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别怕,有我在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843字
  • 2022-03-11 18:39:54

二十年前,他也是这般傻愣愣的站在南升镇的街头。

满脸的青涩,满脸的新鲜感,又满脸的迷茫。

大街上,行人并不多。

南升镇以工厂为主,现在是上班时间,绝大部分人都被关在工厂的大门里。

但是他记得今天是他同学石头的休息日,在他父亲开的小卖铺里看店。

他走到路边的小店里,给石头打了个电话,对面传来惊喜的声音“好,我马上到,你就在路牌下等我”。

石头跟他是高中同学,也是死党,很铁。

等待的过程中,一个人像发现猎物了一般,唰的凑了上来,打量了一下他两人,“找工作吗?我们公司招储备干部和文员,需高中以上文化,包吃住,工资一千以上。”

李蓉不敢答话,只是转身望着胡小虎。

胡小虎打量了一下这个所谓负责招聘的“人事”。

瘦骨嶙峋,衣服皱巴巴不说,油腻腻的头发乱成了鸡窝,最不靠谱的是穿着人字拖的脚面上,黑黑黄黄的全是灰尘。

胡小虎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他的双脚,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过来,脸一红,灰溜溜的走了。

李蓉瞪圆了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个人是骗子?”

胡小虎正要回话,却闻到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一抬头发现又被人盯上了。

来者倒是比较体面干净,花衬衫,黑西裤,大头皮鞋,脖子上挂个金链子,腰上还别着个手机,露出天线来。

那人手里拿着个翻盖手机,走到胡小虎面前,啪嗒一声打开,露出蓝色的亮屏,晃了晃:“兄弟,买手机吗?别人偷的,一百块。”

“不买!”胡小虎回答的很干脆。

那“金链子”脸色一沉,扭头走了。

李蓉望着“金链子”的背影,看了好一阵,终于鼓起勇气说道:“这个人也是个骗子。”

“你怎么知道的?”

“打扮得花里花哨的,大男人还喷香水,肯定不是好人!”

胡小虎:“……”

李蓉声音低了下来:“怎么这么多坏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之中满是伤感,眼睛一红,轻轻的低下了头去,露出雪白纤秀的后颈。

胡小虎见她这般模样,心头涌起一股怜惜的感觉,想伸手去摸她的头发,终究是忍住了。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包,“别怕,有我在呢。”

李蓉缓缓的抬起头来,眼中还带着泪花,白皙的脸上已露出甜甜的笑容,“有你,真好!”

那脆甜稚嫩而略带几分羞涩的笑容,令胡小虎只觉得心头什么东西化了似的,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不知道的是,“别怕,有我在呢”这简单的一句话,成了这个少女一生之中最铭心刻骨的一句话。

一个肤色黝黑的小个子,骑着自行车,晃悠悠的往这边驶来,自行车的篮子里放着份每期必买的《体坛周报》。

胡小虎望着他,又有点恍惚。一个月前,他还和他见过面。头发秃了,满脸的憔悴和皱纹,开个小便利店,养着老婆和两个儿子,极为辛苦。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依旧是二十一年前的那个逗比少年。

“石头!”胡小虎终于喊道。

那小子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惊喜的抬起头来,单车一扔,蹦了过来,抓住了胡小虎的手不放。

胡小虎也被他的热情所感染,两人的双手紧握,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胡小虎就眼眶湿润了。

什么身家亿万,什么大红大紫,都比不过青春年少,热情如火。

旁边的李蓉看到两人这般亲热模样,也露出了会心和略带羡慕的笑容。

男生头脑单纯点,友谊也纯真得多,而女生之间往往心里都有点小九九,友情多少会打点折扣。

石头看到旁边的李蓉,露出了惊艳和羡慕的神色:“你女朋友?这么漂亮!”

胡小虎原本想否认,但是否认的结果就是要解释大半天还未必能解释清楚,最终只是笑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李蓉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他们的家乡话,但是“女朋友”三个字却听得清清楚楚,不觉又娇羞的低下了头去。

…………

靠近南升公园附近,胡小虎找到一个相对比较合适的出租房。

这是一栋简陋的出租房的二楼一个小房间,只有十二三平米,除了一张床,再也没其他家具。但地面贴了地砖,干干净净,而且价格美丽,月租只要五十块。

十几米外就是超市,一百米之外是南升公园,也算是比较便利的地方。

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冲凉房。

一层楼六户,共用一个卫生间一个冲凉房不说,那洗澡间的门还是用几块高低不一的木板拼凑起来的。

但是,五十块的价格,哪里又能找到完全满意的房子。

“就这间房子吧,委屈你一下,以后我们有钱了再换好的。”胡小虎满怀歉意的对李蓉说道。

“哥,别说有地方住,就是我们去睡桥洞都行。”

李蓉的声音柔柔的,充满了感激和满足,胡小虎心头一暖。

付完房租,拿到了房间的钥匙,胡小虎终于松了一口气,李蓉的脸上也露出了安心的神色。

随后,胡小虎带着李蓉到了楼下,买了一些日用品,以及枕头和凉席。

在选枕头的时候,胡小虎看到李蓉拿了两个枕头,不禁愣了一下,但是终究没说什么。

两人打来水,把房间再拖洗和打扫了一遍,铺好凉席和枕头,这才往石头的住处走去。

走到街道上,胡小虎看到李蓉的脸上满是甜甜的笑意,不禁心头也一阵轻松起来。

一晃21年,他又从头开始。

虽然穷得身上只剩下两百多块钱,但是他却兴奋不已。

纵亿万家财,又怎抵得上青春重来?正所谓“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他蹉跎了半生,此刻可是真正的回到了青春少年,还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事情?

下班的时间,大街上呼啦啦的挤满了穿着粗糙工衣的工厂工人,如同蚂蚁一般。

人们或骑车,或走路,有的提着一兜菜匆匆赶往出租房做饭,有的挤在那两块的快餐店前,有的挤在那些凉皮、米粉、烧饼摊子前。

大家都是行色匆匆,晚上都要加班到很晚,只能趁着这有限的时间赶快把肚子问题解决。

工厂里的工人,和勤劳的蚂蚁一样,忙忙碌碌。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勤劳的人们,中国才能在后面的21年腾飞了起来,成为第二大经济主体。

只是,到了后来,选择进厂坐流水线的人越来越少了。

…………

晚餐,是在石头家吃的。

吃完饭,时间已不早,胡小虎决定送李蓉回出租房。

他的计划,是自己跟石头住,李蓉一个人住。

就在临出门时,胡小虎将李蓉的行李箱提出来,却发现石头将他的行李箱也带了出来。

他正要说话时,李蓉已接过了他的行李箱,他楞了一下终究没说什么。

胡小虎和李蓉两人拖着箱子刚刚到门口,石头从院子里推出一辆五成新的自行车,笑道:“给你配的宝马,你载你女朋友,我载你们的行李。”

此时还没到下班时间,南升镇的街道上又变得冷清起来,没有几个行人。

两辆自行车在街道上缓缓的行驶着,胡小虎和石头两人说说笑笑,李蓉则静静的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肩膀不可避免的挨着他的后背。

胡小虎望着前面那一排明亮的路灯和两旁店铺里闪烁着的彩灯,望着笑得像土狗般开心的石头,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度和清香,突然觉得此时应该配上一段轻柔的音乐,才能配上他那种恍然如梦的心情。

回到出租房,石头将行李箱卸下来之后,把胡小虎叫了出来,掏出来一卷钱,“这五百块先拿着花,我先走了。”

胡小虎心头涌起一股暖流。

石头也只是一个制锁工厂的质量检查员,也不算是十分的宽裕。

胡小虎正缺钱,也不推辞,收了钱,对他说道:“我等下还要回去睡,给我留门。”

石头惊讶的望着他,随后露出了坏笑,戏谑的问道:“还没搞定?还是处男?”

胡小虎:“……”

送走了石头,发现李蓉已经点了蚊香,将毛毯铺上了床,用热得快在烧水,看到胡小虎进来,脸上又露出甜甜的、纯纯的笑容。

烧了水,李蓉望着胡小虎,不好意思的说道:“哥,你陪我去洗澡,那个门是破的,我有点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