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徐莎来访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3191字
  • 2022-06-01 15:07:05

经历了一次震荡之后,贯达电子渐渐的又进入了平稳状态。

李亚虎、赵纯斌、肖一光和易斌等人的事迹,在厂里流传了很多的版本,成为大家闲时饭后的谈资。

最大的谈资,还是总经理特助兼制造总监的胡小虎。

他的火箭般的升职经历,传奇般的贡献,令无数人羡慕不已。

还有他跟总经理杨璐、管理处总监袁美玲、采购副理杜琳,乃至新调任到采购部的小萝莉黎芳丽之间的绯闻和八卦消息,也被大家津津乐道。

虽然工作进入了平稳有序的状态,但是新的问题和挑战又出现了。

逆变器的订单,像雪片一样的飞来。

贯达电子的生产产能不够了。

按照2001年的订单量预估,至少要8000名员工才能满足产能需要。传统变压器也好,逆变器也好,终究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机械化和自动化程度极低,需要人力来堆产能。

短短两个月期间,贯达电子的员工已经从4100人,提升到了4800人,即将满5000人,但是依旧远远不够。

在这个时期,大量的劳动力从广阔的农村奔向珠三角,招工不是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贯达电子的厂房和宿舍最多容纳6000人。

所以如果招募到8000人的话,就要租赁新的厂房,而且是能容纳2000多人的大厂房。

袁美玲在南升镇找了一圈,甚至隔壁的榄菊镇和其他临镇,都没找到合适的厂房。

望着那雪片般的订单,杨璐发起了愁。

如果不能在三四个月内解决产能的问题,后面就会面临客户退单的问题,一旦出现退单,客户就会取消贯达电子主力供应商的资格,改为替补供应商。

除了租新厂房,招募员工,另外一招就是转包给其他工厂生产。

但是转包给其他工厂生产,也是个难题。

规模大、管理较为完善的工厂都会选择承接一手单,不会愿意承接贯达电子的二手单。而那些规模小的工厂,管理差,做出的产品品质又未必能达到要求。

杨璐在发愁,胡小虎同样在发愁。

每天不是跟着袁美玲出去找厂房和招人,就是与那些想来做外包的工厂洽谈。

厂房依旧没找到合适的,外包的洽谈也不如意。

那些想做贯达电子外包的工厂,大多是手工作坊式工厂,管理极为散漫,现场混乱,人员品质意识淡薄,做出来的产品根本无法达到贯达电子的要求。

…………

这天,胡小虎正在跟杨璐商议产能事宜,突然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徐莎的电话!

原本以为杭州之行后,与这个客串女翻译,不会再有交集,却没想到突然接到她的电话。

他把手机显示屏给杨璐看了一下。

杨璐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接吧,毕竟她是Peter总经理的外甥女。”

按了接通,里面传来徐莎欢快的声音,“Hi,tiger!你在公司吗?”

胡小虎愣了一下,“是的,我在公司。”

“你猜我在哪?嘻嘻……”

“你没在学校?”

“我在你们公司门口,快来接我,带我去东山市玩!”

“……”

胡小虎拿着电话,快步走到对面的健身室,然后拉开窗帘,往下看。

果然看到一个背着个双肩包的少女,紫色上衣,牛仔裤,波鞋,正在讲电话。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正从她身边缓缓的驶离,往前面的路口驶去。

这妞真够疯的,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就到了公司门口。

“好,你稍等一下。”

他挂掉电话,回到杨璐办公室,跟杨璐说明了情况。

杨璐眼中又露出了笑意,“去吧,费用报销。人家是女孩子,别太小气,但是也别乱招惹……这个女孩子的背景恐怕不简单。”

“明白。”

杨璐掏出车钥匙,“开我的车去吧。”

胡小虎摇了摇头,“不用,开那么好的车,人家还以为我故意装高富帅。”

杨璐噗的一声笑了,“那你开桑塔纳去吧,找阿玲要钥匙。”

到了楼下,徐莎满脸的灿烂的笑容,朝他挥着手,“Hi,tiger!”

胡小虎也朝她挥了挥手,“Hi,Lisa!我去开车!”

“能骑摩托车吗?”

胡小虎愣了一下,只得打电话叫袁美玲下来,借她的摩托车。

办公楼门口,袁美玲把钥匙送了下来,还带了两个头盔和三把大锁,“记得锁好车,四把锁不能少。”

去市内玩,不可能一直骑着车,停车的话,不加几把锁,被盗的几率在六成以上。

胡小虎接过钥匙、头盔和锁,道了声谢。

袁美玲看了看不远处的徐莎,又笑了,“这靓女挺靓的,记得做好安全措施,别出人命。”

胡小虎白了她一眼,径直朝徐莎走去。

两人带好头盔,骑上摩托车,离开了厂门口。

没驶出多远,胡小虎感觉腰上一暖,徐莎双手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腰。

他愣了一下,没说什么。

摩托车在公路上飞驰,徐莎似乎特别的兴奋,一路上跟胡小虎说笑个不停,大部分都说的是学校的事情。

她说,胡小虎听,偶尔插上几句话。

到了东山市内,也到了饭点的时候。

“我们去吃海鲜?”胡小虎提议道。

“海鲜有什么好吃的,我们去吃小吃,嘻嘻……”

胡小虎只得把摩托车停在一个酒店门口,锁上四把大锁。

两人沿着步行街,一路吃了过去。

烤羊肉串、糖葫芦、臭豆腐、铁板鱿鱼、煎饼果子……

这个不愿意吃海鲜的姑娘,对小吃可没有那么客气,几乎是一路横扫,吃得津津有味。

直到两人走出步行街时,徐莎手里还捧着两大捆羊肉串。

这姑娘是真能吃。

两人并肩而行,来到了城中广场上。

广场上人来人往。

风很柔,阳光暖暖的。

两人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

徐莎递过来一根羊肉串,放到了他的嘴边,“你再来一根。”

胡小虎只得张嘴把羊肉咬了下来。

刚刚吃完一根,又递来了一根。

徐莎吃两三根,就给胡小虎喂一根。

坐在旁边的一个小伙子,满脸羡慕的望着他们,有种被喂狗粮的意思。

胡小虎满脸的无辜。

这狗粮,其实是假的……

吃饭羊肉串,徐莎打开纯净水瓶,喝了一大口,打了个饱嗝。

胡小虎对这妞不禁多了几分好感。

这姑娘撸串,打饱嗝,大大咧咧的,挺接地气的。

“我是不是很能吃,嘻嘻……”

“还挺能吃的,不好养。”

“哈哈,我很好养的,只有能吃饱饭就行。”

“……”

吃饱饭好说,就怕那几万块的手表,不是一般人买的起的,那可是在小县城的一套房。

两人歇了一会,沿着广场上漫步着。

一个拉二胡乞讨的年老的瞎子,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他拉的是《江河水》。

曲音凄恻婉转,如泣如诉,将人的心情一会就带入了悲凉的境地。

两人静静的听着,一直等到那瞎子把曲子拉完。

“弹得真好!”

徐莎掏出一张五十块的递给了那瞎子。

那瞎子捻了捻,顿时激动了起来,“谢谢!”

一般人都是给个几毛一块的,很少见到五块以上的,突然给个五十块的,怎么能不激动。

胡小虎也递给了瞎子一张五十块的,“大爷,能借二胡给我拉一曲吗?”

瞎子愣了一下,随即爽快答应了。

徐莎用一种奇异的神色看着他,“你会拉二胡。”

胡小虎笑笑,“会一点。”

农村里经常有看八字的瞎子游乡走村,前面跟着十岁出头的少年领路,背着锅碗盆瓢。到了村里,就坐在村头开始拉二胡,然后就会有人围上来,看热闹的看热闹,算命的算命。

他们一般住在村里附近的庙里,或者亭子里,到了晚上就在庙里做饭。

胡小虎小时候,特喜欢听二胡,因为那是农村里难得一听的音乐。

每次有瞎子来,就去给人送点小菜,缠着人家学拉二胡。

为此,没少挨母亲的骂。

胡小虎抱着二胡,垫了张纸,就坐到了瞎子的旁边。

二胡声响起。

徐莎脸上笑嘻嘻的神情立即收敛了起来。

曲声时而凄凉婉转,时而伤感怆然,时而昂扬愤慨……

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

一拉起二胡,胡小虎的双眼就习惯性的闭了起来……当年师父教他的时候也是闭着眼睛的。

徐莎听着曲音,静静的望着沉醉于拉二胡的胡小虎,望着他那恬静而凝重的白皙脸庞,不觉有点痴了。

还在校园里的女学生,大概都会犯点花痴。

会作诗,会弹二胡,谈判桌上应对自如,暖男,年轻,不帅,但是起来很舒服……

这是她对胡小虎的印象。

这些正符合她对梦中人的浪漫幻想。

一曲终了。

四周响起了一阵掌声。

瞎子老人和徐莎的掌声最为热烈。

胡小虎把二胡还给了瞎子老人。

两人继续在广场游荡着,然后注意力又被旁边的录音机的歌声吸引了过来。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光着上半身,匍匐在地上,身上脏兮兮的。

旁边放着一台录音机。

里面播放着陈星的《离家的孩子》。

那的一条腿高高的抬着,脚掌已经严重变形,几乎反了过来,小腿也是严重扭曲变形。

那严重变形扭曲的腿,配上陈星那凄凉婉转的歌声,显得特别的凄惨悲凉。

面前的盆子里,放满了纸币和硬币。

徐莎眼圈红了,走过去,又放了一张五十块。

胡小虎却没放钱。

他紧紧的盯着那条扭曲变形得离谱的腿,眼中露出悲愤的神色,想起一个词语。

采生折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