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造梦的瞌睡虫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06字
  • 2020-02-22 04:17:08

入睡的时辰已经过去很久了,崆山的铺位还是间歇的传来翻身的声音。

我瞪着两眼看着厅顶,思索着下午遇到那玄衣男子的情形,崆山晚餐时说的话……空桑肯定是出事了的,十有八九是寿命将至了,可是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呀!我转头看向崆山,这家伙今晚怎么了,怎么还不入睡?!

今晚崆山哪睡得着,想起晚餐火召的问话,他已经纠结懊恼了半宿。火召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入谷的真正目的啊?今天怎么就没忍住,说那么多干嘛!自己做事还是太不稳妥了!要是因着晚餐时的话,火召对他起了戒备之心该怎么办啊?真是越想越懊恼!后悔死了……怎么突然感觉眼皮好重?……好困……好想…好想睡觉……呼呼呼……

只见一只带着亮光的小虫飞进了崆山的耳朵里,那是我幻出的瞌睡虫!我实在等不了崆山自然入睡了,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探知他的梦境就好!就算我想绕弯子套,估计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待到崆山传来稳定的呼吸声,我试探的唤了两句:“崆山!崆山!醒着吗?我有要紧事问你!”没反应,应该是睡着了。

我翻身跃起,快步走到崆山的床铺前,嘴里默念法诀,将意识集中在指尖,然后迅速点击崆山的眉心,只见一道亮光从我的眉间顺着我的身体从我的指尖流入崆山的额间,那是我的一缕意识进入了崆山的脑海里。

进到崆山的识海里,混混沌沌的一片黑暗,看来崆山入睡没多久,梦境还没成形。

我幻出的瞌睡虫是有唤人造梦的功效的,造出的梦会以做梦者日间所想为核心故事,并以其相关真实记忆为补充,最终形成完整的梦境,以达到探究事情真相的目的。但这种术法形成的梦境随机性还是比较强的,希望崆山对他爷爷的事真入了心,造出与空桑相关的梦来。

等了片刻,周围慢慢有了光亮,混沌的空间慢慢开始分化,我的脚下出现一条炫白的光带,一直延伸到远处一方正在成形的建筑。我沿着光带不紧不慢的踱过去,看着周边的黑暗被撕裂成一块块暗金的砖瓦向着前方的建筑聚拢,最终搭建成一幢完整的宫殿。

我脚下炫白的光带直连宫殿的大门。

一见远处的暗金宫殿成形,我不再如先前那般悠闲,而是立马飞身入殿,梦境已经成形,故事已经在行进,我得快点,希望还没错过关键信息。

“爷爷,爷爷……”宫殿的深处传来孩童声,我循声过去,只见一个三四岁的稚童正欢快的趴在一成年男子的肩头笑声茵茵。我试图想看清成年男子的脸,却无论如何只看到远远的一团混沌。我疾步过去,影像突然溃散,眼前又恢复一片寂静。

“……哇哇哇…哇哇哇……”

“……桑念!不许哭!这可是男人的勋章!男人大丈夫,岂能被小小疤痕吓哭!……”。

“嗯…爷爷…嗯…爷爷”小孩啜泣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回答到,听得出在很努力的忍哭!

我寻着声音在大殿里疾驰,须臾便在花园里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大的魁梧高大,光着膀子,后背一片狰狞的疤痕,小的大概五、六岁,站在地上硬着脖子仰着头用力的看向大人的脊背,脸上的泪痕还在,偶尔间还能听到几声啜泣。

空桑和崆山,不,应该说是桑念,魔界至尊空桑唯一的孙子桑念!

我小心翼翼的靠近,不由得屏住呼吸,完全忘了在梦中,他们根本就瞧不见我。近了,我终于瞧见了正值壮年的空桑,少年时的稚气和圆润都已褪去,脸上的棱角分明,五官深邃英挺,还是记忆中的那张脸却又不是记忆中那张脸。

突的,眼前的人影晃动的厉害,整个宫殿也晃动得厉害,四周的墙壁开始慢慢的变形,宫殿深处突然亮起一大片烛火,我惊喜的发现除了那处烛火外的宫殿都模糊起来,看来今晚重头梦境就要上场了,之前那些成形时间短的,不过是人入梦前零散的记忆碎片。

我调转方向继续疾驰,朝着烛火通明处前进,可越近越觉得奇怪,怎么那处宫殿一点声响都没有。

近了,发现这是一处寝宫,装饰低调奢华,表面看起来极尽简单,可件件都是价值不菲的神物。我走了进去,被寝宫中诡异的一幕惊到!

悄无声息的寝宫中竟跪了一地的人,有身着官服,有身着铠甲,每个人都没有清晰的眉眼,却被很奇怪的划分成了三种颜色:黑、灰、红。

黑色一片,一大群人,全身黑衣黑裤,跪地处都被一团混沌的黑雾笼罩着。

隔壁的一列人便是灰色的,仔细一看却发现不是颜色灰,而是跪着的一个个身影若隐若现,有些透明,远看便像是灰色。

再过去那一列人数最少,着着鲜艳的大红色,跪于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中,一动不动。

这三列人都悄无声息的朝殿中那落满帷幔的大床方向跪着。

我小心的越过那三色人群,走到床幔前,果不其然,看到了崆山坐在床边,一手拉着床上人的手,一个劲的掉眼泪,却隐忍的不敢发出一点声响。除了崆山,床边还立了两人,一人凛冽一人妖孽,全都一脸肃穆的望向帏幔内。

凛冽之人,白天才打过照面,便是结界外那一身肃杀的劲装男子。

妖孽之人,一身赤火红袍,墨发似瀑,肌如凝脂,唇若滴血,丹凤桃花,那模样竟比幽荧还要魅上三分。好一个人间绝色!连我这种见惯仙界如花美色的人都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这应该便是魔界的另一位上古神兽了吧!

人都齐了,看来床上躺的应该是空桑无疑。我有些紧张,慢慢穿过床幔。

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当我真正看清躺在床上的人时,我的心还是被狠狠的震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