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真假菩莲果核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41字
  • 2020-02-22 04:55:24

早一天,空桑也就安全一天!万一空桑撑不到……呸呸呸!自己嘴欠!不会有万一的,空桑一定能撑到的。

“急什么急?!我只是突然想起明天是云雾山派仙家来水青谷例行检查的日子。要是被人查到,我私自让外人逗留谷内,我是……我和烛照都是要受罚的。既然,你屋子打扫得也差不多了,也总不能让你白干活不是,答应你的肯定是要做到的。所以,你便今晚趁着月光将就的看几眼吧。”

“可是…可是…”

“别什么可是了,让你瞧就进去瞧吧!”说完,我提脚一踹,将崆山踹进了子树园里,留下一句,“你先自己看会,我去烛照那商量下明天仙界巡查的事,过会再来!”然后转头朝着水青谷的另外一边飞驰而去。

而被我踹进园子的崆山,又被惊了一雷,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这火召是放我一个人逛子树园!一个外人独自逛子树园吗?”

崆山全身心的被震惊到,不过也就一会会的功夫,崆山便将这些疑虑抛诸脑后了。眼前这境况实属突然,也容不得他细想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得了果核再说!其他的见招拆招吧!想到这,崆山立马爬起身来,开始一颗颗的寻那成熟的菩提果核!

来水青谷前,离末是有和他细细分说过菩莲果核的,成熟的果核会发出淡淡的白光。还好是夜里,要真是白日里来瞧,日头大点,反倒不好分辨成熟与否了。

想到这,崆山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还好是……夜里!夜里!他转头望向刚刚我飞离的方向,难道真的是凑巧吗?

崆山甩了甩头也不去细想,此刻事急从权,先找到成熟的果核再说吧。想罢,开始满园子找白光,不一会功夫,便找着四颗泛白光的果子,崆山没有贪心全摘,只是选了白光最亮的两颗,离末说过果子越亮代表功效也就越好。

崆山小心翼翼的摘了几片子树树叶,隔着叶子将果核摘了下来,放入事先准备好的盒子里。

这是离末特意强调过好几次的果核摘取方法:菩莲果核是碰不得子树自身之外的物件的,一碰便会化开释放功效,直到整个果子全部消散不见,所以必须用同枝的树叶包裹直至吞食时才能直接接触。

摘第二颗的时候,崆山看着时间的流逝有些急了,一边用树叶裹着果核往外扯,一边还得留意着我随时可能回来。

做贼心虚又加上手上隔着物什不利索,只见一片树叶脱手滑了出去,崆山的小拇指立马感觉到了一丝冰凉的果子触感。崆山惊的将碰到果核的一只手松掉,心有余悸的看着仍然完好无损的果子,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好险自己机警松手松得快,没损着果子!殊不知他摘的本就是假果子!

接着,崆山又从最近的枝头摘了两片叶子包着果核继续用力扯。很快两颗菩莲果核便被崆山用叶子包裹好放置在特制的盒子里,藏回自己随身携带的乾坤袋内。

做完这一切后,崆山便迅速的朝子树园门口走去,待刚走出子树园门口时,崆山止不住朝我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却最终抬脚坚定的向水青谷谷口方向走去。

“崆山,逛完了?!”

我立在崆山的背后,轻轻喘了两口气,开口将他唤住!看不出这丫的手脚挺快的。还好我也不奈,要不然还就真赶不上了!

我明显的看到崆山的身形抖了一下,小心的转过身来,脸上挂着刻意的陪笑:“火召啊,我…我还以为你要忙明天巡查的事,不来送我了……呵呵……”

崆山本是想说,一直在等我回来送他的,可惜他那个身位、朝向,以及提起的脚,无一不在说明他正打算自己独自出谷而去。

这傻孩子,还好是遇着我,要不凭他这智商和谋事方式,去别人家偷宝贝,早不知被抓到打死好几回了!

“最后一趟,再忙也还是要送的,也不妄我俩在谷里相识一场。走吧,我现在就送你出谷去!”

我走到他跟前,将手伸到他的眼前,示意他拉着我!

“这……”

我看着崆山那张神情皱得像便秘的脸,以为他又要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话语来,正想好词准备反驳他,却没想到手上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只见,崆山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说道,“那我就不推脱了,走吧!”

我的心无由来一悸,本是因为要了他的焕彩息气珠,只有拉着他,才能借着珠子的功效将他送出谷去。要是在结界边突然要求拉手,会显得有些唐突,绝不是我想拉他手。但我还是止不住嘴角微扬,拉着崆山的手开始朝谷口走去。

一路上我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觉得去谷口的路那么短,没多会,我便看到了水青谷狭窄的谷口,有一名立在谷口处神色不明望着我俩的黑衣男子——离末。

我继续拉着崆山的手朝前走去,离那个男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面对离末,我现下已经不担心等会会发什么了。

早前,崆山独自逛的那个园子,是我在崆山来的第一日的夜里造的假的。崆山在假园子摘假果的同时,我在真园子里摘真果。而在我赶回假子树园开口唤住崆山前,便曾施法定住了崆山和他的意识,并趁机替换了他摘的假果核。

为他们魔界做到这一步,我自持是有理的,是故心里坦荡,便也不再那么怕离末了。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担心和揭破的了。虚虚委委做了这么多不捅破台面上的事情,也不过是为了日后此事爆发,能减轻些罪罚:“协同犯法”和“守护不利”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所要承受的处罚差的可不是一两个级别那么简单,所以这表面功夫还是得要做全。

现在,我一身轻松的走向离末,拉着我手的崆山却有些沉不住气了。虽然他也很疑惑,为什么离末没有藏起来,而是那么显眼的立在谷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