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淡如菊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304字
  • 2022-03-11 09:36:26

两人一直没命的向前飞跑,半步都不敢歇,一直跑到广场内的一个IC卡电话亭旁边才停了下来。

胡小虎一回头张望。后面没有人追来,广场内有巡逻的警察不时来往经过,他心头稍安。

他再朝路边望去,那辆银色的轿车已经开走了,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白衣少女跑得气喘吁吁的,看到胡小虎停了下来,也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色红扑扑的,淌着细密的汗珠。

胡小虎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那白衣少女,不禁惊艳了一下。

胡小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觉得面前的少女似曾相识了。面前的少女,简直就是《金粉世家》里的冷清秋的翻版。那满脸的胶原蛋白,清澈如水的眼神,清纯的模样比起冷清秋更胜几分,“人淡如菊,天然而纯粹”。

白衣少女总算平静了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胡小虎一张。

胡小虎强行收敛心神,接过她手中的纸巾,对她一笑,然后若无其事的擦起额头的汗来。

那白衣少女被他这一笑,有点害羞,也轻轻的擦着汗珠,嘴里低声道“真热”。

胡小虎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我叫胡小虎,你就叫我虎哥好了……你快给你同学打电话吧。”

“多谢你救了我,我叫李蓉,家里人都叫我蓉蓉。”李蓉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激。

李蓉说完,从背包里翻出一张IC电话卡,胡小虎一眼就发现她的背包被割了一个大口子。

看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背包上,李蓉不好意思解释说,她昨晚在火车上被割破了背包,钱包被偷,身份证和钱都丢了。无奈之下打电话向鹏城的同学求援,同学没在办公室位置上,只得让她的同事转告一下,没想到碰到了骗子。

胡小虎想起身上带钱兜的内裤,土是土了点,但的确是防小偷的神器啊。

李蓉说完,将IC电话卡插进去电话机,拨通了对面的电话。胡小虎看到她说着说着脸色就变得黯淡了下来,声音之中已是浓浓的失望。

挂掉电话,李蓉的眼中泪水马上奔涌了出来,抽出一方纸巾捂着脸蹲了下去,小声的抽泣起来。

她越哭越伤心,瘦弱的肩膀不住的颤抖着,也哭乱了胡小虎的心。

胡小虎没有立即去安慰她,任她哭个够,释放一下心中的悲伤。

鹏城到粤州有四五小时的路程不说,刚刚毕业的学生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有能力资助她。

对于一个刚刚出校门的女学生,先是经历钱包被偷而身无分文,再经历一场差点毁了终生的骗局,然后又求助无门,即将流落街头,心中的悲伤可想而知。

胡小虎等她哭了一阵,哭声稍稍缓和了一阵,这才低声对她说道:“别哭了,还有我在呢……”

李蓉身子微微震了一下,停止了抽泣,缓缓的站了起来,满含感激的望着他,轻声的说了一声“谢谢你”,又捂住脸忍不住的抽泣了几声,终于彻底的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李蓉擦干净了眼泪,低声道。

胡小虎看到她那白皙娇嫩的脸庞上还残留着泪痕,可怜兮兮的样子,心中忍不住一阵心疼。

等到李蓉彻底平静了下来之后,两人又互相了解了一番。

李蓉也来自农村,父母体弱多病,全靠拉货运的哥哥供她读书。但今年年初娶了嫂子之后,哥哥的钱就全部归嫂子管理。

嫂子要顾自己的小家,自是把钱管得紧紧的。这次出门还是哥哥苦苦求着嫂子给了她五百块钱出来找工作,不料在火车上被人把背包割了,偷走了钱包。

此刻的李蓉,可谓处境十分的危险和艰难。一个清纯貌美的少女,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的在这治安混乱的南粤之地,就像一只弱小的羔羊,孤零零的处在狼群出没的荒郊野外,随时可能被凶残的野狼吃掉。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一起去东山市,投奔我的同学,先落脚,再找工作。”

胡小虎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直视着她的眼睛,语气很平静,态度也很谨慎,以免她怀疑自己居心叵测。

其实,他自己的全部家当也只有500块钱,两个人花的话,也花不了多久。但是再难再苦,也不能让这如花似玉的姑娘被狼吃了。

尤其是他想起重生前,媒体报道的那些被卖到偏远山村的女孩子们的悲惨遭遇,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李蓉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神色坚定的望着他,“哥,我的命都是你救下来的,只要你愿意带着我走,到哪我都愿意……”

胡小虎听到她愿意跟着自己走,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先上个卫生间,再去买点水和吃的,然后到坐汽车去东山市。”

两人拉着皮箱,向火车站旁边的公厕走去。胡小虎在厕所里从内裤钱兜里取了钱,然后在广场上的小摊花10块钱买了水和蛋糕,权且充饥。

两人就着纯净水,啃着蛋糕,一路粤州汽车站走去。李蓉的神色明显开朗了许多,紧紧的跟在胡小虎的身旁,虽然话不多,但脸上开朗了许多。

去东山市的车票36块钱一张,两张72块,胡小虎刚刚从内裤兜里掏出的一百块钱转眼就只剩下了18块钱。

好在终于平安的上了去东山市的大巴,离开了粤州火车站这个处处凶险的是非之地。

上了大巴,两人自然而然的并排坐在了一起。

李蓉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坐绿皮火车过来的,无座,站了一宿,又受了惊吓,感觉到一阵浓浓的倦意。她靠在座位的靠背上,随着大巴车的轻微晃动,渐渐的睡着了。

刚开始的时候,脑袋虽然时不时的朝胡小虎这边偏一下,又在半醒状态下坐直了身子,随着倦意越来越浓,就直接靠在胡小虎的肩膀上不动了。

胡小虎静静的坐着,任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闻着那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假装对肩膀上传来的温软的感觉不在乎,终究是忍不住偷偷看了她一眼。

只见这小丫头,双目轻闭,白皙稚嫩的脸上一片恬静,只有眉宇间笼着一缕淡淡的、轻轻的愁丝,显得十分的柔弱。

胡小虎忍不住怜惜的叹了一口气,也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东山市的福华总站,随着司机一声吆喝“到站了”,趴在胡小虎肩膀上的李蓉惊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对胡小虎笑了笑。

娇羞又灿若春花的笑容,令胡小虎心底颤了一下,急忙收敛心神,示意她下车了。

两人拖着箱子,出了大巴停车场,走到对面的公交车站,找到了去南升镇的公交车。

到了南升镇,胡小虎望着眼前陌生而熟悉的情景,又有一种恍然的感觉。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拜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