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惊人的事实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76字
  • 2020-12-23 01:56:01

“云雾山的探子偷偷查了仙册,也没找到你的名字。”

找得到才怪!我记得仙界好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神君级别以上的名讳,一般的修仙者是要避开的,即便只是取名字中的一部分。

“呵呵……”

我笑了两声没做解释。

这家伙勒得我太不舒服了,再用点力,我觉得我能直接断气了。

我急促的拍拍桑念的背,“桑念,你先松手,我快喘不过气了,咳!咳!”

桑念闻言,立马放开了我,将我小心的扶立在地面。

“桑念,你的男女授受不亲哪去了?”我脚刚落地,边整理身上褶皱的衣裳,下意识的抱怨道。

扶我的手突然僵住,我抬头正好对上桑念的脸,只见他直盯盯的看着我,耳尖又诡异的渐渐变红,像几千年前那样,剔透的红。

我正想伸手去摸,谁知桑念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突然间推开我,退开一步,面露凶相,用力的瞪我,两个眉毛都皱得快连成一块了,可是他的耳朵却红得更厉害了,剔透的要滴出血一样。

“失态了!抱歉!”

他冷冷的丢出了两个词,对我的态度突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和之前判若两人!

应该是……恼羞成怒了吧!

算了,看他是小辈,不与他计较。

于是乎,我非常大度的不介意他突如其来恶劣的态度,反而替他解释道:

“没关系,小别胜新婚嘛!”

我不假思索的引用了平日里看人间话本里的话。这么用应该没问题吧……不对,我和他是分开了两千多年,不能算小别。

“说错,应该是大别胜……胜……胜得儿子!难免激动!不怪你!”下半段话本上没有,我自己胡乱诌的。

“哐当”牢房外又传来一声巨响,我循声望去,发现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正在搬软椅的离末失手又把椅子砸在了地面上。

我有些同情那把软椅。

我回头看向桑念,他的脸又莫名的黑了几分。

真难伺候,不过正事要紧,既然是熟人,这事就好办多了。我顾不得桑念的阴阳怪气,直接切入正题。

“桑念,你爷爷死得很蹊跷,但真不是我干的。”

桑念他们对我没表现出恶意,应该会相信不是我吧。

“我知道!”

“外面那些护卫侍女虽然是死在我在殿内的时候,但也和我没关系!”

“我知道!”

“你爷爷应该早知道昨晚会被害的,也预料到外殿要出事的!”

“我知道!”

“还有……”

当我还要继续解释的时候,突然间反应过来不太对劲,我若有所思的望向桑念,把原来的话咽回去,转而问到:

“你也早知道你爷爷昨晚会遇害吗?”

桑念还是专注的看着我,没发现我把问题从自我辩护变成了追问。

“我知……”

“殿下!”

突然一道轻喝声打断了桑念,离末突然闪现到牢内,一把按住桑念的手臂警示道!

只见桑念晃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色又黑了几分。

可是,即使话没说完,我心里已经知晓了结果,“那你也应该知道殿外那些护卫侍女修为极其低下吧!”

我不是问,是肯定的陈述出来。

桑念脸色变了变,但没开口否认。

离末见状,往桑念前面站了站,严肃的说道,“你是叫火召吧?能否请你先解释下,你一介修仙之人怎么出现在魔界魔尊的寝殿?”

“不能!”我瞪大眼睛狠狠的看向离末!我怒火中烧,隐隐觉得空桑的死他俩参合进去了!

离末一愣,他没想到我竟挑了明眼人都知道只是客套的问话——“能否……”

许是我在云雾山上当小霸王当太久,竟没意识到这里不是我的主场,也没有三只替我撑腰!但我隐隐感觉到的空桑可能性死因,让我太生气,顾不得这些许!

我往前用力的扒拉开护在桑念前面的离末,直面桑念,定定的看着他,执意要他做解释!

离末没料到我突然蛮横的把他扒拉到一边,愣了一刹那,转身又想插入到我和桑念之间,去护住桑念!

离末是在水青谷外吃过我的亏的,即使探得我用息气珠伪装的修为远低于桑念,也不敢放松对我的防备!

可桑念制止了离末的靠近,并用眼神示意他不要插手。

“……知道!”

桑念沉默小会后,终是开了口。

“昨晚的事你是放任?配合?还是主谋?”

我不喜欢绕圈子,直奔核心问题!

放任,即是知道了有人要害空桑,只是没甚作为去加强对空桑的防护。

配合,即是知道了有人要害空桑,反而降低空桑的防护,让凶手毒杀空桑更方便。

主谋,这个不说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话才落音,一道结界立马护在了我们所在的牢房四周。

这道结界和我昨晚在空桑殿内设置的异曲同工,隔离外部声响影像——离末瞬间设的。

“呵!”看到离末的这番动作,我冷哼了一声,望向桑念的眼神冷烈了不少——做贼心虚!

“火召,这件事情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不用说清,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放任!配合!还是主谋!”我咬住问题不放。

桑念这回并未如先前一般回答我,只是看着我沉默。

“不答!”我挑眉冷冷的盯着桑念,手里暗暗攒劲,“没关系!”

“那我替你选了便是!”我咬牙切齿吐出这句话的同时,一掌聚气向桑念劈去!不回答我就替你选主谋了!

“殿下!小心!”

只听得“轰”得一声,我面前的牢房被我的神力催毁了一大半,顿时整个牢房灰烟弥漫。

待灰烟散去,只见离末撑着一方结界护住桑念,矗立在一片废墟中,而被护住的桑念则是一脸不敢置信的呆看着我。

我并没有留手,是集了全力向桑念劈去的,牢房整个一面的栅栏被我劈得七零八落的,对面的墙体也塌陷了大半。

我知道有离末在,我很难在桑念身上讨到便宜,所以用了全力,却不想以我目前的神力,竟是一点便宜都没占着!

倒是对面的桑念奇怪的很,明明半点伤都没受着,但整个人却像是被雷劈了似的,面上十分痛苦的看着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