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熟悉的白衣青年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83字
  • 2020-02-22 17:35:13

刚坐下没多久,旁边也坐下两人,两位中阶魔修。俩人还未落腚便开始互相寒暄起来,“老李头,这几日,怎么没见你们去山顶送货啊?”

“唉,别提了,最近山里头不能去,耽误了不少生意,里面乱着呢!”

“怎么了,魔宫殿真得闹起来了呀,魔尊不会真快......”

“嘘!别乱说,咱们魔尊那是神般的存在,怎么会轻易没。几千年前,不是也有传那魔尊空桑快病死了,可是没几天魔尊又好好的出来主持大局,还肃清了一批叛徒。这次说不准又是那些位高权重的魔君们谋权夺位的计策呢!”

“唉,希望是。不过不要影响到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好。”

“难说,现如今,山里头打打杀杀,死了不少修道的,害得我们这货也不敢去送了。还好我们界城离得远,不过再继续这么闹下去,咱这界城迟早受波及。”

......

“两位大叔,刚听你们说,你们有经常去魔宫殿啊?”

我端着面,笑嘻嘻的挪到那两位魔修的饭桌上。

“啊,是呀!”

其中一位留三撇胡子的中年大叔,看我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很是爽快的回答到。

“我刚从人界过来,要去魔宫殿探亲。可不知这去魔宫殿的路怎么走?大叔,你们有认识要去魔宫殿的人,能捎带我一程吗?”

一听我要去魔宫殿,三撇胡子单手捋了捋胡须,“小姑娘,现在你可别往魔宫殿去,那里面闹得厉害,死了不少人!”

看来还是个热心肠的魔修。

“就是因为听说里面闹得厉害,所以才要去看的。我姑妈就在魔宫殿当值,我得去确认她有没有事才能心安!在这世上,我就只有我姑妈一个亲人了。”

说完,我硬挤出几滴眼泪,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三撇胡子面露难色。

看到他这样,我连忙捧出一锭元宝来,可怜兮兮的看着三撇胡子,“大叔,不让白带,我能给路费的!”这一锭元宝已经远超过,平常从这送人去空城的十倍路费了。

三撇胡子看到元宝,眼睛瞬间一亮,但面上却不动声色,仍露难色,“小姑娘,这山里头实在是太危险了,往常走货的人家都停了,现在都没人去魔宫殿了。”

我低头黯了黯眼神,立马又从袋里拿出一锭元宝来,“大叔,求求您帮帮忙吧,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刚刚找了好久了,都没人愿意去。”

“这......”三撇胡子这回没再看元宝,而是眼睛迅速的瞟了一眼我的袋子,思考了很久,才说道,“看你一介小姑娘怪可怜的,又这么有孝心,我老李头就舍命陪你走这一遭吧,至于钱不钱的就不要谈了!”

说完,一把把两锭元宝塞回我手中。我笑笑也不再硬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那三撇胡子说既然要去,他也再准备些货物,叫上几个人,顺便走趟货,也别白跑一趟了,再说人多也安全,我就跟着他车队走就可以了。

我一听,连忙说了不少恭维的话。

随后,三个人便干脆拼了桌一起吃,又闲扯了下如今的魔界局势。吃好了,约定了第二天辰时在界城的南门等,那二人便和我告辞离开了。

那两魔修待走得离我远了,另外一人忍不住的对三撇胡子唠叨到,“你怎么那么傻,到手的银子都不要!”三撇胡子不屑的回了句:“鼠目寸光!”便不再多说,拉了那人迅速离开。

以我即使一成的修为,我并没有刻意探听,可是他们的对话还是一字不落飘到了我的耳朵,我稍稍揣摩了这话里的意思,感觉没什么好在意的,便放宽了心,在夜市里游玩起来。

第二天,我买了辆马车踩着点赶到了南门出口。那三撇胡子已经带了四个看似护卫、苦力的魔修在那里等我,三个中阶一个低阶,旁边放着两辆货车。

三撇胡子见到我热情打了招呼,简单介绍了下众人。我怯生生的回应了下,便回到马车里坐着,然后一起出发了。

前两日赶路太累,又加上界城里新鲜玩意多,我昨晚玩到很晚才休息,这会上了马车,很快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睡前设在马车周围的结界示警吵醒,马车外有了悉悉嗦嗦的衣物摩擦的细微声响,那声响正朝着我的马车慢慢的聚拢。

“果真不安分!”

其实昨日,那两魔修在我身边坐下时,我就闻到那三撇胡子身上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有些刺鼻,不是简简单单路过死人堆就能沾染到的,他身上有新鲜血液腐臭的味道。

所以我故意凑上去,露了财,引得他们同意带我去空城。当然他们不可能真的带我去,但只要他们知道怎么去那就行了。我可是云雾山小霸王,有的是办法逼他们就范,比如什么恐吓、折磨、以死相逼等等等。

我在马车里迫不及待的等着他们大惊失色的神情,眼看着马车的帘子就要被掀开,我兴奋的按住手里的琵琶蛇节鞭,正准备出手,结果外面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掀帘子的手迅速退了回去。

“搞什么鬼?”

我气愤的踢了帘子,跳出马车。看见那五个不安好心的魔修,正在全力围攻一个白衣青年。可是,双方的实力却太过悬殊,场面完全呈一边倒的趋势,眼看着那白衣青年的剑就要砍上三撇胡子的脖子。

那家伙于我还有大用处的呀,急得我立马喊道:“壮士,刀下留人啊!”说完,一个念决,以气撞开了那要落在三撇胡子脖上的剑。

白衣青年被惊个措手,提剑退了几步,刚想再提剑冲向我,一抬眼,瞧见我傻了。

“老大!”

“吾巵!”

我也吃了一惊,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笑得有点傻气的青年,竟然是五行老儿那个宝贝徒弟,我团伙曾经的第五号人物。

我都有一千多年没见他了。之前即便吾巵被放了出来,可五行老儿还是防我防得很紧,在吾巵新秀比试会夺得头筹后,便干脆带他出了云雾山,去做什么试练游历了。

这一出山,我就再也没见过吾巵,也再也没见过五行老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