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底线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3189字
  • 2022-04-26 13:34:56

东山市,某豪华别墅。

金碧辉煌的客厅内,正中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外表看起来跟《外地媳妇本地郎》里的康伯很像,宽大的睡衣,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典型的南粤本地人模样。

面相很温和,有点中年发福。

此人就是杨璐的父亲杨山,人称“山仔”。

东山市开发相对莞城和鹏城等地较晚,在过去的六七年之间,正是东山市大开发时期。

高速发展期间,伴随着很多机遇和利益。何况是暴利。再加上这期间的治安管理配套措施没跟上,早就了无数的枭雄。

杨山就是在这个时期脱颖而出的枭雄之一。

杨家是一个大家族,在东山市本地势力雄厚。

杨家还有个杨大,是东山市的警界大佬。

杨山本人也是个比较聪明且心狠手辣的人,杨家这一代人的佼佼者。

所以在东山市迅速发展的快车上,杨山算是捞得钵满盆盈。

其名下的产业悦华大酒店,是东山市第一家四星级酒店,也是东山市中心地带石矶区地标性的建筑。

在东山市,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跟三哥混的”,也成了小混混们引以为豪的一句话,虽然杨山可能根本不认识他。

很多底层的人们,经常误以为那些剃着光头,手臂上纹着鳄鱼,脖子上挂着黄澄澄的大金链子的哥们,就是混社会的大佬。

其实,真正的大佬,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两样。

甚至,性格极其温和,就像电视剧里的“康伯”一样,人畜无害。

杨山就是这么一个大佬。

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正在熟睡的三四岁的小男孩儿,正在跟坐在旁边的杨璐说话。

一向冷傲的杨璐,此刻也是一副慵懒的神情,脱了鞋,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斜靠着沙发背,显得十分的随意和放松。

若是不懂白话的人,听了他们两人的谈话,一定觉得他们在讨论养鸡的大生意。

因为杨山总是在问“呢鸡唔鸡?”

杨璐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迁就的笑意,“老豆,窝鸡窝鸡”。

其实,这是杨父在教导自己的女儿。

他把这个女儿宝贝得紧,好久没看到女儿,就要唠叨一阵。

只是,女儿大了,并没有把他的唠叨当一回事,只是“窝鸡窝鸡”的敷衍他。

杨父唠叨了一阵,终于讲到正题。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男朋友了。”

“老豆,窝鸡。”

“不要找年纪太小的,小男人靠不住,至少要找个三十岁以上的,才会疼你,关照你。”

“窝鸡。”

“不要找捞仔,捞仔都是想骗钱的。”

“老豆,窝鸡啦。”

终于,杨父怒了,指着杨璐,点了点手指头,“你这细妹,就会说窝鸡……”

杨璐噗的一声笑了,“谁叫老豆你那么婆婆妈妈的。”

杨父唉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

就在此时,杨璐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看,立马从沙发上下来,穿好鞋,“老豆,我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

说完,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杨父望着她的背影,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唉,这细妹我是管不着啦,你给我盯好那衰仔,不要让他骗了我家的细妹啦。”

……

在距离胡小虎的房间十几米外的一间豪华套房内。

肖一光和李亚虎围着桌子在喝茶。

肖一光得意的笑道:”老大,你放心好了。那边说找的妞才16岁,比明星还漂亮,不信这小靓仔不上钩。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又喝了酒,还不得像发情的公牛一样。“

李亚虎微微叹了一口气,“杨璐这娘们,也是忘恩负义啊,三年前没有我们,这破厂早倒闭了,现在反过来要搞我们了。”

“老大,你放心啦,待会这小子就进局子啦,到时恐怕还得杨璐去捞他,那女人还会要他?到时再派人到厂里一宣扬他Pchang被抓,就算杨璐舍不得他,他自己也待不下去了。”

“我倒是有点内疚,就怕他正在紧要关头的时候,条子闯进来把他给,这不得一辈子不举啊?”

“哈哈哈……”

肖一光口中一口热茶差点喷了出来。

“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太飘了。要是踏实一点,安安分分做小白脸,每个月工资不低,杨璐还得补贴他,比起我们当初刚毕业时不知强多少倍。说实在话,我都羡慕这小子。但是他偏偏要自己找死,唉……还是太年轻,吃点苦头也好。”

“哈哈……这小子是个祸害啊,不但杨璐上了钩,厂里的小姑娘一个个神魂颠倒,据说连袁师太这老处女都跟他暧昧不清。你说这小子长得也一般般,在扣女这方面还真是个人才啊。”

“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我就怕杨璐不去捞他,给送到榆木头劳教了,这细皮嫩肉的,还不得被那些壮汉给爆啦。”

“哈哈哈……”

这一次,一直一本正经的嘚瑟的李亚虎,也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

从深层次来说,胡小虎想断他们的财路,是他们要对付其的主要原因。

但是,胡小虎年纪轻轻就当了总经理特助不说,最令他介意的,还是胡小虎居然得到了杨璐的芳心。根据他的推断,杨璐自带着胡小虎从杭州出差回来以后,就将公司的事务交给了胡小虎,两个人要是没那层关系才怪。

要知道,这可是他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

杨璐那傲人的身材,嫩滑如缎子般的肌肤,还有精致的面容,曾令他无数次幻想……

只是,他只能想想而已。

却没想到胡小虎却把他的幻想中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这叫如何不嫉妒,所以才会这么阴阳怪气的调侃即将被抓进去的胡小虎。

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继续等待着胡小虎被抓的消息。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肖一光的手机再次响起。

“来了!”肖一光一看到那个号码,顿时两眼放光。

这个电话打来,意味着胡小虎已经被抓上了警车,甚至……可能只穿了一条内裤。

毕竟,这个时期,对违法分子的。

一旁的李亚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随后,肖一光的脸色变了,“什么,房间里没人?”

李亚虎脸上的笑容也凝住了。

过了许久,李亚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小子,还禁得住诱惑,是个人才,我们还是小看了他……能把杨璐都搞上床,果然不是等闲之辈啊。”

肖一光的脸色一阵发白,“怎么办,这小子会不会发现是我们干的,向杨路告状?”

李亚虎冷冷一笑道:“你慌个啥,无凭无据,凭什么告状?明天回去,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就好。”

”阿虎,我到你楼下了,车子打着双闪,就在大厅的门口。“

接到胡小虎的电话,杨璐二话没说,就开车疾驰了半个多小时,前来酒店接胡小虎。

胡小虎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

杨璐满脸含笑的看着他,伸出手轻轻的帮他拢了拢额头上的一缕头发,“没被警察吓着吧?”

胡小虎笑笑,“还好。”

“要不,今晚住悦华?”

“我还是回南升吧。”

汽车启动。

晚上的大道上车辆不多,宝马E36过了虎门大桥,便开始飞驰起来。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车内的音乐在响着。

还是那曲梅姐的《女人花》。

轻柔的歌声,在寂静的夜里,如泣如诉。

进入东山市内,通往南升镇的路上,车更少,十分的僻静。

突然,杨璐把车左拐,进入一条小路。

这条小路是通往一个果木园。

然而,车子只是拐进去十几米就停了下来。

窗户轻轻的摇了下来,夜风吹了进来,把杨璐额前的几缕秀发吹得轻轻的飘了起来。

”阿虎……“杨璐轻声叫道。

胡小虎转过头来,看到杨璐的神情,不禁心头一跳。

月光透过车窗,洒在她的脸上,是那么的静美和妩媚。

随后,淡淡的茉莉花香,向他袭来。

他原本就不是什么柳下惠,何况两人早已发生过亲密关系。

而且,虽然他拒绝了那个清纯如同邻家女孩般的失足少女,但是心中终究憋了一团火。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宝马E36在果木园前的小道上,轻轻的晃动了起来。

月光如水,轻轻的撒了进来,照在两人白皙的肌肤上,泛起一层淡淡的光辉。

过了许久,车子停止了晃动。

一个轻柔的声音,像从水底浮了上来,“你还能吗?”

“能。”

于是,车子又晃动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已经到了第二天的零点时分,总算沉寂了下来。

四野一片静寂。

”李亚虎、肖一光、赵纯斌和易斌,以前都是我的得力干将,当初我刚刚接手工厂的时候,他们很努力,很忠心,我也很看重他们。所以,即便是工厂里对他们的投诉不断,我也对他们很宽容,最多只是旁敲侧击的训诫一下。”

杨璐说完这番话,叹了一口气,随即脸上露出肃然的神色,“但是,这一次,他们太过分了……”

胡小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她。

这小女人的脸上,还残留着刚刚激情之后的余韵,如同一只鲜嫩欲滴的水蜜桃一般,令他忍不住又蠢蠢欲动。

一只小手伸了过来,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

“但是,这次他们触碰到我的底线了,你……就是我的底线。”

PS:最近新工作特忙,但是已经稳定,后面会持续双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