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混进魔宫殿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99字
  • 2020-02-25 18:39:59

我把吾巵拉到一边,交代到:“吾巵,你先在城里找个地方待着,我一个人去魔宫殿。”

“老大!”吾巵立马又不愿意了。

“听话,你要一起的话,会连累我的。”

目前的吾巵只是上仙的级别,虽然对他这个年纪的修道者来说,已经是一个不错的进度了。

可是,魔宫殿里有的可是离末、罔两那种上古级别的人物,还有那个传说中不是善茬的桑念,更别提还有其他的人了。

“连累”这词一说出来,吾巵就只得乖乖妥协了。他深知我脾性,知道我是个绝不吃亏的主,能群殴绝不单挑,但凡人多能帮上忙,绝不客气便加以利用,除非是明显的死局。现下的形势虽有危险,但也不至于成生死局。

吾巵细细衡量了下,确是我一人入殿会更安全,也就没再纠结。随后,两人互换了传音符,约定了今晚子时在来时入城的城门口汇合,便散开了。

和吾巵分开后,我便驱动幻彩息气珠,揪准着宫闱外护卫的各个盲点,一路匿藏疾驰。

凭着那晚在桑念梦里的记忆,我很快找到了空桑的寝宫,灯火通明,戒备森严。

我并没有立刻潜入,在无法探知殿内人员情况贸然入内,要是遇上那两只上古神兽,不,现在应该称为上古魔兽,就糟糕了。

不得已,我只得先隐身在寝宫外的悬梁上,伺机而后再谋动。好在驱动息气珠消耗的神力极小,够我一直轻松的维持施法状态。

这就是借助法器的好处,消耗小且不受修道高低的限制。要是直接施以神力隐身,不仅消耗大,还分分钟钟会有被高一阶的修道者看破的危险。

静静地,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就在我耐心快消磨殆尽打算不管不顾摸进去的时候,空桑寝殿远处的长廊处突然骚动起来。

只见长廊自远而近,行来一群人,气势颇为嚣张。走在最前头的是一名身材高挑魁梧的男子,他身后紧跟着一红一黑两人,虽看不清眉目,但我知道,那就是两只上古魔兽——离末和罔两,再之后跟了八名高阶魔修护卫。

人群最前头是当初那个一脸稚气的闯谷少年吗?我的心跳竟莫名的漏跳了一拍。

待那人群走近,竟不是呢!唉~我隐隐有些失望。那男子的眉目清晰的呈现在我眼前,却全无半分当初闯谷少年的影子。

虽不是相熟的面孔,但那男子生的模样却震得我心头一颤——好一个人间绝色,眼眸深邃,神情冷峻,那五官如雕刻一般,棱角分明而精致,面相俊美得不可方物,他应该是我自出身以来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说是好看,也是不沾半点女人阴柔之美的。

只是可惜了,那男子眉头紧蹙,气势迫人,全身戾气十足。我吸了吸鼻子,唉,身上的血腥味虽不是腐朽难闻,却也是相当浓烈,看来手上的人命沾染过不少。

我很是疑惑,除了魔尊之孙,魔界什么时候又出来号可以让那两只魔兽紧跟其后的人物了?

到了寝宫门口,这行人没做任何停留,径直入内,门口的守卫也并未阻拦。

过了没多会,又来了一群人,模样千奇百怪,衣着却十分华丽。人群间互相寒暄闲聊,却并不见几分真诚,这些人连明面上的和睦都维系的十分敷衍。

待他们行至殿门前,门口守卫很是恭敬的拦下了这群人,仔细搜查了一番后才允许入内。这群人虽有不耐,但也没多说,看来是经历过好几次这样的盘查了。

听守卫的称呼,果不其然,这群人便是盘踞在空城伺机抢占地盘的各路鬼王们,我细数了下,来了八人。

唉,不知道我这是点背还是幸运,原本只是打算静悄悄的来探望下做个告别,却意外的挑了个群魔聚会的时候。

殿内高手太多,凭我这一层的神力,我可不敢妄做行动,只得不甘心的继续我的趴守。

约莫半个时辰后,两群人混在一起陆陆续续的离开的寝宫,最先离开的便是那俊美男子,同的还有五名鬼王和最开始带入殿内的护卫们。

接下来,出来的是红衣妖孽男罔两,和他同行的有两名鬼王,一男一女,相貌都极其艳丽妖娆,其中那女鬼王时不时的望后瞧上几眼。

最后出来的便是离末和一名略显臃肿的鬼王。离末的脸色十分难看,而同行的鬼王面相却是十分和蔼可亲,两人并行而出,却无半点交流。

看情形应该是离末被惹恼了,而这名鬼王却意外的被满足了。

我向来不喜这种勾心斗角的权位之争,对今晚魔界的这场领头们的聚会,我是半分兴趣也无,只盼着他们赶紧离开。

终于,等到离末他们走至看不见人影了,我才敢窜到寝宫的屋顶,拿出六相挪移转盘,念诀驱动,将自己传送到了殿内的的悬梁上。

进到空桑寝殿,我第一时间将殿内布局探了个大概。空桑的寝殿分两层,一层内殿,一层外殿,中间是一层障子推门隔开。

内殿里,除了主要的卧榻外,还设有软榻,案桌,大量烛台。诺大的卧榻被床幔围了个严实,床幔前比之前桑念的梦境中多了一块四折的屏风。

让我意外的是,寝殿外虽守卫森严,但殿内却颇为闲散。殿内只安排了两名护卫四名丫鬟,修为均为低阶,而且都只是守在外殿中。内殿和外殿隔开的障子推门大开,内殿中空无一人。

看到这样的安排,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就像是请君入瓮似的。可是到了我目前的境况,也容不得我细想。

我从房梁轻轻的落到内殿后,立马做了个结界把内殿封在里面,修为若非高过我,是瞧不见也听不见内殿的动静的。

等各项安全布防确认好后,我站在床幔前深深的吸了口气,平缓好心情,然后伸手轻轻的拉开了床幔,瞧见了床上闭目躺着的人。

在看清他面貌的当口,我的眼泪便莫名的掉了下来:是空桑,凡人四五十岁左右模样,面色枯黄,睡得十分安详。

我抹掉脸颊的泪痕,幻化出未修道前的兽身模样,然后用蹄子推了推空桑,紧张得等着空桑转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