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魔界动乱终于平息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114字
  • 2020-02-22 06:16:28

传闻还说,这魔尊独孙自出生后便得了空桑和念湾湾十分的宠爱。待到其父母出事遇难,空桑和念湾湾把原本亏欠儿子的那份关爱又全部倾注到了这独孙身上,对桑念更是溺爱有加。直到念湾湾过世,魔尊空桑便把这小独孙当成了唯一的感情寄托,对其是有求必应,将这小独孙宠得无法无天。传闻说,这叫桑念的魔孙,不学无术,骄横跋扈,在魔界的风评是乃糟糕至极!

我听到这,不禁想起了水青谷里那个张扬纯粹的少年。我实在很难把他和幽荧所说的这个传闻中的桑念当成同一个人。

传闻还说,也是因着魔尊空桑对念湾湾入骨的喜欢,自那念湾湾逝世后,空桑对其思念成疾,自此身体每况愈下,无力统管魔界,而那不成器的魔尊小独孙又难堪继任魔尊之位的重任,也因此导致了整个魔界为夺权动荡不安,篡位者蠢蠢欲动。

说完了这些所谓传闻,幽荧叹了口气,“烛照,这世间,总有些人、有些事是有他自己早定的际缘,不关乎你我!强求不得!”

早定的际缘……不关乎你我……不得强求……

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真的涉及自身时,又有几个能真正看开放下。

听完这些心里空荡荡的有些难受,我想应该是因为空桑妻儿悲惨的遭遇让我生了怜悯之心吧,可是这滋味闷闷的实在不好受,还不如干脆的被人砍上一刀来得痛快!

我拉了拉被子,张嘴打了个天大的哈欠,“幽荧,今天折腾一天,我好累啊!有什么我们下次再说吧!”说完,便把头埋进被子里打算闭眼睡觉。

可才过了一会会,我终是忍不住,把头又伸出来说到,“我相信空桑不是个糊涂之人,如果那念湾湾真的忘恩负义杀了自己的恩师,空桑是不会自始至终喜欢她一人的!而且我见到的桑念也和传闻不一样……”

背后传来一声叹息,“你啊,真是憨!你替那念湾湾和桑念叫什么屈!”

幽荧松开了我,平躺在一侧,没心没肺的说,“是啊,那些只是传闻罢了!关于那念湾湾的所谓恩师——余湳子上仙,据我的消息,他确实私德有缺,而且他的死也并不光彩。具体怎么回事我虽不十分清楚,但我是确实知道仙界为了保全仙界名声,有意遮掩了余湳子之死的关键消息!可是那又如何?事实是什么,又有几个人真的在乎?这人啊,大多都会选择自己希望的故事发展去转述,又管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我默默的没再说话。

“这传闻你也就听听就好,和你我都无甚干系。五千年之后,这山外的仙魔怕是又要换过一轮了。睡吧睡吧,这五千年啊~~我陪你在这山里慢慢熬~”

是啊,五千年沧海桑田,山外的世间又还会剩下几个我认识的人呢?

可能……水青谷外的那次,便是我见那少年的最后一面了吧……

.

第二日,我醒来后,和幽荧勾陈在山海院的偏厅用早餐,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应龙不在云雾山里。

勾陈说,这些年各界和魔界的接壤处,妖魔肆虐得厉害,前段日子人手实在不够,应龙也被临时调遣去边界支援镇守去了,说是要等那动荡平定下来,才能回山。

我想,是因空桑的状态越发不好,那些眼馋魔界至尊宝座的人,都蠢蠢欲动起来吧。希望这回桑念他们把菩莲果核带回去后,能及时救活空桑,尽快平息这场动乱。

想到这,我便把前些天水青谷遇到魔尊独孙以及为什么受罚的事粗略的交代了下,当然是和幽荧不一样的版本。

勾陈听完,对于我把菩莲果核送给魔界救空桑的做法,很是赞同。对于这个昔日的小仙君——兽类修炼的提倡者,其实在我们仙界兽类心中也还是很被推崇的,即便他已成魔良久。

既然那小魔孙已拿了菩莲果核,那魔界的动乱就应该很快过去了吧……

果不其然,月余后,应龙就被撤回了云雾山。说是魔界动乱暂时压住了,魔尊空桑最终出来主持了大局,一副精神抖擞,魔力充沛的模样,直接用事实打破了他病危将逝的传闻,并官方说明了,他只是闭关修炼,同时也明里暗里多次警告那些骚乱者,安分守己,要不然就别怪他不讲同袍情谊等等。

总之,空桑没事了,魔界也没事了,也许只是表面亦或只是暂时。仙界虽还是留了些仙友驻守在边界处,但之前被临时叫去支援的,便都各归原职了。

应龙回来后,看到我的新模样,千年不变的冰块脸上,难得露出了一脸惊诧,随即又变换面色一脸的慈祥,抚摸着我的头,对我的成长表示出了极大的欣慰,害我难得的激动了回。可事后想想,却又觉得不太对劲儿,怎么感觉低了一个辈份?吾家有女初长成吗?

除此之外,应龙也知晓了我和幽荧捅的篓子。和勾陈一样,应龙也表示了对我做法的赞同,同时也对嫡神对我不公正的处罚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当然也仅仅是当我面谴责而已。

倒是对幽荧,应龙表示事态很严重,破天荒的拉了她去详谈了一个下午。谈完出来以后幽荧的脸色十分不好,把自己关在她自己的院子里一天一夜,谁也不肯见。

应龙,作为一个平时说话不超过十个字的人来说,这实在是太少见了。在我看来,幽荧发春这件事情就是本能驱使,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到底还有什么能让应龙开金口,唠叨了一下午,我简直是好奇得不得了。

可是事后,任由我各种撒泼打诨,也没从幽荧或应龙嘴里套出他们那天下午具体的谈话内容。

幽荧实在耐不住我纠缠,倒是提过一嘴:不过都是应龙一些老掉牙的陈词滥句,劝她千万不要再犯,毕竟嫡神们在这天地间可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应龙这人太杞人忧天了!她幽荧是那么傻的人吗?

但我再追问,都是些什么陈词滥调啊?幽荧却总是找借口搪塞掉了。我本就是个心大的人,几次追问未果,时间一长我便把这事彻底抛诸脑后,只顾着怎么在云雾山上当小霸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