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原来是故人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180字
  • 2022-01-21 23:58:20

老头已经瘦脱相,两只眼睛就那么突突的嵌在皮包骨头的脸上,看上去极其怪异。

白发老头见我只是点起荧光却没有上前的意思,有些急了,嘴角死劲的往两边拉扯开,不停向我招手叫着,“小姑娘!小姑娘!过来!过来!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心里暗叹口气,老头这么操作下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狰狞了,得亏我是个见过世面的神兽,如果是个寻常一点的小姑娘估计早就吓跑了。

我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朝那老头走了过去。

说实话,我是真不愿意搭理这老头的,倒不是怕他伤害我,实在是他动起来飘散过来的气味让人一言难尽,而我的嗅觉原本就过于灵敏!

可是,我是只容易心软的神兽,这老头看起来像是很久没见过活人似的,周身突然间爆发的生气,以及他瞧向我那极度激动热烈以及希冀的眼神,实在让我没办法拒绝。

我曾说过我是上古神兽,对一般的气息的感知,相较其他人是要敏感一些的,但是我刚刚并没有感知到那阴暗角落里有活人的存在,这种情况我只在人长时间呆滞不动且完全无求生的意志时见到过。

这老头之前让自己活得像个“死人”!

待我屏了气,近身到了那老头跟前,老头直接激动的把头从牢房的栏栅间硬挤了出来,

“小姑娘,你是新来的狱卒?”

“不是,我是被抓进来的,住楼上。”

“也是,这么水灵的小姑娘怎么会当狱卒呢?”

老头看着我的样貌由衷的赞美到,倒是没半点猥亵贪慕之意,

“小姑娘,因为什么抓进来的呀?”

语气像是和蔼的长辈和小辈聊天。

我随意的挠挠额头,回答道:“杀人!”虽然人不是我杀的。

“啧、啧…这可不好,你这模样的小姑娘应该被家里宠着长大,生活无忧无虑才是!……可惜了!可惜了!……不过你怎么还可以到处乱跑呀?他们没关着你吗?”

“呃~关了,但是他们没关住我……”

“那你怎么不离开?”

“还有些事儿没办完,晚些吧~”

“想离开就能离开?”

“想离开就能离开!”

“有趣!有趣!”

说完,老头仰头哈哈哈大笑起来,却忘了整个头还卡在栏栅间,仰头的瞬间就被直接卡住,后面的哈哈声全转为呛住的咳嗽声,模样极为狼狈。

老头调了调脑袋,死劲抽回来,退了一步在牢房里站定,边揉着被卡痛的脑袋,边眯着眼睛把我打量了一番:“看不出小女娃还有这样的本事。”

“有个不错的法宝罢了。”

“难怪……”

我现在身上的息气珠还运行着,明面上的修为确实不高。

如此,老头对我越发好奇起来,问我被抓了法宝怎么没被收掉?问我究竟是杀了谁被抓进来的。我笑了笑,没说话。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知道怎么说。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收我的法宝,我实际上也没杀空桑,而桑念他们也知道我没杀空桑,但还是以这个理由把我关在这里。

老头没有继续追问我,转而想继续问其他的。

我动了动耳朵,听到了地牢上方墙面被打开的声音,“老头,不聊了,有人来了。”

说罢我转身打算离开。

“等等,那你什么时候再来啊?”

我回头看了老头,状似无意的说道,“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过来做甚?”

“有的!有的!”

老头儿急的跳了起来,“有故事听!来吧!我有魔界秘闻!你再来找我说说话,我便说于你听!”

“秘闻?是不是真的有意思啊?平白骗我,我可会立马就走的!”

“有意思的!有意思的!十分曲折!十分离奇的!”

老头生怕我不来,神情严肃的强调着。

“行,那我找机会再下来。”

说罢,我转过脸得逞的一笑:我可怜这老头了无生气以及对与人交流的渴求,但不代表我要平白无故的陪他消遣。这个满是密室和刑具的密闭地牢里,这么不寻常的关着这么不寻常的一个老头,我可不信他身上没有秘密。

我快速路过几个空着的密室,拐弯来到一角落处,确认下周边没人发现,立马念诀启动六相挪移转盘,小心翼翼的探知楼上的情况穿回了上一层牢房。

我原本对方位的辨识感并不是很强的,只是隐隐记的上层牢房里有这么一处位置结构相似的拐角,平时基本没什么人。

片刻后。

果然是那处无人的拐角,竟然被我蒙对了。

我站定后,又用法力简单的向下探了探,探知的反馈竟然全是厚实的泥土。

果然有蹊跷,地牢被设了很强的结界,如非法术深厚者有意查探,根本没办法知晓这天牢的地下还有着另外一层牢房。

我整了整衣裙,然后便像往常一样从拐角处走出,在天牢里溜达起来。

路上遇见了那一见我就畏畏缩缩的牢头。

我想,可能是第一天来这的彪悍行为吓到他,留下的后遗症吧。在天牢里住下后,他一直不太敢直接面对我,反倒是他下面的那些普通狱卒和我热络些。

今天见着我,到底是鼓足了勇气上前来和我搭话。

“那个...火召姑娘,这是去哪逛了?”

“随便逛逛,牢头大哥有事?”

“没事...也有事...就是那个...那天,您瞧见我们从墙里出来吧?”

“瞧见了!”

“那个...那个...还烦请姑娘保守秘密,千万别泄密了出去。”

“......那里面,是什么地方啊?”

“姑娘既已瞧见了,便不敢欺瞒姑娘,那是冥地牢,关押魔界里一些穷凶极恶之徒的地方,危险的很!”

“行,我不往外说。”

说完,我便自行离开。

后面的牢头终于松了一口气,隐隐听着他好像是哼着小曲儿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但是两天后,牢头在地牢里不小心瞧见我时,两眼瞪得贼大,委委屈屈跑到我跟前,

“姑娘不是答应小的了吗?”

“是啊,我是答应你不往外说,又没说不进来看!”

牢头一个愣神,转而悔得一个劲儿的捶胸顿足,一副被人骗情骗身的小媳妇模样,惊得我一度怀疑他是怎么当上这据说是魔界关键职位之一的魔宫殿牢房头头的。

而在牢头没发现我的这两天里,我几乎一到凌晨便悄悄的潜去地牢找那老头听故事。

这一听还真不得了,这奇怪的老头竟然是很久很久以前我智力未开化在云雾山被圈养时,就认识的故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