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误入水青谷?!呸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36字
  • 2020-02-22 00:52:20

我终于恍过神来,一个利索便从少年身上站起来,低着头乖巧的退到一边:唉,太丢脸了!

见我离了身,少年也扯了扯衣衫站了起来,径直往洞口走去。

见少年往洞口走,我又急了,连忙又追出来几步。只见少年走到洞口便停住了,四周看了看,便开始专心施法将自己身上的水去掉。

我停下脚步,望着身前的少年,这一望,我倒吸一口气,又呆住了。

洞口的余晖洒满了少年一身,少年身上缓缓升起的丝丝水雾,在晚霞的照射下,将整个少年环绕其中,好似腾云在一片烫金色云雾中。云雾中,少年眉如墨画,肤若凝脂,目带桃花,帅~!

我那原本砰砰乱跳的心,竟神奇般的安静下来。此时此刻,这天地间,我的眼里除了那个少年再也看不见其他东西。

我看着那个周身仙气(其实是衣服上的水汽)的少年,衣摆轻飘,徐徐向我渡来(其实是为了避开洞内积水施法飘行):啊,好紧张!

“这位仙友,小仙误入此谷,不知此处是何地?”

咔嚓!眼前金光灿灿的少年瞬间整个碎掉。我立马从花痴状态清醒过来。

误入?不对!水青谷怎么可能让人误入!

水青谷乃仙界要地,不仅在山谷出入口设了五行八卦阵,而且笼罩整个山谷的结界都不知道有多少层。

本来仙界各处机要重地的安全布防都是由擅长机关阵法的五行上神负责。

这水青谷按照其重要性,需设下七道阵法,三层结界。但实际上,水青谷的结界远远不止三层。

仙界神仙众多,平时也没什么紧要事务,更别说是战事了。仙魔虽敌对,但近几千年来也都相互遵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几乎发动不起什么战事。

所以一众闲得蛋疼的神仙们就开始四处寻找存在感。也不知道是哪个神仙起的头,突然间就开始流行巡查机要重地。查完了,还要加持一道结界以增强防范,美其名曰:为仙界安全布防事业做贡献。

这些事搞得五行那老头哭笑不得,有些机要重地加持得差点连五行老儿自己都进不去。不得已,五行老儿只得奏请了帝神,发通文遏止,这类事才慢慢消停了下来。

只是之前加好的结界也没要求各仙家撤掉,不影响自己人进出的,也都一并保留了下来。

而我守护的水青谷素来便是神仙们青睐之地,谁让这里有的可是关乎性命的宝贝。

于是,那阵加持风刮起来的时候,水青谷没少来上神和神君,这前前后后加起来好几十位。几十层结界加下来,别说心怀不轨之人,就连自己人也进出两难。

之前提到的,五行老儿差点进不去的机要重地便是这了。之后,还是五行老头上呈了山顶,请了法器毁了几十层才得以自己人通行。不过估摸着余留下来的,十来层总是有的。

但即便是剩下的十来层,也直接导致了水青谷在这之后的一千年来无一人闯入,害我一个人在水青谷孤零零的待了一千多年,实在可恨!

眼前这少年竟然说是误入?怎么可能,肯定有问题,骗人也要找个好骗的吧。难道,我看起来是这么好骗的人吗?

人?人身!我突然有所领悟,立马低头看了看自己……唉……好吧,我承认,此刻的我看起来真的很好骗。

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身为一只活了快万年的上古神兽,为什么我幻化成人形时,却只是一个六岁大的小娃娃。

同样是天地孕育的上古神兽:幽荧、勾陈、应龙,为什么初初化为人形时,便都已成年,更别说魔界那两只妖兽鼻祖了!

幽荧的人身,是个十八九岁的妙龄女子,身高六尺,前凸后翘,长得那个妖艳,总觉得她没去魔界兴风作浪,简直是浪费了那副皮相。

勾陈的人身,是个大概二十岁上下的青年,身高八尺,一副谦谦公子模样,如闲云野鹤。他是我们四兽中,将神仙那套行事做派学得最像的一位,因此也最得那些神仙们喜爱。

应龙的人身,大概二十五岁左右,比勾陈还要高出半个头,身形十分精瘦。人总是沉默寡言,平时一副谁都入不了眼的样子,是我们四兽中修为最厉害的一位。

唯独我,初次化为人形时,却只是个六岁大的孩童,莲藕般肥短的四肢,圆圆的脸,头上扎了2个丑不啦叽的总角。那样子,就和人界年画上抱着一条肥鲤鱼的胖娃娃差不多。

初次见到我的人身,幽荧笑得那个花枝乱颤,颤得头上的步摇、华胜嗖嗖的往下掉;勾陈更是捧着肚子东倒西歪,最后歪到在六方椅上直不起腰;就连平日里没什么表情的应龙,我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嘴角扯了好几十下!即便到了第二日,应龙的嘴都还是歪的。

我实在受不住打击,如非必要,便极少在人前幻出人身。只是感觉修为有所提升时,便会偷偷跑去河边化个人形再瞧上一眼,希望有所长大。

可是,那之后过去好几百年,我的神力都已经达到神君境界,但人身依旧是一副六岁孩童的模样。

渐渐的,我便对长大不再抱希望,基本上也就不怎么变幻人形了,不管是人前还是人后。今日事出突然,为避免再次吓昏少年,一时情急便化了人身。

普通六岁孩童,不就是给颗糖就能跟人走,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主吗?怪不得别人睁眼说瞎话!

如今的我,看起来不正是一个不谙世事,做事鲁莽的小仙童吗?唤我一声仙友已经很抬举我了。

不过……少年原就不认识我,我也就没什么面子上过不去的了,索性顶着这副皮相装傻充嫩啰!你先骗我,可别怪我反骗回去!

一想到这,我变得有些兴奋,身上作怪的因子又蠢蠢欲动起来!

“小哥哥,这里是水青谷,我是这里负责司水灌溉的小仙童,小哥哥唤我火召就好。”

我将本名“烛照”各取了一部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