说话,让人会错了意,还要怪别人,理应就是自己不对才是。

想罢,我轻轻点脚,飞离枝头,一路朝着少年飞去。近身时,却见少年站在洞口,呆呆的望着我,我从他的瞳孔里清楚的看到自己,在皓白的月光下,一身清尘绝世的光华,拖着漫身飘散的轻纱,慢慢的越来越近。

落身时,我捕捉到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心里原本还剩的那最后一丝怨气,片刻间,也消散得干干净净。

我没发现,有样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东西,在这迷离的夜晚,开始慢慢在心底沉淀。

“火召仙子……”

少年身体向前一倾,又顿住,想再向我走近些,却最终没有抬脚。

看着眼前过分小心的“崆山仙君”,我心里终是有些不忍,之前我确是有些迁怒他了。

我平日里能计较的事并不多,更何况是今日这种我明摆着去糊弄人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时是怎么了,突然间就很在意起来,控制不住脾气。

少年还是站在原地没动,也没再开口,看起来是不知道该怎么缓解眼下僵持的气氛。

自从开人智以来,我从来没和人像这样闹过别扭。基本上都是心里不痛快了,抓过来揍了再说!可今晚,我之前心里都那么不痛快了,却还是没动揍“崆山”的念头。

算了,不纠结之前了。经我这么一折腾,都已经过去大半夜,赶紧把没演完的演完,各自休息吧。

这么一想,人也放松了,瞬间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反正就是继续装嫩,把要折腾少年的“事”交代清楚就好!对,就这样!

“那个…….崆山小哥哥,之前的事就算了,也怪我没说清楚!”

“多谢仙子谅解!……那关于看菩莲子树的事?”

少年见我气消了,仿佛又活过来似的,立马开口和我搭话。

“烛照既然答应了,那肯定就是会让你进园子的!不过不能白看,烛照说,你先帮她一个忙,帮完了,你便可以进园子了。”

我也不敢像之前那么绕着弯说话了。

“敢问火召仙子,不知神兽大人需要在下帮什么忙?”

少年心里有点担心,有什么忙是自己这个半吊子修魔者可以帮到上古神兽的。

“打扫屋子!水青谷西边,便是烛照大人的屋子,因为前阵子烛照不在谷内,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打扫了,她说,你只要把她的屋子打扫干净就好了。”

“打扫屋子?”

少年有些吃惊,没想到上古神兽提的竟是这样的条件。随即便放松下来,之前还担心那上古神兽会提多难的要求呢。这些婢女仆人都能很轻松做到的事情,又怎么难得倒自己呢!

“是啊,就只是打扫屋子。其实烛照也就意思意思提个条件,清了两人以后可能的牵扯,没有想着为难仙君哥哥!”

这话我倒没骗“崆山”,我是真不想为难他,之前说逗魔、糊弄人的其实也就是想些法子把人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做做事而已,至于做什么都无所谓。到了一定时间,只要不带走菩莲果核,我便会完好的把他送出谷去。

最近的一千年来,我一个人在水青谷实在待的有些怕了,太孤独,太无聊了!

“还是神兽大人想得周到,在下一定尽全力将神兽大人的住处打扫干净!请问,火召仙子,这神兽大人的住处现在何处?”

少年竟是一副立马就要开始行动的架势。

你这小子不看天色的吗?你一白天昏了过去,安安稳稳的睡了大半天,现在精神抖擞了。我可是在谷里前前后后忙乎了大半日,还抑郁了大半宿。

“崆山小哥哥,不急,这都大半夜了,现在先休息,休息好明天才有力气干活,天亮以后我便带你过去!”

说完,我打了个很大的哈欠:这意思够明显了吧!

少年十分聪明,立马会意。

“是在下心急了,今日本来就有些晕眩,身体不适,是该好好养精蓄锐了。”

事情交代完了,新问题又出来了——睡觉问题!

“崆山仙君”肯定是以此山洞为寝室了,我之前回来时便发现了,洞里已经看不到任何水洼的轮廓,原来被我胡乱扯些藤条树叶堆在地上供少年躺着的地方,我清楚的看到一个更大更厚实的床铺样的轮廓。

显然,在我去找“烛照”的期间,山洞已经被少年施法整理干净,而且还重新扯了藤条叶子铺了临时床铺。看来少年在我没带回答复之前,就已经有自己的打算。

所以睡哪,只是我个人问题而已!

平日里我是兽身,随便在谷里找个草多土软的地方盘着就能睡,但眼下外面已经有一只小山般的“烛照”了,再多一只太容易暴露。

人身的话,幕天席地而睡是不可能的,我毕竟是个“姑娘家”,身娇肉贵的。去我自己的屋子更是不可能了,我告诉“空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打扫”,这个“好长一段时间”,其实差不多两千多年了。

来水青谷之前,仙界便派人给我建了宅子,前院人形时住,后院兽形时住。但我几乎就没怎么去过。

来谷里后,我基本上一直是神兽姿态,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困了,便在山谷找个环境好的地方盘着就睡了。遇到下雨,才会去宅子后院避雨,那不通风,还不够宽敞。至于前院,我一次也没进去过。两千多年了,我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状况,但肯定是不能住人的。

这么一分析下来,我发现自己也就只能“委屈”自己和“崆山仙君”一起睡在这个山洞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