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感激涕零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420字
  • 2022-05-26 18:44:06

总经理办公室。

杨璐依旧坐在正中泡茶,胡小虎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170万汇款已经全部到账,胡小虎虽然竭力抑制着激动的心情,但是脸上还是掩饰不住兴奋的神情。

此时,万元户早已过时,但是百万富翁的说法还算得上富翁。

至此,他也算是踏入了有钱人的门槛。

杨璐给他泡了一杯茶,满脸带笑的问道:“拿了这笔钱,有什么打算?”

胡小虎轻轻的啜了一口茶,“回我们村里,盖一栋三层的小洋楼,买一台小四轮拖拉机跑运输,承包村里的水库养鱼,再娶了我们村的村花,生几个娃满地跑。再申请入个党,给上面塞点钱,过几年我就是村支书了。”

胡小虎说这话的时候,居然有点悠然神往的模样。

“噗……你们村花是不是叫小芳?”杨璐忍俊不禁,拍了一下他的头。

说实在话,胡小虎自己也不知道拿到这笔钱投资什么。

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在鹏城的关内买三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等着升值。

当然,这也是比较愚蠢的做法。

正确的做法是,买10套房,付了首付,然后按揭。

凭借他的工资和肠粉店的收入,足以支付月供。

20年后,他的身家就会过亿。

只要不浪,足以安稳幸福的过完这一生。

只是,上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只是用来给自己过得好一点,是不是有点浪费这个机会了?

此刻的他,还没想好怎么投资。

但是,他知道杨璐问这句话的用意。

她担心他有了这笔巨款,就离开了贯达电子。

然而,这个时期的贯达电子和杨璐,都离不开他。

“还没想好。”胡小虎老老实实的答道。

杨璐点了点头,神色严肃起来,“我希望你两年之内,不要离开贯达电子。”

胡小虎心中又莫名的一阵感动。

他心中明白,其实杨璐完全可以在给他奖励这笔之前跟他签订协议,但是她却没有这么做。

因为,她信任他,喜欢他。

不愿意用这种手段来强行束缚他。

更不想引起他的反感。

胡小虎的神色也凝重起来,“明白,两年之内我绝不离职,除非杨总辞退我。”

杨璐微微叹了口气,“以你的才能,迟早有一天,是要自己创业的。只是贯达电子即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姐需要你的协助。外面也许能招到比你管理经验和技术更强的,但是有你在,姐就会放心得多,睡觉也会安心一点。”

胡小虎正色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杨总对我如此恩重如山,我怎敢轻易说离开。”

杨璐脸上又露出温暖的笑意,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她似乎特别喜欢摸他的脸。

胡小虎用从笔记簿里拿出一张打印好的纸,递给了杨璐,“杨总,这次材料降价事宜,杜琳也立了大功,而且她的工作能力也极强,所以我打算给她升职为副经理。”

杨璐二话没说,掏出笔,唰唰的在那张任命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胡小虎。

她看了一眼胡小虎,突然露出有趣的笑容,“我突然想起,上次全厂大半的办公室的女孩子为你免费加班的事情。我还听说你被评为所谓厂草,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电子厂是女儿国,美女多,你要小心桃花劫,不要到处沾花惹草……”

胡小虎收起了杜琳的任命书,也笑了笑,“您放心,就算我是唐僧,也只能看上女儿国的国王。”

“噗……”杨璐又捏了一把他的脸。

胡小虎走出去之后,杨璐忍不住微微叹了一口气。

就算是女儿国的国王,也终究留不住御弟哥哥啊……

………………

胡小虎回到办公室,立即打电话叫杜琳上来。

记得当初杜琳第一次进胡小虎办公室时,满脸的苍白之色,神情黯然,走起路来也是垂头丧气模样。

此刻的杜琳,却是满面春风,神采奕奕,胸前那傲人的曲线似乎更挺了,满脸的自信。

“胡总,您找我?”

杜琳的嗓门一向很大,说起话来像放机关枪,哪怕在赵纯斌面前也是如此,但是偏偏在胡小虎面前,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一般,细声细气,娇怯怯的。

胡小虎把那份任命书,递给了她,“恭喜你,杜副理!”

杜琳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接过那张任命书的手有点抖。

她仔细看过两遍之后,突然把任命书放到了胡小虎的茶几上,然后捂住了脸。

泪水无声的从流了下来,“胡总,让我哭一下好不好?”

胡小虎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

杜琳坐到沙发上,轻轻的啜泣起来,身子不停的在颤抖,如同雨打梨花一般。

杜琳的母亲,没有兄弟,父亲是上门女婿。

在农村里,这种情况是容易被人欺负的,尤其是在那种有四五个兄弟的家族面前,更是饱受欺凌。

甚至,有一次被人家打上门来,吓得全家人关紧大门,躲到了阁楼上,两天不敢出门。

这种情况,在杜琳当上贯达电子的采购组长之后,逐渐发生变化。

村里人得知她在厂里混的不错之后,每年春节期间,都会有人请她帮忙,带上自己的儿女到贯达电子来打工。

渐渐的,很多人受了她的恩惠,她们家在村里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而她也一向省吃俭用,把打工赚来的钱都攒了起来,给家里重新盖了新房。

她也成了村里的名人,受到村里人的羡慕和尊重。

在农村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羡慕和嫉妒往往是并存的。

有人羡慕她工资高,工作好。

但也有人因为嫉妒,传出她与有夫之妇的上司勾搭成奸,天天被人脱衣服。

只是,嫉妒的人,也只能背后嚼嚼舌头而已,却不敢当面说。

这些嫉妒者,也有人的子女在贯达电子上班,不敢轻易招惹她。

即便暂时没有受到杜琳的恩惠的,也不敢确保将来不会求杜琳帮子女或其他亲戚找工作的。

所以,他们嫉妒也好,嚼舌头也好,明地里还是对杜琳一家恭恭敬敬的。

然而,杜琳心中明白,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还在贯达电子当采购课长的基础上。

一旦她失去了这个职位,像她这种学历,一旦失去这份工作,出去再找个普通的采购员都要靠运气。

没有了高级白领的光环,不出三天,她家在村里的地位就会跌回原点。

那些嫉妒者,就会堂而皇之的骂她是破鞋,甚至跑到她家门口挑衅。

真正淳朴的农村人,其实只是小部分。

相当一部分农村人的所谓淳朴,只是展现在城里人或者有钱有势的人面前。

隐藏在农村里的黑暗和肮脏,远远出乎普通人的想象。

当赵纯斌离开贯达电子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杜琳一定会被清算。

因为她一直被定义为赵纯斌的人。

在那几天,杜琳只觉得天要塌下来一般。

最离谱的是,那些她介绍进工厂的同村工友,不但对她敬而远之,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她的天空都变得灰暗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时隔一个多星期之后,她非但没被清算,还破格升职了。

此刻的她,就像做梦一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