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要的是哪种情份?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06字
  • 2020-02-22 01:23:04

待我回到山洞,慢慢飞落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一轮明月斜斜的挂在天边,月光洒满了山洞口,洞口往里,光线越来越暗,待到山洞深处便已是漆黑一团了。

好在我的兽瞳,早就修得可暗中视物,虽然不能像有光时清晰的看见物体的颜色和细节,但是可根据光线极其微弱的明暗差别,将黑暗中各样事物的轮廓清晰的分辨出来。

所以落地的时,我下意识的往漆黑一团的洞内瞧去,意外的瞧见少年抱腿埋头蜷缩在洞内一块高一阶的石台上,惊觉我回来,整个人炸了一下,匆忙起身往洞口走来。

待少年走出黑洞,整个人沐浴在银白色月光下时,人又变得像之前那般云淡风轻了,身上没有一丝刚刚在洞内慌乱的痕迹。

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漾着弯弯的弧度,眼睛柔柔的透着亮光,我却仍有种错觉,那时黑洞中的他像是裹在刺骨的寒冰中,孤独而悲凉。

“火召仙子,结果如何?神兽大人准了吗?”

少年毕竟年幼,性子终是沉不住,忍不住先开口问到。看来他对菩莲果核真的非常在意,但仍旧表现得很克制,这点倒与以前大多数的偷盗者有所不同。

那些偷盗者:

要么是,趁身强体壮时,来偷颗果核先备着,以免真快到了寿命极限时,便没时间也没能力偷了。所以能偷就偷,一旦被发现,意思意思表示曾和我“努力的周旋”过,转眼也就跑了。

这种修道者最好对付,反正他们也不急,本着偷到就是捡到的原则,来得快走得也干脆,大不了下次再来。

要么就是,对生死轮回实在看不透的修道者,眼见大限将至,便破釜沉舟的来这里搏一把。

这类偷盗者倒是最有创意,最最有趣的:

嚣张型,暗偷不成明抢;

土豪型,拿了旷世奇珍来贿赂;

矫情型,直接上演苦情戏码;

老赖型,拿不到果核就打算直接死在水青谷里……

除了第一型我会先踩着胖揍一顿之外(竟然明目张胆的挑衅我,该揍!),其他便全绑了打包,一骨碌丢到修仙地,让那些上神和神君们处理后事去了。

而另外的极少数,真的是我最不愿遇到的。他们不为自己,为别人,身上往往背负着沉重的感情压力:为至亲,为挚友,为师门,这些人重情重义得会让我感到无奈和心酸。

刚刚的意外,莫名的让我生出一点点担心,担心“崆山”属于后面的极少数。

许是我一个人太久太孤独,许是少年的那张脸,我终是刻意忽略了那一闪而过的不安,整理了情绪,道:

“嗯,准……”

准了?那不是上位者用的语气吗?

我用着不习惯,连忙改口:“……同意了!我平时帮了烛照很多忙,她待我也极好,说是我难得求她件事,她也不好拒绝。不过……”

我眼神委屈,为难的看着“崆山”。

“不过什么?”

听到真的能进菩莲子树园,少年脸上瞬间荡漾起惊喜的情绪,那是一种真正发自内心的情绪。

“不过烛照还说了,同意我的请求,是还了我往日帮她的情份。但她和崆山仙君之间却没有任何情份,只要她和崆山仙君有了情份,便会立马让崆山仙君进园子。”

眼前的少年,笑脸顿时卡住,瞬间变得一脸懵懂,显然是没太听明白“烛照”的意思,然后却又突然脸色一白,嘴唇颤颤微微的问到:

“情?……份?……不知神兽大人要的是哪……哪种情份?”

看着少年越来越僵白的脸,我突然意识到他在想什么,顿时心里一千匹草泥马咆哮而过。

瞬间,我委屈也不装了,磨磨唧唧的神仙做派也不装了,羞愤的怒嗔道:

“小小少年,满脑子想得什么?我……烛照……烛照只是让你先帮她一个忙,帮了便算有情份。她再帮你这个忙,两人自此互不相欠,是……是怕你以后借着还人情的缘故,再来谷里纠缠!哼,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少年一听,知道想错,顿时也尴尬了,脸上诡异的红了一大半。想必是想到自己那龌蹉的念头被人觉察,还是被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女察觉,怎么想,也该羞愧死了。

我也是真正动怒了,在仙界从来就没有过人和兽在一起的,哪怕光是想想,就已经是一件十分惊世骇俗的事了,他怎么会认为我会提那样的要求!

我当时并不知道,在魔界这类事虽被诟病,但在位高权重的上古神兽那,却并不少见,总是有低阶的人类修魔者偷偷自荐枕席,亦或是被看上后,可自愿成事。所以也不怪少年会如此联想。

是的,我是喜欢眼前帅气的少年,喜欢曾经待我温柔用心的空桑,但我也还喜欢流华仙子莲花池的芙蕖,五行老头随身携带的乾坤卦袋,还有幽荧的错玉簪花、勾陈的清吞山河扇、应龙的乌青云纹剑……

这些我都喜欢啊,都是一样的喜欢啊,我才没有什么离经叛道的想法呢!

见我动怒,“崆山仙君”也顾不得羞愧,连忙上前来向我赔礼,

“是在下无理了!亵渎了神兽大人!还请仙子责罚!小生绝无二话,只求小仙子能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

我第一次不愿顾及他的感受,没给任何反应,便径直飞上洞口旁边的歪脖子树上独自坐下。

此时的我,极度不想看见少年,不想看见少年的那张脸。

月亮悄无声息的在云层间移动,整个世界都安安静静地,只剩草丛间蟋蟀的叫声偶尔起伏。

静静的,夜已过半,月亮已经升到正空中,我抬头望去,感觉就像悬在自己的头顶。

我一直都知道,少年一直一动不动的站在洞口,望着悬空坐在树枝上的我,有些不安,有些焦虑。不知道是担心我真气坏了自己,还是担心进不了子树园子。

我真的很希望,不要仅仅只是后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