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同样味道的烤鱼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66字
  • 2020-02-22 03:58:15

还有刚刚那小仙又是怎么回事,那么轻易就进出了?他明明探了她身上没有什么通行贴之类的玩意,否则他不会离开的那么干脆,而是会留下软磨硬泡哄骗巧取。

一想到那小仙!离末又上火了!可恶!想不到他堂堂魔界殿前大将,天地间首位幻人的上古神兽,竟被一个十来岁的凡人娃娃给摆了一道!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可叹,自己都活了万把岁了,却输给了一个女娃娃……心里真是堵得慌!唉,这事可千万别被罔两知道!

离末收了周身的气焰,恢复人态,终是慢慢冷静下来。此时细细一回想,脑海里竟意外浮现出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清澈见底!

小主子曾提到这谷里只有一位笨笨的小仙子和一只叫烛照的上古神兽,不过就刚刚的情形来看,倒是小主子自己笨笨的被骗了。

那小仙子展现出的实力,可不像是小主人说的,只是个司水的普通小仙婢,那少女身上的谜团实在太让离末在意了。

不过……她似乎没什么恶意。

刚刚被那小仙子一通乱搅,失了冷静,等现下冷静后想想,自从见面开始,她的所作所为都显得笨拙、幼稚,像是恶作剧的小孩。刚刚趁他大意,那少女窜出结界,完全有机会对他下重手,但她却只是扯了他的发带示威而已。

这样的少女真会回去找小主子算账吗?算得还是他欠下的帐!而且刚刚明明吃亏受气的都是他呀……

还有谷里的那只神兽,是哪只呢?会是她吗,那只夜间浑身发光的小兽?

烛照?离末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几千年前他虽说是被迫离开的修仙地,但他从来都没后悔过,更多的反而是庆幸,否则他如今可能都还懵懵懂懂的作为牲畜被圈养着。

要说修仙地唯一还让他还有所留恋的,便是同为上古神兽的另外四只。不知道,幻作人样的他们会是怎样一副模样?特别是那只身上有荧光的。

话说这头,我一路飞奔,快到府邸大门,才恍然想起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没办:鱼还有果子!我不得不立马折了方向去了河边。

抓鱼倒是挺快:我用法力分离了一小团水悬于空中,再幻了些鱼饵把鱼诱出水面后拍入水团中,就如此这样十来回,很快就抓了七八条。之后,我又施法牵引着包着鱼的小水团去了河对面的后山谷了,摘了些果子,花了不过两刻钟的时间便全搞定了。

待我带着鱼和果子回到宅子的正厅时,却没看到崆山,正厅倒是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焕然一新。

去哪了?正厅已经打扫完毕,应该是回来一段时间了。

“崆山,你在哪?”我一路喊着一路在宅子里瞎转,实在是不知道哪是哪。

“这呢!火召!在正院厨房。”

我寻着声音的来源一路走过去,折了几个来回终于找到了正院的厨房。崆山正蹲在灶台前生火,操作得竟意外的熟练。

“鱼呢?”崆山见我只抱了一堆果子问道。

“这呢!”我将悬浮的水团用法术从屋外拽进来,然后撤了法术投到崆山早就准备好的水盆里。

“还真不少!你回来得刚刚好,刚生好火。你去正厅等着吧,很快就好!”

看崆山忙得热火朝天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便乖乖的去了正厅。

我把炫彩息气珠又拿出来:看来这个珠子不能还给崆山了。我其实早就想到,以崆山表现出来的实力,要来水青谷盗菩莲果核,肯定是有带帮手的。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带了只战斗力爆表的上古神兽来。以他俩这阵仗,我都怀疑他们原本是打算直接来抢的!

想到这,我更加坚定了不还珠子的决定,不管他们知不知道这珠子隐藏的功能,我就光想想这东西要是落到那男子身上,一个不小心进来了,我就心惊胆颤不已!菩莲果核丢了是小,我的小命能不能保才是大问题,今天我可是将对方得罪了个干净!

可是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劳驾到这两位来仙界涉险!别说厨房的那位少年,看他与空桑相差无几的脸,即使不是空桑本人,在魔界也至少是个皇亲国戚什么的。还有今天在谷口见到的那位——魔界的上古神兽,他们在魔界的地位可和我们四兽在仙界的有天壤之别。

我虽也只是听说,但那传闻来源也是相当靠谱的。据说离末和罔两在魔界的地位仅次于魔尊,实打实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魔界,是个真正以实力说话的地方,不论资历,不论出身,你有本身便可获得高位。

离末和罔两虽然入道晚,但天赋奇佳,据说,早在三四千年以前便已经在魔界打遍魔人无敌手了。

还有传闻说,即便是魔尊空桑也有所不敌,只不过没人亲眼见过神兽们和魔尊动过手,所以传闻也一直是只是传闻,没人确认过。

上古神兽们因在修道时,便认了空桑为主,又感念其教习引入道的恩情,眼里便只瞧得见空桑一人。传闻他们在帮空桑垫定魔尊地位,以及助魔界最终与仙界分庭抗争,形成两足鼎立的局面,是不可或缺的武力支持!因此,他们在魔界的地位和受到的尊贵,万万是我们四只在仙界不可相比的。

这样的两个人物,却来了水青谷图谋菩莲果核,到底是为了谁?越想我就越好奇。

很快,崆山便把做好的鱼端了出来,用了一半的鱼四条,摘来的果子也被他洗净切块加了不知道什么酱料,用碗盛着端了出来。

“好香啊,崆山!”我看着色香俱全的鱼顿时食指大动,“看你一副富家贵公子模样,想不到烧火做饭这么溜!”

崆山听我夸奖,显得格外兴奋。

我忍不住夹了一块放进口里,入口我便呆了!这味道我吃过,印象很深刻。

我曾说过,在我没修道前,在修仙地里生养了很长一段时间,经历过几十代喂养我的人,唯独那个调皮的少年喂养我得极其用心,是以我才对他也用了心,独独记住了他的样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