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魔界至尊空桑病危将逝!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105字
  • 2020-02-22 06:42:47

还有那个来接我位的苟林神君,闲来无事我到处打听了一番,竟无一人知晓其之前的事迹。倒是幽荧在云雾山顶见过一面,说是那人未经通传自己便进了云雾山顶,和嫡神㰝私下面谈过一次,随后领了一个神君阶品的册封和一个水青谷接手的指令,便离开了。那册封和指令都是幽荧亲自送去云雾山帝神那的。

总之,这人的来历十分蹊跷,但又十分正统,毕竟是被嫡神亲册的。谁都知道嫡神们已经有好几千年里没管过云雾山上仙品仙位的册封了。

除了这些,随着时间的流逝,云雾山上有不少神仙驾鹤归去,又有不少新的仙散慕招而来。而我不能出山,只能一心一意的在云雾山里发展我那所谓的小霸王伟业。随着我日益积累的“积极营生”,我的仙威竟意想不到的在云雾山里一路攀升。两千年后,我竟已位居云雾山神名威望排行榜前十,甚至比四兽中神力最佳的应龙还要高。

对于这种情况,三兽们难得吃惊了回,没想到我竟然还有这种能力,在神力被封九成的情况下,还能威慑一众神仙,排名一路高升。我连忙按住胸口,心虚的笑了笑,直言道:“借光,借光而已。”

就这样,在我以为事事皆顺心,我安心的会享受这种追捧,在云雾山老老实实的待完五千年的时候,应龙突然从边界带回来的消息让我方寸大乱:

魔界大乱,魔界至尊空桑病危将逝!

听这消息时,我本正津津有味的席卷着应龙从边界带回来的美食,当时一惊,被一段骨头卡在了喉咙,眼睛里顿时呛满了泪水,嘴里索然无味。

应龙拍拍我的背,帮我顺了顺气,继续说,这次空桑病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魔界几大掌权的鬼王都亲自入殿探视确认过,魔宫殿也公开承认了这件事,空桑离世估摸着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了。

——两千年,带走的那两颗果核原来只有两千多年的功效啊,虽然这相对其他果核已经算不错了。

等应龙说完回房后,我整个人总觉得哪里不舒服,想抓住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去抓什么。心里空荡荡的很,我立马出门召了四小神兽在云雾山一通乱窜,帮东边仙家搬花,替西边仙散作修道功课,可即使这样忙碌起来,我的心还是充实不起来。

待到夜幕低垂,我神神叨叨的回到山海院,而幽荧也终于从云雾山顶回来,我立马拉她进了寝屋,然后将白天从应龙那听的消息告诉她。

幽荧,淡淡的叹了口气,“烛照,你离山吧,去见那空桑最后一面,你这几千年的心结也是时候了结了。”

“可是......我还在被禁足呢......”我绞着裙摆,喃喃的说道。

“你都敢把菩莲果核给魔界之人了,你还怕犯禁足期间私逃出山吗?大不了回来再多加几千年,再封些神力,有什么怕的!”

幽荧斜眼看我,一副心里了然的模样。

“但是,我这边离山,你说会不会立马被嫡神发现,抓回来啊?”

“嫡神们万年来都没出过云雾山顶了,就算发现你逃了,他们也应该不会亲自来抓。至于是不是派其他人来抓,就难说了。不过我会帮你看着,万一有什么情况,我也会拉上应龙、勾陈帮你挡着,不过......”幽荧看了我头上插着的珠花,“你不是还有炫彩息气珠吗,你把气息一敛,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可以轻易找得到你。”

“可是,我这封了九成神力,贸然进入魔界,会不会被人欺负,性命堪忧啊?”

“你...好歹也是只上万年的上古神兽呀!就算是一成也已经可以超过这天地间绝大多数的修道者了!”

幽荧一脸不争气的嫌弃表情看着我,“唉,算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去勾陈那借两件保命的法器吧,就算只剩一成的神力,加上勾陈的法器,也足够你逃回云雾山了。”

“可是,我在云雾山,前后左右总是有人,我这山长水远的去魔界不认路,找不到地儿怎么办?”

......

幽荧终于是听不下去了,愤然起身,指着我的鼻头,

“烛照,你够了呀!你还装,老娘不陪你演了!今天你拉我进屋,我就知道你打算私自离山了,已经帮你找了好几个台阶了,你还想占老娘多少便宜!”

我潸潸然笑了笑,舔着脸抱上幽荧,“幽荧~大美女~,我就是怕嘛,这不是要反抗云雾山顶的嫡神嘛,没几个坚强的后盾,我怕我起不了势,造不了反,逃不出这云雾山嘛~”

幽荧翻着白眼,想把我从身上甩下来,我死劲抱着她,把头埋进她怀里撒娇道,

“幽荧,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这次我看完空桑回来,一定乖乖的回云雾山,听你的话,和你相守到天荒地老!”

“你少得了便宜卖乖,谁要和你天荒地老!你少给我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闻言,我抬头娇气的瞧着幽荧,眼里带着坚定以及感激,

“我打算明晚趁夜出发,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我顿了顿,抓紧幽荧的手,慎重的说道:“不过帮归帮,幽荧,要是万一嫡神们真生气了,你一定一定别管我,记得把锅全甩给我,死一个总比死一双的强!”

幽荧神色黯下来,停下挣扎,反手轻轻拍着我的背,良久,“......烛照,在外面你一定要小心,云雾山顶那我真离不开......”本来话音已经越来越小,突然她的声音又拔高,用力的抱着我说“不然呐~~我就舍命陪君子,陪你去那魔界闯一闯了!”

那天我完全陷在自己的悲伤里,忽略了幽荧语气中的无奈,以致后来的我不止一次的后悔,当时没有多关心幽荧一点,没有听出她话中有话,也没想到这次离山竟然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作为上古神兽的幽荧。

当晚,幽荧去宝鉴藏阁找来了勾陈,这几日宝鉴藏阁得了好几件珍器,勾陈忙到好几日都没回山海院了。这事我们没叫应龙,这种事,事前是绝不能告诉应龙,他知道了总归是不会让我违规犯错的。但事后爆发了,要找的第一个就得是应龙,他知道了总归是不会不管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