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是空桑是崆山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73字
  • 2020-02-22 01:12:18

听他这么一问,我就已经确定,眼前这个少年不可能是修仙之人。

在先前我就说过,在神仙界,像他这般年岁的少年是不可能知道空桑和魔界的渊源的,即使知道也应该有所避忌,被人道破后,哪还敢这般硬气的反问。

看样貌,应该和空桑仙君还存在不浅的关系,是不是空桑本人却还很难说。

虽说空桑仙君是当年仙界少见的修道神童,如今修为在三界也是顶顶拔尖,可我感知的这少年身上的修为却只有普通低级的仙君水平。

难到空桑的修为已经修炼到高出我,这幻化之术连我都看不透了?

“我是听神兽烛照说的!烛照无聊时,可喜欢讲乱成一团的仙界故事了。她说,那时的仙界,真的是惊喜天天有,明天更特别呢!”

少年听到此话,想象那只如山般大小的神兽满嘴八卦的样子,嘴角没忍住抽动了下。

虽是为圆我之前说错的话,但实际上,我真的就是一只唯恐天下不乱的神兽。我自己都庆幸,在仙魔大乱时,我还没有开始修道,不能开言,不然我都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屡犯八卦罪仙们的事,被重罚得活不到今天。

“在下的仙号是崆山,崆峒的崆,山脉的山,火召仙子搞错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好意思!”

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顺着少年给的“台阶”就“爬”了下来,也没再追问他怎么也知道空桑的。我怕问了,眼前的少年遮掩不了,彻底暴露魔修身份,那样我就没借口留他在这陪我玩了。

自从经历过加持结界的风波后,水青谷里基本上就没怎么进过外人了,没人偷抢菩莲果核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

我才不管他是不是魔界之人,反正先陪我玩些日子,到最后肯定是不让他带走哪怕是半片菩莲子树的树叶的。

“崆山君真的很想~很想~看菩莲子树吗?”

“是的,在下真的很想看菩莲子树!心神往已久!还望火召仙子成全!”

“既然这样啊,也不是不可以……”我话说一半停住。

“还请仙子赐教!”少年隐隐耐不住,有些着急了。

我轻松的耸耸肩,

“只要我先和烛照打声招呼就好。”

“就这么简单?”少年有点不太相信。

“就这么简单!只要和烛照说好,我带你去园子里逛一圈又有何难。你又不是要拿菩莲果核走,是吧?”

“是的!是的!在下只是看看,不拿走的!”

少年眼神有些闪烁,这谎撒的委实不够走心。

“行,那我现在去找烛照说说!厄,崆山君,要不要一起来?“

说这话,我有些试探,最终肯定是不会让他跟去的,毕竟等会我可不是真的去找烛照。

我刚用神力探过少年的修为,有点低,修道应该才十来年。但我不知道是否是他修为过高,我探不出虚实。

如果那修为实力是幻化出来的,这少年应该是不敢冒然去上古神兽面前露面的,毕竟谁也不能轻易断说谁的修为更高些。

“此次,还是烦请火召仙子先行打好招呼,在下实在是怕唐突了神兽大人!”

少年果然没答应与我同行,只是原因和我猜测的不完全一样。

确实,他是担心自己的魔修身份暴露。但并不是因为修为,而是怕自己的言语“糊弄”不了那上古神兽。那烛照肯定不如眼前的小仙子这么好“糊弄”,他得好好筹谋筹谋说辞,免得又像刚刚不小心说错话,差点露出马脚。

“那好吧,我现在去找烛照了!”

说完我便往洞口走去,走到半路觉得有点不妥,又转身叮嘱(恐吓),

“崆山小哥哥,你待在洞内可别乱跑,烛照大人现在指不定在哪里散步呢,万一遇到冲撞了,可不一定再有今日白天时的运气了。”

“谢仙子提醒,在下谨遵叮嘱。”

“崆山仙君”抿嘴微微一笑,温润如玉,然后得体的向我作了一个揖:这小子,还不忘继续给我灌迷药呢!

我也“略显羞涩”的回了个礼:展示了下自己被迷得不要不要的,才转身“恋恋不舍”的飞出洞口。

我当然不可能是去找烛照,我就是神兽烛照,上哪找自己去。我现在要做的,是为了接下来这些日子与所谓的“崆山仙君”“好好相处”做准备。

我先是直接奔去了栽种菩莲子树的园子,在整个园子上罩了一层结界,再施法将园子隐形,然后咬破手指在园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滴了一滴兽血,只要有外物闯入,我便能通过兽血立马感知。

我又带着在园子里捡的十来片菩莲子树叶,飞到水青谷的另一头,以叶为法托,捏了个诀,变了个差不多样的菩莲子树园子。

水青谷外的布障,别说是魔界之人,就是仙界没有通行帖的上神级的神仙都很难通过。我现在还没弄清楚,凭他表面上一介普通修魔者,到底是怎么破了谷外七道阵法,穿过十来层结界进来的?所以在这些弄清楚前,我必须做万全的准备。

假园子造出来以后,我又在山谷里巡了一圈,选了块一人大小的石头,用血在石上画了个符咒。刚画完,整个山谷便冒出一声兽吼,画了符的石头慢慢变大,最后变成我兽身的模样,摇着脑袋再吼了两声。

平日我无聊时,也是通过此法,找些小石头变些小兽陪我玩,不过毕竟是石头变出来的,就算加了我的血,变出来的神兽也有点呆呆的,没我本尊一半机灵。好在“崆山”对我不了解,应该分辨不出真假。

终于把这些准备事宜布置好后,我才不紧不慢的飞回山洞,找“崆山仙君”报“喜”去了。当时我完全没考虑到,万一那“崆山”修为高出我许多会是什么结果。

一路飞,我还一路盘算着,到底要用什么法子才能套出少年是不是空桑本尊或者和空桑是什么关系?

没成想,我还没盘算出什么法子来,却在不久后的一次意外中,获知了令我大惊失色的真相!接着整个事件便脱离了原本的计划,朝着一个我从没想过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