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禁足五千年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36字
  • 2020-02-22 05:31:26

敢情嫡神㰝,您是知道我只能化六岁孩童的原因啊,怎得这么多年来也不好心知会声,也好让我心里有个数呀。

当然这话我也只能心里嘀咕下,是万万不敢当面抱怨嫡神的。

“本神见你近万年循规蹈矩,办事妥当,今日,本是召你入阁,欲让你替了幽荧进山顶服侍的,可……”

说罢,嫡神㰝故意顿了顿,眼神又瞧了眼幽荧。

本是?那现在就是不是了?我心里隐隐开始担心起来,那半天的好心情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片刻后,只听得嫡神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可现如今,你却也弄得个戴罪之身,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听到这里,我立马俯身跪下,不敢再存一丝侥幸的心理。

“烛照知罪,不敢推托,请嫡神责罚!”

果然我还是太天真,怎会觉得瞒得过嫡神。

“戴罪之身?烛照犯什么事了?”

幽荧一听急了,顾不上场所,抬头张口急切的问道。

嫡神㰝隐隐不悦,“我就是平日里太惯着你,现如今更是没尊卑之分,你现在还有精力管别人!”

幽荧还想说什么,看到嫡神㰝越来越沉的。神色,只得住了嘴。

“烛照,作为仙界圣果的守护者,你竟监守自盗,私通魔界宵小,你说该怎么罚?”

嫡神㰝刚说完,我看到幽荧惊得猛的回头看向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烛照自知罪大,任凭嫡神处罚!”

我俯身趴下,态度极其诚恳。

大殿里突然开始安静起来,我乖乖的趴在地上,看不到嫡神的神情,现下完全不知道会怎么样。

“私通魔界”,“监守自盗”当这两个罪名从嫡神口中说出时,我才意识到这次事件有多么严重。

水青谷自种植菩莲子树以来,是结了不少菩莲果核的,这些果核最终都被送进了云雾山顶。这世间不管是仙还是人,亦或是魔,如若想正大光明的得到菩莲果核的话,就得拜云雾山顶请求赐果。但上万年来,真正求得这仙界圣果的却寥寥无几;另外便是作为功勋赏赐,赐给过仙界立过大功之人,但为数也不多。

如此一来,其实大部分菩莲果核都被留在了云雾山顶里,这世间没有几个人知道菩莲果核在云雾山顶里是被怎么处理了。可我偏偏就是那为数不多知道的几个人之一。

那些被送进云雾山顶的菩莲果核,都被当作饭后小点亦或是日常午后零嘴,被云雾山顶的嫡神们分食了,就像我们日常吃的餐后瓜果一样。对于与天地同寿的嫡神们来说,这菩莲果核的功效是一丝用处都没有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味美果腹的作用。

是以,我原以为将果核偷偷送予那魔尊之孙桑念是坏了规矩,但只不过是少了今年上缴嫡神们的瓜果数量,却不曾想竟是……竟是如此严苛的罪名。

可是,即便昨日里便想通这层厉害关系,难道我就不会让桑念带走果核了吗?

我想我还是会的,是以不管如今有何责罚我都会心甘情愿的受了,就当还了空桑那几百年的照料之谊吧。

良久,我仿佛听到一声微微的叹息,头顶传来嫡神㰝的话语:“烛照,念你初犯,认错态度诚恳,本神便也不多加苛责,那便罚你五千年不得离开云雾山,且受罚期间封印你九成神力!”

什么!封神力?五千年禁足?

五千年,那几乎是我活到现在兽生的一半了,也够云雾山好些个神君寿终过好几回了!

这处罚予我来说太难受了,我见过其他罪仙不是被雷劈电击,就是鞭笞刀割个九九八十一回,怎么到我这不按套路走了?

我忍不住,开口请求到,

“嫡神,烛照自知此次罪名严重,恳请电击鞭笞以替这禁足之罚!”

“既然知道这罪名严重,便不要妄想避重就轻!”

“嫡神……”

我一听急的抬头望向嫡神㰝,却意外的捕捉到他望向的我眼神里闪过的一丝担忧。

“不用再说!此事万无更改的余地,今日便封了你神力,今后五千年便好好待在这云雾山里好好反省吧!”

说完,我突感身体一个激灵,整个身体瞬间变得沉重起来。看来,九成神力被封好了。

“好了,烛照你下去吧!”

说完便不再理我,而是看向此时僵直身子一动不动的幽荧,眉头越皱越深。

而我这厢原本打算好的,心甘情愿接受处罚的念头早已烟消云散,憋了一肚子委屈,见着此刻安安静静的幽荧,觉着有些奇怪,但也没做它想,终是领了罚忿忿然退出了云雾山顶。

出来云雾山顶,我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站立在大门前静静的等着。自己的事也就这样了吧,可幽荧到底怎么了?幽荧向来机灵,极会权衡利弊,是我们四兽中活得最没心没肺的一个,她怎么会犯错呢?我实在担心她得很,想在她出云雾山顶的第一时间问清楚。

我本以为幽荧也会像我这样,处置好了,便会被立马谴出云雾山顶。可是我等啊等,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天色全暗下来了也没见幽荧出来。

看来幽荧一时半会是不会出云雾山顶。对了,我怎么没想到去找应龙、勾陈问问,我虽然这几千年不在云雾山,他们三人却都在云雾山内,应该多多少少知晓些吧。想到这,我没再多做停留,迅速往云雾山四大上古神兽的府邸——山海院飞去。

这一腾云才起步,我便从空中一头栽了下来,摔了个灰头土面。

我竟忘了现如今我只剩一层神力,如今身子沉了,神力跟不上了,极易用力过猛失去平衡。

吖的,我的九成神力啊!

我愤愤然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裙裳的尘土,又尝试了两遍,平衡好腾云术后才得以重新上天,不过这一路也是晃晃荡荡,飞得着实辛苦。

神力剧减,这速度…唉…真是一言难尽!

花了平日里好几倍的时间,我终于晃晃悠悠的折腾到了山海院。刚在院门台阶上落定,就感到一道劲风迎面袭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