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又见桑念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36字
  • 2020-07-10 19:17:04

“不用了!”

我反射性拒绝到,一抬头,发现那名俊美得不像话的男子早已进到牢内,就站在我身侧的桌子旁,垂眼冷冷的盯着我看,眼神深邃得很,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之前竟沉迷于与吃食做“斗争”,完全忘了自己的处境(・᷄ὢ・᷅),连人进来了,我都没有察觉,太不小心了。

我抹了抹嘴巴,侧身退了退,避开了与他的近距离面对面。

说实话,近身了才发现这男子身上莫名的有一种暧昧气息散出,就像兽类在开春时,散发出的那种暗涌波动、求偶交配的气息,让我觉得很不自在,虽然这家伙表面上看起来冷冷的。

兽类对这类感官气息是极其敏感的,特别是我们这种上万年的神兽。

“或者你想吃鱼?”

“不用了!”

“或者你想吃果子?”

“不用了!”

“或者……”

“我很饱,什么都不用了!”

我连忙打断他,我意识到如果我不阻止,这家伙可能会没完没了的把能吃的全都问上一遍。

不过这家伙怎么这么奇怪,冷着一张脸,语气也是严肃到不带半点温度!说的话怎么这么婆妈!

吖的!我又发现,这家伙竟还暗撮撮的往我身边挪,靠我越来越近!

我猛的拍桌而起:“吃饱了,多动动!”边说便边比划着手脚,往那男子相反的方向活动开去。

这家伙若有若无的亲近感吓到我了,帅是帅,但我不是自来熟的主。难道是看上我的美色了?也不怪他,我现下这模样也着实容易让人痴迷!不过以他的条件,美人应该也是见过不少的吧。

我哪知这家伙暗自里激动得紧,当时就想多黏着我点,但是长大后的性子孤僻暴戾了很久,一时见我却不知该如何表现!

“……火召……”

我正朝着牢房的另一头迈进,身后传来了一声极轻的低喃,似还带着点委屈。

火召?!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火召!火召!到底是谁啊?应该是我认识的人啊!

突然一段久远的记忆浮现脑海,我终于反应到身后的男子是谁,因为这个名字,只有那个少年用过。

我猛的转身,盯着那男子细瞧!

空桑说,念儿从水青谷回来后,开始长变形了。

果真,泼天的变形!

这哪是长大了呀,这是换皮了吧,一点少年时代的影子都没有了,和老了的空桑也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崆山?桑念?”

看到我认出了他,那家伙严肃皱眉的脸上,终于裂开了一丝缝隙,露出了…厄…我觉得应该是高兴的表情吧。

人真的很奇怪,之前不知道他是桑念的时候,对他唯恐避之不及,如今知道了他是当年的那个少年,是空桑的孙子,我便觉得亲厚起来,虽然明明行为举止还是同一个人。

“是我,好久不见,火召!”

“真是你小子!”

我高兴的提着裙角飞快的跑回他身边,我想摸摸他的头,对他长成如此高大魁梧、英姿俊朗表示欣慰,我好歹和空桑是同辈的,算起来,我也算是他的舅奶奶了。

想伸手时,却发现自己矮了他一大截,我连忙踩上桌边的凳子,抬手就顺着空桑的头顶抚摸了下去。

“哐当!”牢房外一声巨响,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我转脸看过去,手仍放在桑念的头上,只见之前颤颤巍巍离去的牢头,不知从哪弄来了把精致华丽的软椅来。

那“哐当”的巨响就是这把软椅掉落在地上发出的,而那个牢头保持双手空抬的姿势,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应该是我和桑念!

而在牢房外,就站在牢头隔壁的另一位,离末,脸上没有惊讶,反倒是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看着我们。

“下去吧,没有传唤就不要过来了!”

一语惊醒了呆立的牢头,牢头又是颤颤巍巍的请罪退了下去,软椅也没顾上处理。

下命令的是离末,不是桑念,我转头回看他,他自始自终没吭声,只看着我,表情虽没什么变化,但是他眼珠的颜色却变得更加浓郁,眼神里又装多了些我看不懂的情绪。

我继续“表达”了两下我的欣慰,桑念也很是受用,被我安抚的微眯起眼。

安抚完了,我便从凳子上跳下,没想到落地踩到了裙摆,整个人往前方倒去,眼看着就要摔落在地上!

摔落的过程中,我不适时宜的想起了幽荧给我搜集的人间话本子里的情节,春光明媚踏青日,佳人摔倒,总会有俊俏才子适时出现,一个侧身揽抱在怀,然后便是深情对望,成就一段美好佳话。

我正感叹自己没这好运,困在这牢房中,随手便想驱动神力平衡好自己时,下一秒我已经被迅速的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虾米?!不会这么狗血吧,真是才子佳人桥段?接下来,是要对望吗?

事实证明,话本桥段起源于现实,却又是不同于现实的。

我并没有被侧揽在怀里进行对视,而是被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一把紧紧抱在了怀里——正面死死的抱在怀里,膈得我的胸都有些疼。

虾米情况?

我是被桑念提起抱入怀中的,被抱住时双脚悬空,整个人身重量都挂在了桑念身上,我不得已双手环上桑念的,减少自己的悬空感。

我双手刚挂住桑念的脖子,便感到桑念身体一顿,头埋在我的颈窝,将我勒得更紧了。

“还好你还活着!还好……”

“我当然活着!”

“我找了你整整一千多年,哪都找不到,他们让我别找了,说人应该早就没了。”

“你没我都不会……”

没,字没出口,我突然停住,我才想起,在这家伙眼里,当时的我不过是个年幼的小仙娥。

仙魔初期,修道的小仙娥,寿命都不太长,一般在五、六百岁光景,修为好些的,也超不过一千年。

一旦修道超过千年,便会被封了仙君,进了仙人名册,在这天地间也算是数得出名号的人物了。

而这几千年来,被封的仙君里,并没有叫“火召”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