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诡异的魔宫寝殿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36字
  • 2020-02-23 01:42:50

谁复留君住,

叹人生几番离合,

便成迟暮!

只见床上的人,头发稀疏苍白,裸露的皮肤褶皱干枯,一团黑色的死亡气息缠绕在床上老者的脸上,使人看不分明他的面目。

这不是我认识的空桑,这怎么可能是空桑?在帐内,我仅停留了少许便忍不住退了出来。

“爷爷…爷爷…”

床前的少年轻声唤了两句,可帐内之人却无任何反应。

“离末,怎么办?怎么办?”

少年见老人无甚反应,转头焦急的看向劲装男子。

“小主子,主子是大限已到,药石罔效!离末愿去闯那仙界,为主子夺圣果!”

“可是…可是,爷爷下过明令,不准魔界之人去夺那菩莲果核!违者…违者按魔界重罪处罚!”

崆山有些语气不确定的说。

“我说小主子,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你竟然还顾及那些小惩小戒的!”

没等劲装男再说什么,那妖艳的妩媚男,颇有鄙夷的看向崆山说:“主人若是去了,不说这魔界要变天,就连小主子你自个儿,我看也自身难保,活不……”

“罔两!不得放肆!”

“离末,你别老护着他,主人也是,不就是出生没了爹娘吗?你们一个个把他护成什么样了!娇气贵公子样!一身招蜂引蝶的好本事!道法也学得乱七八糟!半分主人的气魄都没!白瞎了一身异禀天赋!”

红衣男,不休不饶,没被喝住,反倒越说越多!

“罔两!住……”

“离末,没事,罔两其实说得挺对的!我这些年过得真的挺混蛋的!”崆山说着说着,眼泪巴巴的又掉了下来。

看到崆山的眼泪,红衣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转头对着劲装男说:“你搞定小主子!别让他再唧唧歪歪的娘们样了!不管你们同不同意,仙界的菩莲果核,我是要定了!”

说完转身穿过跪着的人群,径直走出了寝殿大门。随着红衣男子的离开,寝殿里跪着的人突然间开始蠢蠢欲动,一个个慢慢站立起来,慢慢的黑色和红色人群都朝着殿中大床涌去。红色的先到,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直接将崆山和那个叫离末的上古神兽圈护住。

黑色的人群则在红色人群外围严严实实的围了一圈,像是有什么顾忌不敢太靠近,可是又不愿意离得太远。

黑色人群的人身都带着浓浓的黑雾,那黑雾看似毫无规律的四处漫腾,但仔细一瞧,便能发现从黑雾中延伸出一层极薄极薄的淡雾,贴着地面慢慢的,慢慢的朝床帷漫去。

而原本在中间灰色的人群,只是站起身,没挪动位置,看到殿中床前的骚动,原本没有五官的脸上裂开了一条弧线从左耳根到右耳根,夸张的一张一合,传出一阵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整一个宫殿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氛围,我很奇怪,我用瞌睡虫引导而形成的梦境,一般都是造梦者日常现实的重现,所以才具备一窥真相的作用。可到崆山这,怎的会是这样一副光景,诡异!着实诡异!

“离末!离末!怎么办?快!快护住爷爷。”崆山稚嫩的脸上全是焦急无措!

只见那名唤离末的男子,双手一个翻转,口中念念有词。一眨眼的功夫,男子的煞气大开,墨黑色的煞气混着金戈铁马的声音,从男子身上铺天盖地的涌出。

最近的,原本躬身防护状态的红色人群,瞬间便承受不住煞气的压迫力,一个个都跪趴在了地上,面上似有痛苦。

而黑色的人群却没这般幸运,墨黑的煞气迅速将周围黑色的人群包裹住,混成一团漆黑的浓雾,分不清楚哪些是人身哪些是黑煞气,只见那浓雾涌动得剧烈。我也只能很费神的去仔细瞧,才能隐约分辨出墨黑色的一团浓雾中众人影在奋力挣扎,似乎还有人拼死呼救的模样,可是除了原本煞气中带着的嘈杂的战场交战声,我什么也听不见。

慢慢的,慢慢的,浓雾中可分辨的人影越来越少,直至最后浓雾下沉,漫延了整个宫殿的地面,自然而缓慢的涌动,而那一群黑色的人形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是见识过离末煞气的厉害的,当时结界外黑雾所及之处的林子都被毁的干干净净,连石头都只剩了渣渣!

我苦笑的叹气,瞧了瞧远处依墙而立的一群透明人,本来一腔悲伤的情绪愣是被挤进一丝好笑。那灰色的人群在离末煞气打开的同时便收了裂嘴,瞬间褪成透明色,一个个奔跑至离床帷最远处的宫殿墙角,面朝宫墙瑟瑟而立!

床前那名叫离末的男子见殿中如此境况,神情很是阴郁,眼睛瞟了一眼远处墙角的透明人后,犹豫再三收了煞气转向崆山,慎重的开口:“小主子,罔两说得没错,不管尊上曾下过什么命令,这个时候,尊上不能去!否则魔界会大乱,小主子您……您也……”

离末没说明白,但意思已然非常明显了,空桑死,崆山——也就是,桑念,也得死。我倒是越来越好奇,现在的魔界到底是怎样的光景,魔尊孙子的命竟这么岌岌可危!

“那圣果臣下去取便是,尊上醒来后,要责罚也由臣下一力承担!”

崆山闻言,苦哈拉的脸上眉头皱了皱,眼神往床幔处来回看了几遍,最后眉头一松,用软糯糯的声音说道,

“离末…那…那一起去吧,一定要把菩莲果核拿回来,这事大家一起决定的,爷爷要怪罪,我们一起承担便好!”

离末听了,正要说什么,却突然间顿住,眼前的整个画面也瞬间定格,我立马警觉的环顾周围,发现梦的进程此时竟全停了下来。在我还来不及探究缘由,整个梦境接着便是一阵晃动,我觉察有一丝熟悉、细微的气息渗入到梦境中。

“糟糕!”我懊恼的嘀咕了一声,猛的看向前方的黑色劲装男子,只见他定格的人像微微抖闪了几下,一丝极细的亮线瞬间侵入黑衣劲装男子体内,在人像里来回窜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