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来自瘠无山的苟林神君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55字
  • 2020-02-22 05:20:24

不过……

一位久居深山老林里不世出的修道者,一出世便来接管这人魔仙三界炙手可热的水青谷——这天地间唯一种有菩莲子树的水青谷!

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没再和那叫苟林的神君多说什么,客气的结束谈话,便转头问五行老儿关于交接的事宜,比如:我需要接什么告文?交什么物件?签什么字?举办什么仪式?等等等等!

没到一刻钟聊下来,我竟发现我什么都不需做,只需收拾好自己的包袱,便可立刻动身离谷,回云雾山复命了。

再下一刻钟,我便怀揣着五行老儿的乾坤卦袋喜滋滋的乘风飞往云雾山了。

五行老儿的乾坤卦袋我心心念许久了,此次正好借口事出突然,无甚准备,需“借”他的乾坤卦袋收拾家当回云雾山。

五行老儿觉着他没事前通知我,就这么直接带人来水青谷“夺”了我的权,让我面上难堪,心里委实有愧于我,即便不舍也忍痛将那卦袋借给了我,哪怕极有可能“有借无还”。

其实我以兽身在水青谷待了三千余年,并没有什么个人物什需要“运走”,可惜五行老儿并不知晓此事。

至于所谓夺权的难堪,我更是没觉着半分,反倒巴不得把这烫手山芋给扔出去。

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仙界那一众大大小小的神仙们会认为守护菩提子树是一件荣耀之极的美差:菩莲果核又分不到半颗,谷里又十分的空寂无聊,还要被人魔仙三界的不法之徒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差事非但不讨好反而还高危得很。

本来这一千多年托了那十来层结界的福,闯谷的人渐渐消停了下来。现如今倒好,因着进出谷的神仙们品阶高低不一,特别是那些服侍的仙仆仙婢们,即便是携带了通行帖,却也还是过不了那十来层结界,五行老儿只得将多余的结界消了,最终又只留得了最初的三层。

是以,这水青谷又该变回以前那个热热闹闹的水青谷了。只是不知之后再来个魔界离末,这水青的菩莲果核还守不守得住?不过,这些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我一路心情愉悦的飞向云雾山,心里对这个交接点感到十分满意。

这交接点实在是绝妙至极啊,这少掉的菩提果核,到底是发生在我在任的时候呢?还是这位新上任的苟林神君接手后呢?真要辨析起来,总归是有些说不清楚了。

本以为这事还能借此糊弄一段时间,可我到底还是低估了嫡神们的能力。

就在我半只脚刚踏进云雾山脚的当口,便接到了云雾山顶让我立即入顶面见的旨意。那时我还不知道水青谷的事已然事发,只是以为去接受水青谷交接事宜的吩咐,心情还是愉悦的。

我跟着白衣仙童,一路来到了云雾山顶,待走到山顶赫然而立的大门前,那小仙童留了一句“请烛照神君自行入内!”便身形飘散成白雾隐入大门前的童子石像中。

万年来,我是见过嫡神们几次的,只是从来没进过云雾山顶,关于云雾山顶里的一切,我都是从唯一入顶服侍的上古神兽幽荧那知晓的。

这次当我一人入内时,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怕无人引路走失了方向。但一进到云雾山顶便立马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进了云雾山顶,我眼前便只有一条路,一条直通云雾缭绕深处殿宇的路。

我一路疾行,一会便来到了山顶处的正殿前,只见殿门大开,门头高高悬着一块“正司殿”的金色牌匾,威严而庄重。

据我所知云雾山顶就只得幽荧一人当差,是没有所谓的门房守卫的,所以我只得未经通报径直入殿了。

当我走到正司殿内,却惊愕的发现,诺大的殿内早已跪了一人,那人的眉目身形都是我万分熟悉的——竟是一直在云雾山顶服侍的幽荧。而高高的坐在大殿主位上的,正是上古嫡神中最常露面的嫡神㰝。

说到这天地间孕育出来的上古神氐,是至今已知天地间最高的存在。和我们上古神兽最初的数量是一样的,也是八数,但具体是哪八位?云雾山里没人知道;云雾山顶里实际住了多少位嫡神?云雾山里也没人知道,即便是在云雾山顶服侍了几千年的幽荧也不知道。

云雾山顶已知的有四位嫡神,其中最常露面主事的,便是今日厅上坐着的这位——嫡神㰝,白衣白发、温文尔雅,一副儒生模样,眉目温润,待人总是一副暖风拂面的感觉。

只是此时的嫡神㰝神色阴郁的坐在大殿的主位上,已经没了往日的春风和睦。而下方跪着的幽荧则是一脸放肆,脸上明摆着“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又是什么状况?这是对我几千年水青谷无聊日子的补偿麽?怎的三天不到,就被惊吓了好几次。

正厅位上的嫡神㰝,单手摇着一把纸扇,见我进来,收了收阴郁的神情,却还是神色不明的看了几眼下方跪着的幽荧。

我立身作揖,“禀嫡神,烛照刚交接完水青谷事务回山复命,承蒙嫡神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我刚一开口,便瞧见前方跪着的幽荧身子一震,便再无其他动作,这是才觉察到我入内了?

抬眼见我,嫡神㰝脸色疑了疑,稍即又了然一笑,“长大了呀,竟还修得了副灵气逼人的上上等皮囊,恭喜你啊,烛照。”

跪在前方的幽荧一听,终是没忍住,立马转头,惊喜的看向我,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又意识到她此时的处境,立马又闭嘴转头回去,只是跪下的身形已经微微斜侧,刚刚好够她弯着的眼角上下瞄我。

我长不开身子的事,云雾山上知情的人并不多,除几个相处年代久远的上神、神君外,便是四兽和嫡神们,他们深知我在化人身上的困扰。

“承嫡神挂念,烛照有幸再修进人身!”

“原以为你幼年时,食得毒果伤了本体,只能化得那六岁孩童模样,想不到我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世间因果循环,缘起缘灭,果然妙不可言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