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的未来不是梦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805字
  • 2022-03-27 11:58:02

送走了袁美玲。

开业第一天正式结束。

胡小虎把门口的免费试吃的广告撕了下来,另外贴上一张营业时间的公告。

看着累了一天的几个人,胡小虎豪气的一挥手:“兄弟姐妹们,今天都辛苦了,一起去吃大餐!”

“老板大气!”几个人欢呼了起来。

由于大家都是清一色的湘南人,胡小虎特意选择了一家湘菜馆。

连同阿俊和小青青,四男,三女,一小。

胡小虎点了满满一桌的菜,给女的们要了橙汁,男的们要了啤酒。

“祝胡总生意兴隆!”

“财源滚滚!”

席间觥筹交错,满满的欢笑,满满的感动,胡小虎也是感慨万千。

阿俊端着酒杯,恭恭敬敬的敬了胡小虎一杯酒:“虎哥,我这个人不会说话,你的大恩我记在心里,永远不敢忘!”

胡小虎举杯和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出门在外,都是兄弟,不必多礼!”

这边四个男的在喝啤酒,那边两个女孩子一边吃着饭,在逗着小青青。

“青青,给姐姐算一算,96减49等于多少?”

李蓉的声音吸引了胡小虎。

这两位数的加减法,还是20以上的加减法,得2年纪才学吧?小青青才6岁,应该才读完学前班才对。

“个位6减9,不够,向十位数借个1,16减9等于7。十位被借了1,还有8,减4,等于4,答案是47。”

小青青脆生生的声音,不但惊呆了李蓉等人,也惊呆了胡小虎。

看来,得帮小青青找个学校。

这样的苗子,不能浪费了。

他心中想道。

在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阿俊抱着小青青先行告辞了,这几天他们都没睡好。

这时,石头和黑子有点醉了,强拉着胡小虎说道:“虎子,让你家里那个先走,我们兄弟三个聊聊。”

胡小虎无奈,只得让李蓉先回去,柳清怡陪着她一起。

接下来,桌子上就只剩下胡小虎、石头和黑子三人了。

黑子和石头两人,立即给胡小虎崩的开了一瓶金威,举到他的面前,“来来来,虎子,先喝了这一瓶再说,你不喝了这一瓶,我们都感觉快不认识你了!”

胡小虎笑了,二话没说,举起酒瓶,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然后擦了擦嘴,把酒瓶倒过来,往桌上一敲,“这个够兄弟不?”

他心中明白,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是一群快乐的逗比,大家智力、眼界、资源、心性和爱好都相差无几。

虽然说,胡小虎读了大学。

但是,这段时间接触以来,胡小虎的表现,完全不符合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的情况,更不要说与当年的那个逗比少年相比。

甚至,他竟然没有跟石头谈国足。

没有跟他谈巴蒂、巴乔、罗纳尔多和欧文,也没有谈新任国家队主教练米卢。

所以,对他们两人来说,对胡小虎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陌生感。

一瓶酒下肚,胡小虎的脸色也微微带着酒意,毕竟这具身体,酒量不算很好。

见到胡小虎这么豪气,两人这才哈哈大笑,“这才像我们认识的虎子。”

胡小虎也大笑:“再来一件啤酒,不醉不休!”

三个人,一人一瓶啤酒,开启了逗比模式。

“虎子,你跟嫂子睡了那么久,搞了没?爽不爽?”

“黑子,说说,你在莞城搞了几个妇女?”

“石头,你是不是还在想着王紫薇,人家在大学早就有男朋友了,赶快找一个结束处男。”

……

逗比年轻人在一起,谈论女人是永恒的主题。

喝着,喝着,三个人都是醉醺醺了。

开始哼起歌来。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你会懂

还有伤还有痛

还要走还有我”

周华健的《朋友》,将气氛推到了高潮。

尤其是黑子那破锣般的声音。

接着是任贤齐的《烛光》、殷浩的《一朵花两朵花三朵花》、屠洪刚的《精忠报国》……

最后,以一首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结束。

“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

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

……”

那如同鬼哭狼嚎般的歌声,是飞扬的青春!

我的未来不是梦。

因为。

我还年轻。

岁月,正好。

………………

第二天,胡小虎照常早早去上班。

按理来说,胡小虎的肠粉店的收入,已经远远高于他的工资收入,根本没有必要再去上班。

但是。

他心中清楚,自己创业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

如果没有杨璐的关照,他就算拥有21年的记忆,在此时恐怕也要从一个小技术员做起。拿着七八百的工资,除了自己的花销,只能说略有盈余。

杨璐强势,很有眼光,也懂得驭人之术,但是终究是对制造业不够熟悉,需要他的帮助。

而且,生产部副理尹家云,也需要他的帮助。、

杨璐是他这一世遇到的贵人。

尹家云是前世对他最为关照的上司。

人,不能忘本。

所以,他依旧早早的骑着自行车,先送李蓉去上班,然后再赶到工厂。

其实,他可以去买一辆二手的摩托车,比如五羊ben田125,骑着一定很拉风。

但是他还是坚持骑自行车去上班。

骑自行车是健康出行方式,能锻炼身体不说。

最重要的是。

骑着自行车,背后载着一个如花似玉的青春少女,这是多么浪漫而有年代感的画面。

多年以后,很多人一直在想。

当年坐在星爷自行车后座的女子是谁。

或许,也有一天,有人会关心。

当年坐在虎哥自行车后座的那个少女是谁。

小丫头黎芳丽,依旧默默的,早早的,帮他打好开水,擦好桌子,然后然后在水杯旁边,放了一颗熟鸡蛋。

只是,胡小虎走进办公室时,看到这小丫头,今天似乎有点心事的模样。

直到看到他后,才又“噗哈哈”的笑了起来,满脸的暖暖的、开心的、无暇的笑意。

看到胡小虎三下五除二,把她亲自煮的鸡蛋吃了一干二净的,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胡小虎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

这小丫头,一定有心事。

十七岁的小丫头,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会有什么心事呢?

逆变器车间,终于完全进入了正轨。

尹家云的工作也逐渐稳定了下来。

但是工作压力却很大。

逆变器车间的员工,已经达到了六百人,比一个月前增加了50%。

新人过多,对于生产效率和品质管控的压力都很大。

但是,产能依旧不够。

大陆廉价的劳动力,使得米国人急于将订单和产能转移过来。

然而,能够把逆变器做好的工厂,并不多。

所以,贯达电子的订单如同雪片一般飞来,把销售总监和资材总监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些,只能由生产部、销售、人事共同来协商应对,胡小虎爱莫能助。

而且,他作为一个PQE工程师,不能插手别人的工作。

否则,会遭人嫌弃。

当然,上次是特殊情况,可以例外。

…………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胡小虎又敲开了袁美玲的办公室。

“哟,胡总来了!”袁美玲笑靥如花。

胡小虎一阵无语,“袁总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品质部的PQE工程师胡小虎。”

“噗嗤……”

办公室没其他人,袁美玲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胡总有什么好事要吩咐的?”

胡小虎正色道:“我找你帮个忙。”

“哦,胡总尽管吩咐,胡总的事,就是我的事。”袁美玲依旧是戏谑的语气。

“帮我解决小孩入学的问题。”胡小虎道。

“啊……你有小孩了?”

袁美玲的语气中,充满浓浓的失望,眼睛睁得圆圆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胡小虎又是一阵无语,也觉得自己表达方式有点问题。

他当即把小青青的情况,跟袁美玲说了一下。

袁美玲沉默了一下,笑道:“你还真是个好人,唉,看在你这么靓仔的份上,我帮你问问吧,不打包票。”

“谢谢阿玲姐!”胡小虎由衷的感激道。

出了袁美玲的办公室,正要回PQE办公室时,胡小虎却被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叫住了。

“虎哥,明天是阿丽生日,你送什么礼物啊?”几个女孩子笑嘻嘻的说道。

黎芳丽生日?

胡小虎恍然大悟。

怪不得,这小丫头今天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