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关于我的另一个版本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148字
  • 2020-02-25 18:44:00

终于,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从茫然到慢慢聚焦,然后看向我。

他初始疑惑,转瞬像是见着了不得了的人物,满眼的不可置信!良久,空桑用微微颤抖的声音小心的唤了声:“烛照?!”

“嗯!”我软软的应到,脸上才抹掉的眼泪又毫无征兆的掉下来。这么多年了,他还记得我!认得我!

“烛照,真的是你?”

空桑有些不敢相信的又再确认了一遍,人硬是颤颤巍巍的强撑起身,靠坐在床头。

“真的是我!”

我很是高兴他见到我如此激动。当着空桑的面,我慢慢的幻出了人身,小心翼翼地摆着我自认为最得体的姿态,乖巧的立在他跟前,

“空桑仙君,我来看你了!”

他眼神灼灼的打量着我的人身,面上洋溢着满满的欣慰,

“空桑仙君?好久没听人这么称呼过我了。”

语气中带着怀念,眼睛里满是宠溺,

“你真的,真的长成了一个好姑娘!比我曾经想象过最好的还要好!”

得到空桑如此的回应,我多年来曾经因只能化为六岁孩童所受过的那些委屈,竟于此刻,神奇的尽数消散。

破解成蝶,那如数经历的磨难,终归是为了成就一个更完美的自己!

“是啊,我长成了一个很不错的姑娘呢!所以......我一直!一直!想带着这个好姑娘!来给你看看!可是,我还是来晚了。”

我很用力的,一段一段的,认真的说出这句话,声音里不自觉带了些委屈。

“不晚,来得正好...非常好...我临到末了,还能见到你化了人身,也算是了却我人生最后一件憾事了。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来......”

此时的内殿,只剩空桑缓缓的细说着一些往事,那些我不知道的关于他和我的往事。

我也才知道这么多年里,他从未放下过对我的愧疚,一直都派人在打听我的消息。

潜伏在云雾山的魔界探子告诉他,云雾山那只夜光神兽修道后虽神力无敌,却一直幻化不出人身。

那探子还告诉他,云雾山的其他三大神兽,不是风光无限的被召入山顶,就是威风凛凛的就任安全防护总统领,或是高调张扬的接任宝鉴藏阁总管事。

而化不出人身的那只夜光神兽却只能被远放水青谷,去做那看似风光、实则枯燥辛苦的守护仙界圣果的差事。

知道此消息后,他立马颁布了明文法令:自发文之日起,魔界之人不得擅入水青谷抢夺菩莲果核,违者按魔界重罪处罚!

在我入水青谷后不久,守在水青谷外的魔界探子又告诉他,仙界竟突然毫无预兆的撤走了水青谷里所有服侍的仙婢,独独留了那神兽一兽在水青谷里自生自灭。

事后,这探子多方打听,才扑风捉影的获知了此间缘由。据说是那荧光神兽的兽体真身,不小心吓着了一个有上神后台的婢女,就被那后台上神穿了小鞋,不由分说的撤走了她身边所有的仆人,并且此后几千年,也没再分派过任何人入谷。

空桑说,知道这些事后,他气愤到不行,可是又不能出面帮我,就怕我落个私通魔界的罪名。

还有两千年前,桑念竟然从水青谷里带回了菩莲果核。

他醒来后,问了拿果的过程,便知是我默许的,否则凭他那个那时不争气的孙子,怎么可能凭一己之力顺利拿回果核。

而就在他吃下菩莲果核后没多久,云雾山上的探子又传来消息,说是仙界的烛照神君不久前被撤了守护水青谷的任命,回了云雾山,缘由未明,处罚未明。

空桑默默算了下日子,正是桑念拿了果核的那两天。

他很是自惭形秽,他曾那样的伤我至深,损了我的兽身根本,导致我修道后化不了人身,受众仙家排斥;而且后来,我因此受了委屈,他也没能为我做些什么。

可是,我却以德报怨,让他的孙子拿走了仙界圣果,但了罪名,救了他的性命。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对我愧疚不已,如今终于看我能幻化成人,他说,现在他真的能安心的离开了。

我默默的听着空桑的故事,时不时纠正着那些不靠谱的传闻:

比如,我并不是不能化人身,只是以前的人身年龄有点小,我不愿意用而已;我也并不是被外放到水青谷,那是因为我一直不肯化人身,真身实在太大,在云雾山里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职位,去水青谷那是我自愿的;

比如,水青谷里也从来都没有过有上神后台的仙婢,遣退那一众仙婢是我主动要求的,当时负责的上神还劝了我良久;

而且,我也没被众仙家排斥。我现在在云雾山人气很足,在神名威望榜上还位列前十呢!那可是云雾山的神仙们权威评选出来的......

就这样,我们一说一搭的聊着这几千年来我们互不知晓的往事。

话里行间,我终于明白了空桑对我的感情:那是曾经青春里的一抹鲜艳回忆,是对旧事的一种牵挂,亦或是对于曾经亏欠的一种执念,空桑看我的眼里没有炙热,有的只是满满的怀念。

我心底某样暗藏的期望终被打破,心头涌上涩涩的苦味,带着点点悲凉,但同时又滋生出另一种温柔的情绪,暖暖的回流在我的左胸口。

“我再告诉你个小秘密,你可别让离末和罔两知道!”

“嗯!什么秘密?”

“当初我派人去云雾山偷的上古神兽,是指定了要那只夜里会发荧光的!”

我的眼眶又湿了:云雾山上,只有一只夜里会发荧光的上古神兽,那便是我。

“唉,可惜派去的人说,发光的那只太招摇,夜里极易暴露目标,没办法躲过守卫,最后只得抱憾的换了另一只。”

“可惜了!”

我故作夸张的做了很遗憾的表情,

“不过幸好你偷的是离末他们,我入道后修为可差了,是云雾山上四大神兽里最渣的!那时候要是偷我回来帮你打仙界,搞不好魔界成立不了,你魔尊的位置也坐不上了!”

我自嘲的调侃道。

空桑看着我无奈的笑了,

“我当初打算偷神兽时,根本没想过用来打仗。离末他们修道幻人前,魔界就已经有了,我魔尊的位置也稳稳坐上了!”

他顿了顿,看着我认真的说,

“那时,我真的只是想把你接过来,好好调治你的身体,弥补我曾经犯下的过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