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我要和你绝交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92字
  • 2020-02-22 05:50:24

没想到,这次勾陈倒是快,一盏茶的功夫,我便听到院子里有时高时低的说话声传来,慢慢的由远及近。

“……你别扯我!我怎么了我……为什么就不行了,我碍着谁了!……”

“……你还真敢想敢做呀!佩服死你了!我的姑奶奶!”

“……嗳,乖侄孙!……”

“幽荧!你……”

“你好意思叫,我就好意思应!”

没多会,便见勾陈和幽荧前后脚跟着,吵着进了正厅。幽荧一见正厅里,正往张着的嘴里死劲儿塞糕点的我,脸上原有的不耐烦一扫而光,立马抛开勾陈,向我小跑过来。

到了我跟前,没等我把糕点嚼完,幽荧立马伸出两只不安分的爪子捏住我的腮帮子一通捏扯,“小样儿!你这回赚大发了!修炼的这皮相真漂亮!这脸呀!啧啧啧……水嫩,都快捏出水来了。来来来,让姐儿香一个!”

我死劲的挥舞着双手,脑袋拼命扭转,试图避开幽荧那迎面袭来的“烈焰红唇”!

“幽荧!你别闹!口水快沾到我啦!啊啊啊!沾到啦!沾到啦!幽荧,你恶心死我了!不要亲我!不要~~”

幽荧完全不理会我的挣扎,亲得更起劲了,“早晚是要便宜了那些飞禽走兽的,还不如让我占占便宜先!哈哈哈!来来,再来一个嘛!……哈哈哈……”

我的神兽本体本就被毒伤过根本,导致修为一直就比其他三只要弱些,更何况现在还被封了九成神力。

今日我是使上了吃奶的力,却还是被幽荧蹂躏了个干净,脸上红印斑驳,狼狈至极,我对嫡神㰝的那个愤啊,又加上了三分!还有幽荧,也要加两分!

在旁的勾陈终是看不下去了,上前来一把拉开幽荧,一脸的疑惑,“烛照,你今天怎么了,弱得跟个才修道的小神仙似的,这几千年你是光练怎么神力外泄了吗?”

“我……”

“她那是被嫡神㰝封了九成神力!”

我才开口,幽荧轻飘飘丢了一句。

“什么!封了九成!烛照,你犯什么事叻?竟然被封了九成神力!九成啊!”

勾陈立马抛开被拉开的幽荧,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又围着我打转。

“还不止呢!她呀,还被禁足在云雾山五千年呢!”

“什么!五千年禁足!烛照你是挖了哪个上神、神君的祖坟吗?”

我没理呱噪的勾陈,用袖子死劲的擦了擦脸,心有所了的看着幽荧说到,“幽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伎俩,你就想这么糊弄过去是吧!我的事,不就是把菩莲果核送给了魔界之人吗,没什么不可说的。倒是你,难得见你这么不干脆的,还花心思岔开话题!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这可不像你!”

幽荧的眼神黯了黯,见糊弄不了我,收了打闹的表情,轻哼了声“切~”,转身坐在离我最远的椅子上,背向我,一句话也不说!

勾陈这才明白,幽荧一进屋又是闹我,又是揭短挑事,就是希望祸水东引,把事情的焦点引到我的身上来。

我也顾不得遮掩,直奔主题,“幽荧,你是真爬嫡神的床了?”

幽荧一听,立马转身惊讶的看向我,片刻后又想起了什么,转眼又瞪向了勾陈!

勾陈缩了缩脖子,潸潸然笑了笑。

“嗯!那又怎样?”幽荧见我已知道大概,抵抗情绪一瞬间少了不少,只是不甘不愿的应了声。

“幽荧……”

“停,你要是像勾陈那老妈子一样和我说教,就免了吧,那家伙一路回来说得我耳朵都成茧了!”

我才叫了个名字,幽荧立马就抢过话来。

我其实有些明白幽荧现在的别扭。我们四兽当中,最属幽荧通情理晓人事。在我们面前,她一直以来都是以教导者的身份说教和指导我们,这次栽了个大跟头,轮到她要被训话了,觉得面子上下不去,所以才这番折腾想糊弄过去。

“能让我把话说完吗?今天,你们一个两个都不让我好好说话!”我乘机又回瞪了眼勾陈,但勾陈显然是没意识到他也曾抢过我的话,被瞪得一脸迷茫。

我叹了口气,忧心的看着幽荧说,“我就是担心你,想知道你受了什么罚?严不严重而已?”

幽荧听到这话,刚刚还是一脸怨气的脸慢慢的软了下了,之前的抵抗情绪也渐渐散去,感动的看着我,但转瞬表情又变得有点微妙,“嗯…我就是…就是…就是被赶出了云雾山顶。”

我忧心更甚的继续看着她,安静的等着她的下文。然而,隔了半天,也没见幽荧再继续说下去下去。

我忍不住提醒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

“赶出来,然后的处罚呢?”

“……厄……没然后了。”

“没了?”

“没了!”

我一下子有些混乱,没反应过来,闭眼垂思,捋了捋思路开口到:“也就说,你光着身子爬了嫡神的床,嫡神就只是把你赶出山顶,不再让你进顶服侍而已?”

“厄~~烛照,准确的说,我是被狠狠的赶出了云雾山顶……”幽荧小心翼翼的纠正道。

“有多狠呀~~”我的语调突然变得尖锐,说到后面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狠狠的跪了呀~~”幽荧看着我越来越阴沉的脸,声音越来越小。

你NN个X,“啪!”的一声,我一下没控制好情绪,一掌劈碎了身旁的案桌!

“你这叫受罚!你确定不是领奖?你不是早就巴不得出云雾山顶!这下你如愿了!可凭什么我就得被封九层神力,禁足五千年!我不就是把他们的一点点零食送人了吗?凭什么就我罚得那么重!”

我一下子爆发了!这太TM区别对待了!不公平!绝对的偏袒!我一时怒火中烧,顾不得什么万年同道之谊,一股脑儿将怨气全发泄到幽荧身上,

“幽荧!你和嫡神们就是一伙的!我要和你绝交!绝交!”说完,就着手边有什么就往幽荧身上砸什么。幽荧一副看“倒霉孩子”的模样,也不做太多躲闪,任由我胡闹发泄。

说实话,换做是她,她都有可能把山海院拆了。人啊兽啊,其实都一样,在乎的不是受多少罚,而是被统一公平的对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