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半黑眼的阴郁少年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21字
  • 2020-02-22 02:15:58

“麻烦仙子费力了!”崆山收回空荡荡的手说道。

这珠子自他有记忆以来便带在身上,爷爷叮嘱过他,务必随身携带,说是能隐藏他的气息,可保他安全。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并没发现有什么实质性的用处。这次和仙界之人正面对上实属意外,身上实在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宝贝了,求人办事,总得有所表示。

“那你等会,我唤唤,看烛照现在在哪?”

说完,我气运丹田,一股清脆的喊声自口中而出:“烛~照~大~人~,你~在~哪~儿~,有~急~事~找~!”

我边喊边心中念诀,手指偷偷结印,只听得谷内一声震耳欲聋的兽吼,接着地面微振,一只巨型的神兽从远处朝着宅子方向缓缓迈来。

我连忙离了崆山,一手拽着珠子,朝远处走来的“烛照”小跑而去,终于在离崆山远远的一处平地上与“烛照”会和。

我装模作样的举着珠子,又指指崆山,又指指宅子,把打扫的难处说了说。

眼前石变的“烛照”实在太大,控制起来不若幻小兽时的熟悉,操控得这巨型的“烛照”看起来有些不灵光。原地踏了几下步,低吼几声算是回应我,然后用那个比我整个人还大几倍的头蹭了蹭我,我装作和“烛照”很亲密的样子,用手抚了抚“烛照”面上的脸毛,头也回蹭了下。

离得远,应该不会被发现什么端倪。

我这边装得那是一个热火朝天,亲热无间,却没发觉这逗宠物似的交流方式委实不妥。

要是普通的兽类,这样当然是没问题的。可是,我忽略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眼前这个巨兽不是普通兽类,这可是修炼了好几千年,可幻人形有人智,仙阶还不低的“上古神兽”!一个小小仙婢这么肆无忌惮的动手动脚,逗弄安抚,实在有违尊卑,很难不让人想多!

过去几千年,我人身的时间实在太少,人与人之间的分寸感,亲疏感我并没有学会多少。对于亲近的人便只会蹭头,讨抚,舔脸等兽类本能。哪像幽荧他们三只,自幻人后,在仙仆仙婢面前摆足了派头,即便是兽类本体时,也都不再喜人亲近。

可是我不清楚这些,府邸前的少年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些。少年看着眼前令人震惊的一幕:小小少女几乎整个人都趴依在巨兽身上,笑脸殷殷,轻吐兰息,双手自然的停放在近处巨兽的身体上,时不时下意识的顺着毛轻轻抚摸。

如此,竟是极其亲密。

少年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一丝阴戾,全身紧绷,双手紧握成拳的垂在两侧,周身的气温也慢慢降了下来。再细看少年的眼球,下半部分开始泛黑,一丝丝红血线从泛黑的半眼球朝瞳孔极慢的延伸。

我自顾自的卖力表演,完全没有注意到府邸前少年的异样。觉得自己可以“卖力撒娇,终于讨价还价成功”后,便收了表演回去找少年。我的替身“烛照”也象征的摆了几个昂首的姿势,转身又往来路走了。

这一切,我自以为表演得很好。

我慢慢走向少年,少年把头压得很低,我看不清他的脸,炎热的阳光下,有种越近他身越凉的感觉。

待走到少年跟前,我有些邀功的说:“办好了,我可是废了好大力气为你说好话,烛照才答应的,看得可是我的面子。”

又扬了扬手里的炫彩息气珠,“这珠子,烛照说,对他没啥用处,看着更适合女儿家配饰,便赠予我了。你没意见吧?”

“嗯,你喜欢就好!”

少年说完,头压得更低,在我看不见的阴影面里,整个眼球布满了红血线,眼球底端已经全黑!光线太暗,如果有人此刻看向少年的脸,便会发现他眼珠的下半部分,看上去像凭空少了一半,十分瘆人。

“崆山小哥哥,烛照说打扫的三天,务必将正厅,主院打扫完毕,其他地方可以看着办。”

刚刚逛园子我就特别留意了,这几处是我人身住时都要用到的,现在的人身,我很满意,免不得之后要多用人身行事了。

我还沉浸在之后人身生活的规划中,大条的没觉察眼前少年的异样,继续自顾自的说,“烛照还说了,她忙,打扫监督的事全权交予我负责,打扫完,过我眼就行。”我停顿下,强调道:“也就是说,三天后打扫过不过关,能不能进子树园,我说了就行!”我有点小得意,已经很明显的暗示对面的少年,这几天只要好好讨好我,就保准能进子树园。

“多谢火召仙子,在下一定尽全力打扫!”少年还是没抬头,声音哑哑的回答到,语气十分平淡,并没有我预料中的高兴和讨好。

我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怎么了,事情不是已经解决,难道离着这么远,发现什么了。

少年礼貌的答谢我之后,转身没等我就往宅子里走去。我连忙提着裙摆跨过门槛,追了上去。

我们俩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在去正厅的路上,谁也没发现,少年身上几丝浅灰色的气体自下摆飘出,透过我的手指缝,钻入我紧握的炫彩息气珠中,消失不见。

少年紧绷的身体也开始渐渐放松下来,眼底的黑色慢慢退去,血丝也慢慢收回眼底。待到身上不再有灰色气体飘出时,少年的眼终于完全恢复了常态。

俩人一路无言的来到了前厅,崆山此时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但却比他之前春风沐浴时让我莫名的感觉更真实。我想起了那天晚上,在洞内看到他抱膝的样子:难道这才是崆山的真实秉性。

“喂,崆山,你怎么了?问题解决了你怎么不高兴?”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气氛压抑得我实在忍不住开口问到。

崆山终于抬头看向我,却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语气僵硬的说到,“你和神兽大人的关系真是好,只是撒撒娇随便说说,事情就成了,真简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