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遇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85字
  • 2020-02-22 00:37:31

在这里,我熬过了几千年的无聊日子。

也在这里,遇到了那个影响我余生的男孩。

.

在我没修道前,我在修仙地里生养了很长一段时间,经历过几十代喂养我的人,而那个调皮的少年,如今的魔尊,也是那几十人之一。

那时,他喂养得我极其用心,是以我也对他也用了心,几十号人里,我便独独将他记在了心上。

所以,几千年过去,当眼前这个顶着他眉眼的小小少年出现在水青谷时,我兴奋得无法抑制,撒着欢,绕着他打转,但这个小小的少年却着实被我吓得不轻。

这不能怪他,从三千多年前我开始启蒙修道至今,整个兽身膨胀了不知多少倍。我本体的大小,大概都有成百上千个小小少年堆在一起那么大了。

而且,当时我还呲着獠牙,咧着血盆大口,那是我顶着兽脸,学着仙界漂亮小仙婢们提着嘴角微笑。可是小小少年却没能看明白我的善意,直接“砰”的一声,被吓得晕倒在地。

届时,我才后知后觉发现事态不妙。要知道,平常仙,即便是高一点品阶的仙,也都很难顶得住我如此狂放的行径。

我连忙化了人身,将昏倒的少年扛进了我平日修炼时在峭壁上炸开的洞穴。我在洞口扯了些爬满峭壁的藤条及叶子,铺在地上,再将那少年轻手轻脚的放下,满心欢喜的蹲在一旁,等着这位“昔日的旧识”苏醒。

可待我抬眼细细端详时,却失望的发现,眼前的少年好像不是当年那个细心喂养过我的小仙君。

虽然地上躺着的这位,有着与那调皮小仙君几乎一样的眉眼,可是看上去的年龄却比我最后见着的小仙君还要小上几岁,大概与凡人十四、五岁的模样差不多。再看这少年一身墨色锦锻长袍,袖口是金线镶绣的云纹滚边,腰间一条玄色错金玉带钩———明摆着的显贵人家的公子哥儿。

当下,越看越觉着与当年恣意洒脱的小仙君相差甚远:眼前的少年身上多了不少贵气,却少了当初小仙君的机灵气儿。

可是不管怎么样,既然这少年有着和小仙君相差无几的样貌,想必与那小仙君是有一定联系的,弟弟?儿子?孙子?唉,不想了,等这小子醒来直接问吧。

眼看着洞口的阳光西斜,慢慢的转暗,藤叶堆上的少年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我有些着急了,突然想起一段久远的记忆,曾经大仙君就是往小仙君头上泼水,才把昏迷的小仙君“唤”醒的。

那时,小仙君被锁在关兽的笼子里,全身是伤总是昏睡,在上神或神君过来问话时,十有八九也在昏睡。每次这种情况,在旁看守的大仙君便是一盆冷水泼上去,然后人就醒了。

想到了法子,我变得十分得意,连忙往谷内的小河边奔去。当我从峭壁上的洞口飞落时,我又变回了神兽真身,落地的瞬间,震得整座山谷都摇了三摇。

最初,我是很不喜欢凡人样的身板的。凡人样的身板实在太小,我兽身仅十几步的路程,人身得迈着大步子跑上半个时辰。

那时我急着想将少年快点唤醒,于是,迈着四条柱子般粗的兽腿三步并作二步的跑到河边,大嘴一张含了好大一口水,转身就往回跑。

待快飞升到洞口时,我又捏了个诀,在空中将兽身再幻回人身,鼓着两个圆圆的腮帮子,缓缓的落到洞口。

远远的,我便瞧见了依旧昏迷在地的少年。

“哒、哒、哒……”

我快速跑过去,跨坐在少年的腰上,对着他那张白皙的脸,一口水就喷了出来。

我没意识到喷了多久,待我将口里含的水全部喷完后,我高兴的发现,少年终于醒了,只是全身湿透,正瞪着一双浓眉大眼哀怨的看着我,半边身子泡在一片水洼里。

“咦~~这里什么时候有水潭了?”

我好奇的伸手试了试脚边水洼的深度,哇~都有一指来深。原本干燥的洞面,如今正以少年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出一大片水洼。

“喷完了?那么……那么……”

身下的小小少年好像有些生气,但又尽力克制,极其想表现得很有风度,

“还请这位仙友……从…从在下……在下的身上下!来!”

喷完了?喷?喷?!

天呐!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这泡着少年的水洼竟是自己的杰作。我刚刚一急,忘了自己兽身有多么庞大,那满满的一口水都够养一小池芙蕖了。

曾经在云雾山上时,流华仙子在自己的府邸新凿了小池子要灌水养芙蕖,可不就是我自告奋勇的帮着仙婢,含了一口水就灌满了。

流华仙子不知从哪知晓后,又命仙婢老老实实的抬水,把整个池子的水重新换过,还一再告诫仙婢们,要紧防我接近池子吐口水。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你昏过去了,想要唤醒你而已……”

我继续跨坐在少年的身上,扭动着身子试图去擦掉少年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

“我这就帮你擦擦!擦干净!”

我实在太内疚了,内疚到只听了少年的前半句,就急着去弥补,后半句是什么来着?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少年闭眼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再睁眼时一把抓住我两只乱舞的爪子,一个挺身坐了起来。

少年的整张脸就这样“嗖”一声贴在了我的眼前,两人鼻尖碰着鼻尖,少年一愣,也没料到是这种情况,身子立马往后退了退。

我对着这突然放大又后退的脸,脑子“嘭”的一声就空了——“太帅了!”

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明明是见过不下千次的脸(和小仙君差不多一毛一样),但当他的脸突然近在眼前时,却感觉帅气得无比震撼,撼得我小心脏一个劲的乱跳!

我从来没和人贴这么近过!

我一脸呆傻样的望着少年,被抓住的手也忘了挣扎,安安分分的放在少年手里。

“咳,咳,我说,这位仙友能麻烦你从在下的身上下来!”

这又拜托又命令的语气是什么情况,听了实在怪异。

“仙友!仙友!”

少年皱了皱眉头,十分不悦我的反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