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烛照的“屋子”
  • 万世魔缘子树花开
  • 木西木吾
  • 2000字
  • 2020-02-22 01:47:12

此时的少年一直看着我,好像希望我主动干什么似的。

我也看着他,然后说:“崆山小哥哥,早些安歇吧!”

说完,我们俩还是谁也没动,还是干看着对方,“崆山”期间皱了几次眉,使了几个眼色,好像在暗示什么,我反正没看明白。

少年实在忍不住了,

“火召仙子,不回自己的寝屋就寝吗?”

“我吗?我今天和你一起睡在洞里!”

我很理所当然的回答。

“这……这孤男寡女,不合适吧!”

少年倒不是讲究什么“孤男寡女”的人,要是其他时间,他倒也希望少女留下来,更方便他培养感情,好方便下一步行事。不过今晚,他想去谷里探探虚实。

才进来时没准备好,就被突然冲过来的山型巨兽吓个措手不及。到现在,除了见着这小仙子,知道那巨兽就是守护菩莲子树的上古神兽“烛照”外,对水青谷的其他情况还一无所知。

“山谷太大了,天亮以后便要带你去烛照的屋子,还要从别处赶过来,我会很辛苦的!”

才不和你扯老仙们的什么孤男寡女这一套呢,之前在我面前抛媚眼,时刻想接近我,这会却想让我走,分明心里有鬼。我才不走呢!

少年显然对我之前突然的发难,还心有余悸。见我情绪又有不满,皱眉衡量了下,目前两人关系还不够熟悉,此时不宜再惹我不高兴,查探谷内之事也不急于今晚这一时。

这么一想,少年便立马转换态度,附和着我说,是不能到处跑,太辛苦。接下来还把自己先前铺好的床位让给我,自己去洞口扯藤叶摸黑再铺了个。

看不出来,一身富贵公子模样,人情世故倒是熟悉。等到少年铺好新位躺下后,我偷偷在洞口设了个结界,夜里有什么异动,也好迅速感知到。

还好,今晚少年还算乖巧,一夜安眠!

.

天亮以后,我如约带着“崆山”去了水青谷的西边。可是,当我和“崆山”立在我的屋子大门前时,两人都傻眼了。

我:我这是真把崆山给坑了!

崆山:果然,我还是低估了上古神兽的要求!

我们眼前这庞大的群体结构,可真不能简简单单的只是被称作屋子。

只见一间院墙围绕、占地宽广的高门宅府映入眼帘——三丈来高的朱红色大门,门楣上一块金字牌匾“水青阁”高高挂起,两侧青灰色的院墙呈圆弧状向远处不断延伸,一眼望不到尽头。

我们就像俩纸片人,呆呆的站立在气派的大门前,试图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凉风习习,卷起几片门前落地的枯叶,借着风势在地面翻滚、挣扎着飘向远方。

终于,崆山仙君正了正身型,先缓过神,转头看我,一脸认命的表情,眼神却还透着一股希望奇迹出现的臆想:“火召仙子,你确定这是神兽大人的屋~子~”

崆山特意强调了“屋子”二字,很明显,他希望我回答,不是。

可是……

“是的,确认!”

这确是我的屋子……厄……可能……应该……称为我的府邸更确切些!

唉,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忽略了:我那庞大如山般的体型和凡人的差别。往日,我兽身时低头俯视的小片屋子,如今小小的人身这么一仰视,有种房子扩大几百倍迎面压迫而来的感觉。

但我发誓,在我今日没来之前,我的记忆里,真的一直认为仙界分派给我的住处是一间又矮又窄的屋子。要不然,我也不会因为嫌弃屋子不够宽敞,这几千年来一直在水青谷里东游西荡的找地方睡觉。有安适的窝,谁还会愿意在外飘荡啊?

其实这府邸的后院,最初便是按照我当时的体型修建得宽松有余的,只是之后我身体又膨胀了不少,才越显越小。

说到我的体型,有件事得提一下:并不是四大上古神兽都是我这般庞然大物,准确的说,四兽中就我一个庞然大物,其他三只的兽身大小都介于老虎到大象之间。

因为天生神力的关系,我们四大上古神兽在修炼初期,体型便随着修为的增加而急剧膨胀。而幽荧、勾陈、应龙在能化人身后,便都开始修习控体术,将真身又慢慢修回最初的大小。

可是我却在化人身上受了打击,六岁小娃娃仰头看着三个身形修长看热闹的同伴,说心里没委屈是不可能的。也就是因为憋着这股委屈,我便没怎么修习控体术,反而攒着劲儿把真身越修越大,好似真身大了就能弥补人身的缺陷似的。

之后独自一人来了水青谷,离那三只远了,当初的委屈也慢慢淡了,才没再鼓着劲儿修大,最近两千多年来,也就稳定了眼下的体型。

如今,因着这体型自己把自己摆了一道,原本计划好的都被扰乱了。不过事已至此,只能走步看步,总归是不能由我主动开口说更改的。眼前的少年看起来还是挺有些智慧的,只要他先提出异议,我便顺势答应,其他也就好办了。

先把整座宅子了解清吧,这前院我还从未入过,不知是怎样一番光景。

“崆山君,我们先进去看看吧,搞不好就是外面看着大,里面就两三间小屋呢?”

呵呵,这可能吗?崆山好像用看白痴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说完这话,我都有点觉得自己脑抽了:怎么可能。唉,我其实只是想安慰下崆山。

“嘎~吱~吱~吱~~~”,

两千多年了,自修成后便没怎么开启的大门,在崆山仙君的推动下,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听得我一个激灵全身寒毛立了起来,前面的崆山仙君,也皱着眉头,显然也是听着难受了。

终于,门缓缓的打开,我俩迈过高高的门槛,朝着未知的府内走去。

如果说,站在门口,崆山是震惊,那么,此时此刻,正在逛园子的崆山小哥哥,我觉得,基本上,完全,已经绝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