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爬了嫡神的床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53字
  • 2020-02-22 05:39:40

眼看着一道白色的身影就要撞上我,还好对方一个轻巧的侧身,险险的避开了。待我晃过神来,惊讶的发现竟是贯喜人前惺惺作态的勾陈。

勾陈,仙界四大上古神兽之一,目前任职云雾山鉴品藏阁主管事,主要负责神器的搜罗及功效的探究等相关事宜。

这厮在外人面前向来极重仪表,散个闲步都要计量好迈出的宽度和抬脚的高度,停步看风景更是讲究侧脸的朝向和仰视的角度,总爱摆出一副自以为风雅气派的儒仙姿态。

今儿个是怎么了?这么冒失!

勾陈稳住身型的同时也上下打量我,脸上的表情满是疑惑,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好一会,才眨吧眨吧眼睛,试探的问道:

“烛照?”

“嗯,是我,你怎么...…”

刚想继续问他,可话才起个头,就见勾陈画风突变,噼里啪啦的就自顾自的说起来。

“哇,真是你呀,烛照!要不是靠着那点神兽感知力,我还真认不出你来!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呀!你看你这皮相,真漂亮!说说,你是不是捡到啥宝贝了呀?”

勾陈有个鲜为外人知晓的小毛病,就是喜欢装,在云雾山里不知他底细的仙,都以为勾陈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儒雅神仙,但其实骨子里就是个跳脱线的二货青年。

这不,一知道是我后,勾陈的二货性子就原形毕露了,立马围着我开始上蹿下跳的打量,哪还有半点儒仙做派。两只直冒金光的眼,在我身上来回不停的扫视,嘴里还一直发出“啧啧啧,啧啧啧……”的声响。

这家伙九成九已经将我当成鉴宝藏阁的那些待探究的珍品了!

“我也不太清楚,最近一次幻人形就这模样了,我当时也被吓了一跳。对了,幽……”

“哇!太神奇!竟然还能从你那胖墩样幻化成此等模样!真是神奇!神奇啊!不过话说回来,你是不是机缘巧合,碰到什么了呀?不会是吃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吧?还是遇到什么特殊的人啦?还是……”

特殊的人?我脑海一闪而过一张人脸。

不过...又打断我说话!哼!“够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吼了出来,伸出双手费了老大劲儿,才将还在上蹿下跳的勾陈给稳住。

“停!停!停!勾陈你能不能好好让我把话说完!有急事!”

勾陈被我吼的有些发愣,终于乖乖闭了嘴,一脸“你说你说”的表情。

“幽荧出事了,你知道吗?”

“幽荧?她…她…真出事了?”勾陈有些闪烁其词的反问道。

“应该是,我今日刚回来就被召入云雾山顶。进去便瞧见幽荧跪在正司殿中,看情形应该好会了,殿上坐的是那嫡神㰝。本想当面问她的,结果我后进去领完罚出来,在山顶外等了两个多时辰,直到天黑了都没见她出来!你知……”

“什么?你领罚啦?!”

勾陈听到这,声音突然拔高了八度,“你又干什么好事了呀?……不对啊,你不是在水青谷守那劳什子圣果吗?怎么还跑去正司殿领罚了?犯错了不该就地正法吗?”

就地正法你个鬼啊!真是不嫌事大!

“停停停,你让我把话说完!我的事反正已成定局了,回头再和你说。现在急的是幽荧,她应该还在正司殿跪着呢!”我顿了顿,“我在殿内看着,气氛不是很好!你都知道嫡神㰝平日的脾性,今天看到他对着幽荧,那脸都快冻成块了!”

“厄……”勾陈迟疑了半刻。

“你是知道什么吗?”看到勾陈这吞吞吐吐的模样,肯定是知晓些事,“知道就赶紧说呀!”

“我也不确定,只是猜测啊,真是猜测啊!”强调完以后,才神秘兮兮的附在我耳边说,“我估计幽荧那家伙可能真做了那事!”

“那事?那事是什么事?”

“就是…就是爬了嫡神的床……”

“爬嫡神的床怎么了?脏了大不了换套被褥啊,我们兽类有几个没偷偷滚过神仙大人们的床褥的……”

“不是那种爬,是……是人身……脱光了往床上爬……”

“上床当然要脱……你……你说什么?人身!脱光!”

我这才意识到幽荧打算干什么?

“天呐!天呐!幽荧她这是疯了吧!她…她难到想和嫡神交配?!”

勾陈一脸无奈的点点头。

“她是真疯了吧!这种事怎么可能!”

此时此刻,我再也无法淡定,紧握双手,来回的在院门口走来走去。

“烛照,你先别急,我也是猜的。这不,云雾山顶正传话我过去呢,我先去看看,你且等我回来再说。”

说完,用下巴示意了下我身后方的位置,我这才发现,山海院门口的石阶下,安静的站着个小书童。

那小书童和今日里在山下接我的那个一模一样,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着,一脸漠然。我们闹腾了这么久,也没见这小童起意催促。

直到见我们都回头瞧他了,才不紧不慢的作了个揖,说到,“勾陈神君,忙完了的话,可以走了吗?”

“可以可以了,哈哈哈,久不见故友,寒暄了几句,耽误了些许时辰,还请小仙君见谅!”

这时的勾陈已经又变回了那副云淡风轻的儒仙做派,我回头看看勾陈,他向我使了个“等我回来的”眼色,便匆匆的跟着小仙童飞走了。

我仍震惊于幽荧想要和嫡神交配的这件事上,一脸担忧的走进了山海院,打算乖乖的等勾陈回来。

院内的小路上,遇着几个路过的仙婢仙仆,见我生面孔,便上来询问。我化了半张脸的兽形,留了句“我是烛照神君!”就径直走了,把上前来询问的婢仆们,惊得呆立在原地良久。

我抬腿迈进院内的正厅,选了厅内的主位盘坐而上,又唤来仙婢,端了些糕点和茶饮上来,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打算耐心的等勾陈回来。

唉~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本来我回来之前,心里还偷偷计算着,借着新的漂亮人身皮相,在山海院里好好张扬炫耀一把,唉,结果……现在是什么心思都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