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紧急订单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464字
  • 2022-03-19 22:26:17

从总经理办公室离开不久,杨璐便通知全厂所有副课级以上的干部,召开大会。

会议上,杨璐宣布了两个事情。

第一个事情,生产部划分为两个部门,即高低频变压器生产部和逆变器生产部。

第二个事情,新聘的尹家云副理为逆变器生产部的负责人,全盘负责逆变器生产。

理由是要大力发展逆变器,确保美国客户那边两千万美金的订单能够顺利承接。

聪明的人,已经捕捉到了其中隐藏的信息。

这就是总经理杨璐对生产部经理易斌和制造总监李亚虎,已经不够信任了。

李亚虎和易斌,当然神色很难看。

但是,这是老板的决定,他们也只能接受。

…………

对于新入职的生产副理,胡小虎表现出来了极大的热情。

不但当晚请了邓建龙和尹家云两人去外面吃了饭,还带着尹家云去超市里买日用品,帮着付钱。

对于胡小虎超乎异常的热情,尹家云和邓建龙的理解是因为杨璐的话,叫他们相互关照。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是胡小虎对尹家云这个老上司的敬意。

但是,尹家云的工作,注定不会是很顺利。

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重大挑战。

由于前期的逆变器品质不良率较高,严重影响了出货交期。

接下来,进入紧急赶货期。

货物必须在月底前报关,才能赶上船期。否则,要么走空运,要么就得支付高额的违约费用。

那么大宗的商品海外空运,价格极其昂贵,将是一笔不菲的费用。

但是,前面欠下的交期太多,仅靠原有的员工,就算24小时作业,也不可能完成订单。

好在人事部招了许多的新员工,带来了希望。

这个产品对员工的熟练度极高,而且对品质要求也极其严格。为此,邓建龙抽调了两倍的IPQC检查员用来管控逆变器车间的品质。

然而,生产效率的提高,还得生产部自身去想办法。否则新员工人数是够了,产量做不出来。

生产部经理易斌,不再管逆变器车间,这个重担就压在了尹家云的身上。

这次生产任务,对尹家云来说也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如果完成了这次交期,基本上就在公司站稳了脚跟,如果完不成任务,恐怕是前途堪忧。

毕竟空运费,不是一笔小数目。

…………

胡小虎早上刚刚上班,就往逆变器车间跑。

只见尹家云正在车间安排和调度生产。

原来易斌的安排,老员工一条线,新员工一条线。说的是不让新员工影响老员工,其实基本等于短期内放弃了新员工。

新员工线别,由组长和技术人员慢慢培训,慢慢磨时间,做多少,算多少,生产效率爬升速度极慢。

一条线30人,只有一个组长一个领班,两条线一个技术员。相当于2.5个人培训30人,进度极慢。

按照原有的安排,新员工入职前三天几乎等于零产出,前七天的平均效率不到10%。

然而,离报关的最后期限只有13天了,必须在12天内完成生产。按照原有的进度,几乎不可能完成任务。

尹家云把所有的员工重新调度。每个工站,都由新员工和老员工搭配作业。老员工在生产的同时,负责培训和指导新员工。同时对老员工额外补助2个小时的计时工资。

这样一来,几乎每个新员工,都有人一对一的培训。

第一天,老员工因为要教新员工,生产速度会放慢,整体效率只有之前的70%,新员工照例几乎没有产出。

但是到了第二天,老员工的影响已微乎其微,新员工的生产效率可达老员工的40%。到了第三天,新员工的生产效率已经可达70%.

这样的安排,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按照这个进度下来,完全是可以达成出货任务的。

从这一番调度来看,尹家云的能力,明显要强于易斌一截。

毕竟,在前世他是胡小虎的老大。

胡小虎也松了一口气,没有过多的参与。只是协助管控品质,偶尔帮忙调试设备。

然而,就在第四天,意外发生了。

逆变器产品线材极细,对设备的精确度要求极高。但是此时的绕线设备精确度不够,所以每隔4-8小时就要重新调试一次设备,否则断线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再加上新员工多,对设备操作不熟练,故此要求的是每4小时必须重新调试设备。

逆变器的主要生产工序是绕线,14条线,每条线绕线机12台,足足有168台设备需要调试。

按照原来的安排,逆变器车间安排有7个调机技术员,而且会比员工提早1个小时上班,再提早1个小时下班。为的是在员工上班之前,把设备调试好。这样员工一上班就能直接作业。

第四天早上,尹家云早上6点55分就到了车间,发现车间里静悄悄的,心头不禁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若在平时,7个技术员早已到齐,已经在开始调试设备,忙得不亦乐乎,此刻却一个都没看到。

尹家云急得直跳脚,然而却没有办法,只能在煎熬中等待着。

一直等到了7点55分,才来了2个技术员,开始调机。

尹家云一问,才知道他们昨晚开了会,逆变器车间的调机技术员,由7个变成了两个,而且还是8点跟员工一起上班。

这时,车间里的员工像潮水一般的涌了进来。

绝大部分的绕线机,都放着“待调试”的标识牌,只有极小部分的机器放着“已调试”。

整个车间的绕线员工,大部分人都坐在座位上等着技术员调试。

前面绕线工序没做出半成品出来,后面的工序就没有活干,整个车间都处于半停顿状态。

胡小虎赶到车间的时候,看到车间里的员工,大部分都坐在工位上聊天,等着技术员调机,整个车间乱哄哄的。

只看到尹家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正用车间里的电话跟生技部经理杨冬贵吵架。看到胡小虎过来,便开了免提。

电话里,杨冬贵满腔无奈的语气,“兄弟,你别跟我吵,我也没办法。这是李总监安排的,说高低频变压器生产部那边有3100多名员工,你这边逆变器才400多名员工,叫我按照人员比例调配技术员的。技术员的上班时间,也是李总监叫改的。说是技术员也是人,为什么要7点钟就到公司,为什么不能跟正常员工一起上下班。你要着急,去找李总监吧,我也是奉命行事!”

胡小虎在旁边听着,心中已经明白了,李亚虎这是对尹家云心存忌惮,担心权力被分化。

这次是不惜撕破脸皮,也要把尹家云搞走了。

高低频变压器,精确度要求不高,设备调试好之后,至少一个星期都不用调试。所谓的按照人员比例调配员工,就是扯淡。

而以关心和体贴技术员的名义,让技术员跟生产员工一起上下班,其险恶用心,就更是昭然若揭了。

眼看杨冬贵把球全部踢给了李亚虎,尹家云只得挂了电话,火急火燎的又打给李亚虎。

第一次,响了足足两分钟,没有接。

第二次,还是没有接。

第三次,助理接的,说李亚虎没在办公室。

尹家云气得满脸通红,却无可奈何,只得去办公楼去找李亚虎。

胡小虎想了想,也跟在后面,与他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