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炫彩息气珠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76字
  • 2020-02-22 02:03:01

这座府邸修得是相当气派别致:正厅,三层院落、长廊穿错、石径、假山、花园、石亭、池塘等等应有尽有,标准仙家府邸的布局风格。可能水青谷地广,眼前这府邸的修建规格都赶得上仙界上神级标准了。

且不说,这府邸,占地广,房屋多;光是这两千多年来从没收拾过,各室各屋、家具用品上都是一层厚厚的灰尘,庭院杂草丛生;野蔓藤霸占了整个前院,外墙屋顶、长廊石亭、假石小径等全部爬满藤蔓;院中若大的一个池塘中央隐约可见还飘着几片边缘枯黄的莲叶,池塘角落边缘漂浮着一层墨绿色的不明物体,应该是常年飘落在水面未清理的枯枝树叶堆积腐化而成……

不管是仙还是魔,幻化,移物,清洁,整理都是需要消耗一定量修为的,量越大消耗得越多。而每个修道者是不宜一次性消耗自身过多的修为。消耗量小的,隔天便能恢复如常;一定范围内大量的,休息个十天半个月也可以恢复如常;但耗损过量,可是会影响修道根本,导致品阶倒退的。

眼前这满府绿色的“欣欣向荣”,这打扫量,凭目前崆山的修为,恐怕没个一两个月是没办法完成,除非他舍得散尽全身修为,倒是能三天内完成。

一路走一路绝望,当我们完完整整的把整座府邸前院后院都走完以后,已经到了正午时分。天气有些炎热,我们又走得有些急,两人都气喘吁吁的,坐在大门入口的石阶上。

崆山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才出发时的神采奕奕,整个像颗蔫了大白菜,垂着头问我:“火召仙子,你确定神兽大人真的是同意我去看菩莲子树的?”

“嗯,确定,烛照从来没骗过我。”

是啊,我都还费心费力的造了个假园子,后面还有一系列呢!

“小仙子,你说神兽大人有没有可能……其实不想我进园子,可又怕驳了你的面子啊?”

“......应该不可能......”

要不是这要求是我提的,假园子是我造的,神兽大人也是本大大,看着眼前这座府邸,我都要觉得这是变相的拒绝了。

眼下的情况,如果只是崆山一人,要真搞完少说得一两个月,不管我再怎么想玩,但让外人,特别是魔界之人,在谷里待上这么久是绝对不可能的。

“现在这情况是?”

崆山一脸不信的模样,好像在说,如果真愿意他进园子,不该给这么个难题啊。

“火召仙子,我也只是个路过,在谷内最多也就只能待个五、六天,可是凭在下的修为实力,这整座府邸打扫完,至少要一、两个月吧。”

少年心想,真不是他怕辛苦累几个月,而是他真的不敢浪费时间,真不知道殿中的那位还能撑到几时……

而且几个月后才只是进到园子,实在太慢了。他不能在这里待这么久,待得越久越容易暴露,变数也就越多。

现下就只能让眼前的小仙子心软,再晓以好处,去帮忙说情了。

“在下实在是家中还有急事,不能在外耽搁太久,但此次机缘实属难得,如不能亲见圣物,实乃在下此生憾事!是否能烦请仙子和神兽大人商量下,在下愿耗法力全力打扫三日,再以此宝物相赠以表心意。如信得过在下,待家中事务忙毕,慢则一月,再来谷中完成剩余部分!”

说完,少年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皮质收纳袋,将袋中之物倒至手掌,慢慢伸到我的眼前展开。

我一下就被少年手中莹润幻彩的宝石吸引住:大约半个鸽子蛋大小,呈正圆状,表面润白色泛着莹光,像是有一层气浪不断的从珠内向外涌。珠内流光溢彩,几十种颜色相互交缠却又不融合,像水流一样在珠内旋转流动。流动的颜色中,还有零星的颗粒一闪一闪的,极其夺目耀眼。

竟然是《天·地·宝鉴册》内记载的一等宝石——炫彩息气珠!想不到这小子竟然带着炫彩息气珠。

《天·地·宝鉴册》中记载:“炫彩息气珠,一等宝石,主功息气幻味,可融人于无物,或幻气成万物。”

说的是这息气珠,可将佩戴者自有的气息全部吸纳,再将佩戴者混入周围气息,如若不用眼,根本无法感觉佩戴者的存在。

可谓,身无气息,行动无风。

除去吸纳气息外,这息气珠还可以幻放不同人或物体的气息,将佩戴者伪装成他物。

在几千年后修仙和修魔的习气已经分化得明显,这息气珠便能让佩戴者伪装成修仙者、修魔者、或者是人;女人粉香、男人汗臭都可以,也可幻出食物气味、花草气味等等。

总之,人形虽变不了,但幻出的气息,只要这天地间存在的,和气有关的,便都能伪装。这珠子虽算不得十分珍贵,但在偷鸡摸狗、逃逸匿藏之类的事情上,却是绝佳辅助品。

看来这小子是有备而来的。可惜啊,还没开始,就被我撞了个正着,底也被我探了出来,这一遭注定他是一无所获了。

我看着少年手中的珠子,有些纠结。这珠子除去功效外,样子也是耀眼漂亮得很,极讨女子喜欢,镶嵌在簪花上一定胜过幽荧的错玉簪花:真想要!

不过我也就想想,这回已经做了戏耍人家的打算,就犯不得再坑人家一颗珠子了,做人还是得有底线。

此时,我完全忘了后院休憩屋里,被我胡乱丢了一地的宝物盒子,都是那些气焰嚣张本想贿赂的偷盗者,被我暴打一顿后,丢出水青谷时不小心“落下”的。

所以说,底线这东西还是得要看人。

我恋恋不舍的再看了两眼炫彩息气珠,惋惜的叹了口气,正要开口拒绝,突然一件陈年往事闪过脑海,我若有所思的再看了会珠子,有些事需要借这珠子验证下,搞不好就能解决我心中的疑团了。先收了,等验证完,送他走时,再还他便是。

想到这,我立马收了珠子,改口道:“好漂亮的珠子啊,我拿它去和烛照讨好处去,再加上我和烛照的情……咳……交情,这事肯定能有转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