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降价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4083字
  • 2022-05-11 21:18:57

五楼,总经理办公室。

杨璐坐在正中,泡茶,然后给胡小虎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杨璐轻轻的啜了一口茶,望着胡小虎,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眉眼都弯了起来,“幸亏有你在,不然还真不好处理这几个蛀虫。”

胡小虎淡然道:“职责所在,拿了老板工资,就要帮老板分忧。”

杨璐脸上的笑意更暖了,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脸。

胡小虎不禁露出尴尬的神色。

他一个老男人的灵魂,28岁的杨璐除去女老板的身份,就是个小妹妹。

偏偏杨璐还要以御姐的身份,把他当做小奶狗来撩。

杨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呀,知进退,举止有度,璐姐是真喜欢你。”

虽然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达到了那种境地,但是胡小虎丝毫没有因两人的关系恃宠而骄,也从不在杨璐面前放荡形骸。

对于杨璐来说,如果两人不能最终走到一起,胡小虎的这种相处方式是最舒心的。

即便是将来两人分道扬镳,也不会纠缠不清。

而胡小虎也深深的明白,这个女人在他这一世的生命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终究是无法走到一起。

这一段情缘,只是人生的插曲,不是主旋律。

所以无论是在公司里,还是私下里,他都与杨璐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从不主动去撩杨璐。

他并不想给人一种胃不好的感觉。

杨璐望着这个一本正经的小男人,眼中的神色愈发痴迷了起来。

“对了,上次给你升了职,也没说工资的事情,你不想知道你的工资是多少吗?”

胡小虎依旧是一脸的肃然,“杨总能给我这么好的平台和机会,我已经非常感激了,至于工资,无论多少,对于我来说,都是惊喜。”

杨璐噗的一笑,忍不住又去摸他的脸,“你能不能总是这么说话?你的工资8000,是全厂大陆干部里最高的,开心吗……看你的样子,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开心的。别人在你这个年纪,能拿这么高的工资,不知要有多开心了。”

8000块,在这个时期的确算是高薪了,相当于一个普通员工一年的工资。

袁美玲的月薪才3500而已。

除了蔡佳铭之外,他是最高的。毕竟台湾省的同胞,普遍工资要比大陆干部高出一大截,这是行情。

不过,胡小虎的确看起来没有那种雀跃的神情,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而已。

对于一个重生者来说,打工工资再高,也没什么好激动的。

胡小虎这种沉稳的状态令杨璐安心不少,把话题转移到重心,“生产和品质管理,是你的强项,又有阿云和阿龙协助你,我倒是不担心,关键是采购方面,你要多多加油了。”

胡小虎神色凝重的说道:“我会努力的。”

杨璐盯着他的眼睛问道:“采购成本能降多少?”

贯达电子的材料成本整体比同行高出15-20%,吃掉了公司的相当一部分利润。杨璐半路出家接手工厂,加之这个时代信息没那么透明,所以之前并不知情。经胡小虎提醒之后,当然是把降低采购成本当做重中之重。

降低下来的成本,就都是纯利。

贯达电子去年的采购金额是1.5亿,明年把逆变器的销售额提升上来后,采购金额也将大幅度提升。

明年规划是4个亿以上的营业额目标,按照现有的58%的材料成本来算,就是2.32亿的采购金额。

每降低1%的材料成本,就是增加232万元的利润。

胡小虎淡然的回答道:“争取整体降低20%,至少降低15%。”

看到胡小虎自信满满的神情,杨璐又忍不住去摸了摸他的脸,眼中满是柔情蜜意,“阿虎,能遇到你,真好。”

胡小虎没有说话。

杨璐神色又肃然起来,拍了拍他的手,“以整体材料成本降低5%为基准目标,每多降低1%,奖励你10万元。如果你能降低20%,就奖励你150万。”

胡小虎愣住了。

材料成本降低20%,预计明年能节省4千多万的材料成本,而且后续每年营业额不减的话,都能如此。

听起来,这个奖励不算过分。

但是,其实不然。

降价,虽然有一定的技巧成分,但并不是什么高难度的工作。

贯达电子付款准时,很多人想跟它合作。

而且贯达电子原本就材料成本偏高,胡小虎无非是让其回到正常的单价。对于供应商来说,还是有较好的利润空间。

杨璐如果重金聘请或者去挖一个同行的采购经理过来,也能达成这个目标。

胡小虎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杨总,这是我的职责所在,这个奖励太高了,我不能要。再说,达成这个目标,很多人都能做到的,没必要给如此高的奖励。”

“我知道,另外请一个同行的能人也能解决。”杨璐笑着望着他,眼睛露出凝重的神色,“但是,你不是别人。”

她又伸出手来,去摸他的脸,“璐姐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再说了,这是你应得的,不要拒绝,否则璐姐会生气的。”

胡小虎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坚持拒绝,“谢谢璐姐。”

150万,对于杨璐来说,算不得什么。

但是对他来说,却绝对是一笔足以让他起飞的巨款,可以做很多事情。

在这个时期,虽然万元户早已过时,但是百万绝对算得上富翁。

杨璐执意要奖励他,其实就是换个名义补偿他。

他并不是什么圣人,或者高风亮节的人。

所以,并不想矫情。

对于赤贫家庭出身的他,这笔钱对他很重要。

就像网上所调侃。

王撕葱父亲给他5个亿,他赚了60亿,财富翻了十多倍。而穷人拿着老爸给的2元钱,买副手套,搬一天砖,赚200块,翻了一百倍。

但是,穷人的一百倍不过是混个温饱,因为启动资金太少。

胡小虎一旦有了这笔钱,他可以干很多事情。

杨璐不缺这个钱,她只是想心安。

他为公司也的确创造了一定价值,也算是受之无愧。

况且,不管他拿不拿这笔钱,在那些别有用心者的眼里,他胃不好的形象都不会改变。

他的人生,原本也不是演给这些人看的。

……

采购部,原本有一个采购经理,一个课长,两个工程师,八个采购员。

赵纯斌离开后,目前是采购课长杜琳在主导日常工作。

他拨了杜琳的电话,让其来自己办公室。

不一会,一个年轻的女职员走了进来,“胡总。”

理论上,只有副总级才能称“总”,总监级通常不会简称“某总”。

这明显是一种刻意的恭维。

“杜课长,请坐!”

胡小虎笑了笑,示意她在沙发上坐下。

杜琳,24岁,初中文化,川中人。

姿色一般,但是胸前非常有料,夹个后世的那种大直板手机完全没问题。

对于杜琳,胡小虎也调查过。

其工作能力还是有的。

那些供应商的老板们,接到杜琳的电话就怕。

要是原材料没有按期交货,杜琳能骂他一个小时不歇气。

遇到紧急的货,她能跑到供应商老板的办公室去蹲守,逼着供应商的老板亲自去现场监工生产。

就廉洁方面来说,也不算太过分。

平时供应商送送小礼物,逢年过节送送红包,这些都是在所难免的。

所谓水至清则无鱼,就算换个采购主管,也难以避免这些。

胡小虎的底线是不拿回扣。

厂里传言杜琳与赵纯斌有一腿,这个传言由来已久。

年轻还有几分姿色的女下属,晋职加薪特别快,又有个男上司,难免会有风言风语。

不管传言是否属实,杜琳一直被定义为李亚虎赵纯斌等人派系的。

不过,在胡小虎看来,赵纯斌是杜琳的上司,也是将杜琳直接提携上来的,杜琳配合和服从上司的工作也无可厚非。

至于,是否有男女关系,这个属于她个人问题,他并不关心。

所以,对于杜琳,他的想法是先用着看,如果能用则用,不能用则交给袁美玲处理。

接下来,胡小虎让杜琳汇报部门的工作,发现其对采购部门的工作状况和进度,几乎是了如指掌,对答如流。

他刚刚接手采购部,的确需要这样的一个得力助手,否则会十分的被动。

关键的问题,在于杜琳的态度。

胡小虎望着她,问道:“我们整体材料采购成本高出同行20%,你怎么看待?”

杜琳低下了头,“以前赵经理是我的上司,我绝对配合和服从他的工作。现在您是我的上司,我也绝对配合和服从您的安排。”

胡小虎点了点头,从办公台上取来一份供应商名单,点了几个供应商,“你帮我约这几个供应商的老板过来,我明天要见他们,上午三个,下午四个。”

杜琳看了一下,这七个供应商,都是各类材料供应商里面的替补供应商,几乎没怎么交易。

她心中明白,这个年轻的上司果然是厉害角色。

胡小虎不找主力供应商约谈降价事宜,却从替补供应商下手,明显是要通过这些替补供应商来压低材料价格,甚至直接取代那些主力供应商。

杜琳的神色愈发恭谨起来,“好的,胡总。”

胡小虎站了起来,“好了,你去干活吧,明天你跟我一起会见供应商的老板。”

“胡总,那我先走了。”杜琳见胡小虎这么快就结束了与她的会谈,脸色有点不安。

她站起来,迟疑了一下,抬起头来,望着胡小虎,咬着嘴唇,“胡总……”

胡小虎笑笑,“杜课长,有什么事吗?请讲。”

杜琳低下了头,“我知道,厂里有很多关于我跟赵经理的传言。但是,其实我真的跟赵经理只是纯粹的工作关系。”

胡小虎笑了,“你放心,我比你年纪还小,没那么八卦的。”

杜琳脸上的紧张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下,鼓起勇气说道:“我很需要这份工作,希望胡总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努力回报您的。”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她既然被人定义为李亚虎和赵纯斌等人一派,那么胡小虎把她辞退或者降职,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只是,她终究不甘心,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在这个连普工的工作都难找的年代,初中文化的她能爬到这个级别,而且薪水不低,可以说是全家的骄傲了。

她只有初中学历,离开贯达电子再去求职的话,就算是找份采购员的工作都恐怕困难。

这样一来,她在家中乃至在同村中的荣耀地位都将消失不见。

在厂里还有十几个同村的工友,都是她介绍过来的,对她十分的尊敬。

但是,一旦她失去这份工作,不出三天,村里就会传出一堆关于她的负面消息,她将由全家的骄傲变成全家的耻辱。

她丢不起这个人。

胡小虎静静的望着她,“杜课长,抬起头来,看着我。”

杜琳缓缓的抬起头来,疑惑的望着胡小虎。

胡小虎神色凝重起来,缓缓的说道:“我需要材料采购成本整体降低20%,能做到吗?”

杜琳咬了咬嘴唇,“能做到。”

“大声点!”胡小虎提高了声音喊道。

杜琳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高声道:“一定能做到,如果做不到,我就辞职,不用您开除我!”

她一向性格泼辣,平时说话像放机关枪似的。在胡小虎面前低声下气了许久,被胡小虎这么一激,泼辣劲又上来了,恢复了大嗓门,胸前也激动得波涛起伏不定。

“好,我们一起齐心协力!只要达成了目标,我给你晋职为副理,同时奖励你5万块!”

胡小虎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是斩钉截铁。

杜琳愣住了。

她呆呆的望着胡小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胡小虎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好好干,我相信你。”

刹那间,杜琳如同遭了电击一般,身子一动不动,随后泪如雨下,声音也哽咽了起来,“谢谢胡总!”

胡小虎又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去吧,加油。”

杜琳红着眼睛,恭恭敬敬的给他鞠了一躬,然后走了出去。

胡小虎也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降服了杜琳这匹烈马,材料降价的推行的难度,将会降低很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