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西湖夜雨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577字
  • 2022-04-10 12:43:31

西湖。

断桥边。

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背着个双肩学生包站在长堤上,正在接电话。

正是女翻译Lisa。

“Hi, Helen,我在西湖呢,明天就回去了。”

“Hi,我的小公主,兼职了一天翻译,感觉如何?”

“挺好玩的,就是我Peter uncle也不给我工资。”

“哈哈,你姨夫知道你看不上那点工资,所以干脆不给。怎么样,他们公司有没有小帅哥?”

“都是老男人啦,不过,我今天约了他们一个供应商的小帅哥,来帮我拍照。”

“哈哈,白娘子找到许仙了,断桥相会,那个……千年等一回?”

“不是啦,又不是很帅,就是看起来比较舒服。帮我拍拍照还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用单反。”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啦。徐家的小公主,南粤第一高门最受宠的外孙女,怎么会看得上穷小子。”

“Helen,你又来了,什么徐家,什么南粤第一高门的。”

“哈哈,我是好心帮你,要是看到又帅又穷又有才华的那种,介绍给我好了,我帮你吃了。”

“Helen,你太花心了,都谈过五个男朋友了,我一个都没谈……不跟你说了,我的临时专用摄像师来了。”

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电话里叽叽喳喳的聊着的时候,胡小虎出现在Lisa的眼帘之中。

“Hi,Tiger!”

女翻译兴奋的招着手,满脸灿烂的笑容。

胡小虎也挥了挥手,“Hi,Lisa!”

这种打招呼的模式,并不常见,边上的行人好奇的看着他们。

女翻译看到旁边周行人的神色,似乎觉得不好意思,“我叫徐莎,叫我莎莎就好。”

胡小虎郑重其事的再次打了一次招呼,“你好,莎莎!”

“你好,小虎哥,哈哈……”徐莎从包里拿出一个单反,“不好意思,请你来帮忙拍照,这个会用吧?”

胡小虎看了看,Nikon数码相机D1,在1999年10月份推向市场的。

像素高达266万。

上市发布时的价格也是比较平易近人的。

只要5580美刀……

在此时应该便宜了许多,预计在3000-4000美刀。

胡小虎有点懵。

这个小翻译,难道是被人包养的不成?

可是,那满眼清澈得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神,还有那灿烂得像阳光一样洁白的笑容,怎么也不像。

胡小虎接过了相机,“大概,会用一点。”

“太好了!”小翻译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随后,她又想起什么似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中山大学的学生,今天只是客串半天翻译,不会介意吧。”

胡小虎松了一口气。

这小妞果然不是客户的翻译,如此看来,恐怕就是妥妥的富二代了。

胡小虎笑笑,“没事,能为美女效劳,是我的荣幸。”

徐莎嘟起了嘴巴,“那个……假如不是美女呢?”

胡小虎挠了挠头,“那么,我爱好摄影。”

“哈哈哈……”

徐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接下来,徐莎开始了疯狂拍照模式。

断桥、长堤、曲院、柳浪闻莺公园、雷峰塔、净慈寺……

不得不说,女人是个奇怪的动物。

看起来比男人娇弱的多,但是一旦逛街和逛景点,那一双细细的脚杆子却比男人厉害得多。

胡小虎已经走得两腿酸疼,但是徐莎却依旧精神抖擞,健步如飞,看不出半点累的迹象。

直到夕阳西下时,徐莎才恋恋不舍的往回走。

一路上还在遗憾没有把酒店定到西湖景区的酒店,如西子宾馆、西湖国宾馆、西子湖四季酒店等。

等到他们回到长堤上时,南屏晚钟悠然响起,如同佛国的清音。

晚上八点了。

徐莎吐了一下舌头,“小虎哥,辛苦你啦,我请你吃饭。”

胡小虎笑道:“好,你请客,我买单。”

话音刚落,他突然觉得脖子一凉。

伸手一摸,湿漉漉的。

接着,又是几滴水落到他的头上。

下雨了!

两人都没带伞。

徐莎急了,“小虎哥,快跑吧。”

说完撒腿就要跑。

刚刚跑几步,发现雨似乎停了。

停住脚一看,胡小虎把外套脱了,遮挡在她头上。

她心中一暖,又继续向前跑。

雨越下越大,顷刻之间,就倾盆而下。

数里的长堤,一眼望不到头。

两人跑得气喘吁吁的,终于在路边找到了一个小木屋,站在屋檐下避雨。

胡小虎身上只有一件衬衫,湿的通透。

手中的外套也拧出水来。

好在徐莎全身没淋湿什么。

徐莎望着全身湿哒哒的胡小虎,一阵过意不去,掏出一包纸巾,递给胡小虎,柔声道:“小虎哥,擦一下脸,冷吗?”

“咯咯咯……”

回答她的是一串牙齿打架的声音。

这毕竟是农历十月初了,杭州地界到了晚上的气温只有七八度。

不冷才怪。

徐莎的眼眶顿时一红,默默的低下了头。

胡小虎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没事,我年轻,气血旺。”

“可是,你全身都湿了……”

看到徐莎满脸关切和焦急的神色,他又笑了笑,“没事,回去洗个热水澡,睡一觉就好了。”

“咳咳……”

话音刚落,他忍不住轻咳了两下。

果然,湿身事小,淋病事大。

他这趟重生,又没个系统啥的,身躯还是21年前的那具普通的身躯,经不起折腾。

大雨下了十几分钟,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这时,一辆出租车从远处驶来,停在了他们身边,看了湿漉漉的胡小虎一眼,又要继续前行。

很显然,这出租车司机是担心胡小虎搞湿了他的座位。

“多给一百!”胡小虎喊道。

果然,这句话非常有效。

车子立即又停了下来,“多给88吧,大家一起发。”

两人急匆匆的上了车。

徐莎跟他并排坐到了后排。

胡小虎笑道:“跟美女共进晚餐的机会泡汤了,我们各回酒店吧。”

“好,先送你回酒店。”

虽然身上还是湿漉漉的,但是车里的气温高了许多,胡小虎牙齿不再打架,脸上也恢复了血色。

咳嗽也只是轻咳。

年轻就是好。

两人沉寂了一阵。

过了十几分钟,离胡小虎的住处近了。

徐莎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是明天回去吗?”

“是的。”

“你有空去粤州玩,我请你吃饭。”

“好。”

“不对,你要上班……我放假的时候,去东山市看你。”

“那我请你吃饭。”

出租车停了下来,胡小虎所住的酒店到了。

胡小虎递给了司机两张百元大钞,然后打开了车门,“莎莎,车牌号我记下来了,浙AXXXXX,每隔十分钟给我发一次短信,到了也给我发条短信。”

那司机收了钱,满脸堆笑道:“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的朋友平安送到酒店的。”

徐莎的视线,一直目送着胡小虎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低下了头,发了一阵呆。

按起了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Helen,救命啦!”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我感觉有点心动了,怎么办?”

“那个临时摄影师,你不是说不帅吗?你不是喜欢又高又帅,又浪漫,又会写诗的那种?”

“可是,我就是心动了呀,很舒服,很暖心……”

“要不,介绍给我吧,我给你吃了他。”

“别闹,怎么办?”

“我的小公主,你是粤州第一高门的外孙女,跟凡人是不会有结果的,青蛙不会变成王子的,童话都是骗人的。你要趁早斩断情丝,不然会越陷越深,最后你会害了他的。”

“那好吧……”

“所以,把他的手机号码给我,我来帮你料理他。”

“滚!”

“哈哈!”

此时已到了HZ市中心。

徐莎收起了手机,打开窗户,望着窗外的璀璨灯火,怔怔的出神。

突然,她又发了一条短信。

“Helen,你说他会不会写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