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惨烈的修罗场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24字
  • 2020-05-04 01:30:40

空桑又说:

“谁知,派去的那群蠢蛋会错了意,以为是‘一定要偷一只回来’,而我原本要的是‘一定要偷那只荧光的回来’。结果,他们倒是带回了两只,可两只都不是你。那些蠢蛋还得意的跑来向我邀功,结果被我大骂了一顿,全部降了一级,罚了好几个月俸禄。”

“真替他们叫冤,千辛万苦为你带回来魔界的两大功臣,却还要被你责罚!他们心里该有多憋屈啊!”

我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禁不住有些小得意:啊~原来,这才是离末和罔两被带来魔界的真相;原来,我才是正主,他们只是俩个错误的备胎!

空桑看到我脸上不自觉露出的得意,了然的笑到,

“他们也不全委屈,将在外本就该按指令行事,没带回来指定的人,就是没完成任务。只是他们也算将功补过带回了离末和罔两,本可以算功过相抵,免除责罚的。但是当时我只想着亏欠了你这荧光小兽的事,倒是罚重了他们!这离末和罔两,他们是真的好,好到我都不敢想象,如果没了他们,我如今会落到什么样的境地。所以,这个秘密,你知我知,可千万别告诉他们,那样会伤他们心的。”

“嗯,我很忙的,哪有时间八卦去伤他们心呀!”

我调皮的做了不屑的表情。

“是啊,你很忙,很忙都冒着风险来这么危险的魔宫殿探望我!烛照,你重情重义,应该比他们还要好!没能带你回来,终是我这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空桑没被我逗笑,反而更伤感了。

“说到他们,修道幻人后,你们是不是没有再见过?还有我那不懂事的孙子桑念?忘了,离末和念儿你应该是见过的,在水青谷的时候。不过,到现在已经有两千多年了。离末这小子倒没怎么变,念儿的变化可就大了,保准你见着他一定认不出来。念儿原本长得极像我,可不知怎的,从水青谷回来后,突然像换了个模子,开始变形的长,慢慢的就和我一点都不像了,倒有点他娘亲的影子。不像我也好,现在他那模样可比我年轻时俊多了!哎,就是凶了点。对了,他们仨今天刚好都在,要不,我叫他们过来聚聚?”

“不用不用!这么晚太麻烦了!”

我赶紧拒绝道。

“不麻烦的,你们那么久没见了,肯定有好多话想聊聊。来人!来人啊!”

看着眼前热心的空桑,我真的很想说,其实我和他们没什么可聊的,我是真心实意的不想见他们。

特别是那个叫离末的,我可是狠狠的得罪过他。当时在水青谷结界外,他被气到爆炸成半兽化的情景,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我可不想让他有机会兑现他说过的那个“山水总有相逢时!”

好在,内殿早就被我用结界封了,空桑连唤了两声,没惊动到任何人。

我也是时候离开了,经过今晚,我已经认清了事实,解开了心结,如今已彻底的放下。

我正琢磨着,是编个拒绝见面的理由和空桑正式告别走呢?

还是图个方便,干脆施法迷晕了空桑再走?他现在这么虚弱,应该很好得手。

可还没等我琢磨出结果,突然,眼前靠坐在床头的空桑一手猛抓胸口,整个人迅速蜷缩起来,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

“你怎么了?”

我吓的连忙跪趴在床边用手扶住他。

“空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叱!叱!叱!”空桑没有回答我,只是咬紧牙冠,从牙缝哧出一声声痛苦的低吟,另一只手,突然又猛的抓住头部,豆大的汗珠迅速的从空桑的额头不断渗出。

“空桑你到底怎么了?”

我害怕急了,不管不顾的叫嚷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空桑发病了!”

慌乱间,连我自己都忘了内殿早就被我封了,外面的人根本没办法听到我的叫唤。我以为很快便有人会闯入,可却迟迟不见人来,急的我连忙起身,打算亲自出去找人。

“糟了!我竟忘了!”突然空桑嘀咕了一句,同时一把拉住我,“烛照,从屋顶破开走人,不要去外殿,赶紧的!来不及了!”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走啊?”

我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走,别管我,没事的,你赶紧离开!我来不及......解......啊!啊!”

“释”字还来不及说出口,一波撕裂般的疼痛又袭上空桑的头和胸,空桑话没说完,又蜷缩成一团,抱头大叫出声!

“来不及解什么呀?你倒是说清楚啊?解......解毒吗?你这是中毒了?”

没等他回答,我反射性的搭上空桑的脉门:脉象果真错乱无章!

“是中毒了吧?脉象这么跳就是中毒了吧?到底是不是中毒啊?”

......我......我哪会什么巡诊把脉啊!我急的差点哭了出来,

“该死,魔宫殿的人都死哪去了?还不来!!该死,我怎么忘了内殿被我封了!解封!先解封......”

我扯开空桑的手,一边起身施法解除结界,一遍继续无措的喃喃自语,

“......冷静,烛照你要冷静!解开结界,然后叫人!叫大夫!找解药!空桑不会有事的!......”

终于,结界被解除,我绕出床前的屏风走进外殿,刹那间,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忘了叫人,也忘了去找人。

我呆傻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满地的鲜血,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尸体,有护卫的,有宫女的。

案桌上、软榻上、器皿上、布帘上、墙壁上……被溅满了血迹,整个外殿被血染红了一大半。

而那些护卫、宫女尸体上各处的伤口,脖子上的,手腕上的,胸口的、腿上的……都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出血液来。

我闻到空气中弥漫的血液味道竟“过分的新鲜”!

他们这是刚刚才被虐杀!

就在我的眼皮底下!

就在我和空桑闲谈的当时!

可能就在一刻钟之前!

有人竟神不知鬼不觉的隔着一道屏风在外殿把他们全杀了?而我竟一点都没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