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什么?接手水青谷!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17字
  • 2020-02-22 05:11:19

我十分享受人与人之间这种近距离的接触,这让我觉得有亲切感!看衣着,她们应该是仙界的婢女们,颜色有深有浅,那表示级别有高有低。

本着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的心态,被逮着了,我也就打算坦坦荡荡的去面对,先前躲藏的举止,也不过是我没有处理过此类事件的经验,下意识选择了逃避!

我就这样被一群呱噪的仙婢们簇拥着,不不,是众擒着向府邸的正厅走去,一路上或近或远的听到屋外此起彼伏的叫唤声:

“烛~照~神~君~!”

“烛~照~神~君~!”

“烛~照~神~君~!”

……

不仅来了众多婢女,竟还来了不少的仆役,这架势可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倒像是……像是来搬家入伙的!

对!就是搬家入伙!这不,擒着我的这些仙婢们手上还握着抹布、苕帚等打扫用具。

可我记得,云雾山的婢女仆役们都是不愿来这水青谷伺候我的,今日看她们的神情,那可不是被逼,甚至都还有些小雀跃!这是有新的仙君要住进来?!

唉,怎么状况都集在一起爆发了!

可怜我连菩莲果核的事都还没处理妥当!这又添新愁!唉~我虽嫌弃谷里日子过得无趣,但也不想天天都活在麻烦之中呀!

从正院寝屋去到前厅大堂的路并不是很长,没多会,我就被带到了五行老儿跟前,那老儿旁坐了一个苍髯如戟的中年仙人,两人相谈正欢!被这嘈嘈嚷嚷的一大群人扰了清净,五行老儿恼火的正要出口呵斥。

可那群姑子们把我往人群前一推,五行老儿张开的口愣是没发出声来,一脸疑惑的盯着我打量,过了半晌才犹犹豫豫的改了口型,问到:

“烛照……神君?”

“呵呵,五行老儿~好久不见啊!”我看着愣神的五行神君,脸笑得如绽放的花朵似的,开心得不得了。

见我真回应,五行老儿实实在在的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走至我身前行礼:

“你…你…您真是烛照神君啊?”

“五行小老儿,不错啊,看一眼就能猜个准儿!不枉你我相识几千年!”

“神君抬举小老儿,要不是这水青谷外那十来层结界,让外人不得进入,谷内又寻您真身不着,再加之小老儿几千年前有幸瞧见过神君的……前身,这才敢斗胆一猜!”

“赞你两句,都还要推脱,五行你太迂腐了!”

说罢,我甩开周边早已僵化不动的姑子们的手掌,整整裙衫,走到五行老儿原来的位置上转身一屁股坐下。

这下,那群僵化的姑子们终于反应过来,“扑通”一声全跪倒在地,倒是意外的整齐!

跪了一地的婢女们个个都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想来是联想到了我以往吞人的传闻,一时间竟无人敢开口说话。

期间我也没有开口,倒不是有意为难她们,而是我在好奇坐在我旁边丝毫不受影响的胡须男子。从头到尾不惊不喜,一脸微笑丝毫没有因厅内的意外而改变!

我没开口,五行老儿立在我身边也没开口的打算!

过了良久,才有个年岁大点的,顶着压力颤颤兢兢的开了口:“神君开恩!奴婢们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请神君责罚!”

我眼角瞟了眼那胡须笑脸男,答道:

“无妨无妨,都起来吧!我也是觉着好玩,与你们亲近亲近!”

这种疏离感,我真不喜欢。不过,让这些年龄尚浅的女娃娃们和一个明知快万把岁的老妖婆嘻玩亲近,到也是为难她们了。而我也拉不下这张老脸在熟人面前装嫩了!

还是崆山好,愿意与我亲近,陪我胡闹……

“谢神君体谅!奴婢们这就退下,尽心尽力的打扫庭院,将功补过!”

“去吧!”

看着那些婢女们一个个小心翼翼,半俯着身子,慢慢的退出了正厅。

那年长的姑子在退出前,也得了五行的吩咐,去将外面还在找人的仆役们都叫回府来,按原计划各司其职。

“各司其职?小老儿,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位又是?”

我端着范儿开口道,明了正身,这该摆的谱还是得摆的。

我虽与五行老儿同为神君品阶,可我终是看着他从十岁上云雾山,从仙散、到仙君…这么一步步修习成神君,长成一个白须鹤发的小老儿的。

“小老儿正要向神君告知此事,这位是云雾山上派来接替您驻守水青谷的苟林神君!”

什么?接手水青谷!

好端端怎么就要换人驻守了?事前竟一点征兆都没有。

我抬眼看着眼前这个笑脸殷殷的中年胡须男,心里委实有些疑惑:苟林神君?什么时候云雾山上多了这么号人物?

我活的长久,不敢说能认全云雾山上所有的神仙,但是像神君、上神这种为数不多的高阶品神仙,倒也是全知晓的:要么认得脸,要么听过名字!可这苟林神君,我竟一点零星的印象都没有。

“苟林见过烛照神君!”

笑脸胡须男微一颔首,就算是打过招呼了,呵,这态度着实敷衍。

“同见!同见!不知苟林神君原在哪当值,怎的烛照竟未曾耳闻?”

“瘠无山!”

苟林神君慢悠悠的吐了三个字。

怎么这么耳熟,不是云雾山的地界,“不知这瘠无……”

说到一半,我记忆里的一根细弦微颤了一下,我想起那是什么地方了,那是曾经圈禁罪仙的地方——魔界的发源地。

“来自魔界?”

我瞬间变脸开口问道,头却已经转向五行老儿,颇有不满的看着他:怎么带这么个人来,也不提前和我打声招呼!

五行老儿却只是潸潸然笑了笑,并不做解释。

“本神可不是来自魔界,本就一直在瘠无山深处修道,近日世出时才发现,外面竟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苟林神君仍旧弯着嘴角不咸不淡的说。

我歪着头细细的打量着这苟林神君,这苟林神君还只是微微笑的回看我!——真想把他的笑脸扯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