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这是一门生意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449字
  • 2022-03-17 20:54:06

莞城。

这次质量事故发生所在地,是一家叫广宝的台资电源厂,世界五百强。

驻厂最高主管唐协理,台湾省人。

台资厂的协理,级别大抵与贯达厂的总监级别相当,在副总之下。只是台资厂的职称等级更为繁杂。

销售总监蔡佳铭也是台湾省人。

贯达电子的主要客户都是台资。台湾省人喜欢跟本省的人打交道,没事可以来几句闽南语。所以一般和台资客户做生意的工厂,都会聘请一名台湾省人做销售主管。

吃海鲜,打高尔夫球,到酒店休闲娱乐,是这个时期的台湾省人的三大爱好。

所以,蔡佳铭特意选了一家靠着taizi酒店的海鲜大酒楼。

一般的台湾省的管理人员,看不起大陆人。不过唐协理算是个比较有素质的台湾省人,为人很和气。

晚餐很丰盛,两斤半的澳洲龙虾,还真有。

因为杨璐和蔡佳铭都开车,还要安排唐协理的下一场活动,所以都没喝酒。

作为总经理和老板,亲自来陪同吃饭,算是给足了面子。唐协理很高兴,跟杨璐谈笑风生,不时又跟蔡佳铭来几句闽南语。

台湾省人,无论男女,说都是嗲嗲的,胡小虎两世都听不惯。

他只是在旁边倒倒茶,然后静静的吃着。

脑海里,在想着李蓉的事情。

他们是下午四点就出发来到莞城,到广宝公司附近等候唐协理。所以,他没办法去接李蓉。

虽然提前打了李蓉的办公室电话,让她自己走路回家,但是胡小虎还是有点担心。

其实,自行走路回家的,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这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小丫头,路上是否顺利,一个人在住房里会不会害怕?

胡小虎有点心神不定。

杨璐、蔡佳铭和唐协理,一通闲谈之后,终于谈到了正题。

对于这次重大质量事故,唐协理承认广宝公司提供的图纸,的确是有问题。这次质量事故的主要责任,其实是在广宝。

但是,广宝工厂上下,都不愿意正面承认自己的过错。因为一旦承认自己的过错,所有的返工费用,就要工厂内部吸收。

一旦出现返工费用无法转嫁到外部,广宝公司就会启动追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

这是唐协理不想看到的。台资公司,高管之间的勾心斗角,几乎达到了白热化。谁也不愿意留一个小辫子,给对手抓住。

按照唐协理的意思,他只能按照扣款费用,予以打折,他的最高权限只能八折。

25万的费用,八折就是20万,这显然不是杨璐想要的。

原本欢快和谐的气氛,有点冷场。

“协理,杨总,蔡总监,冒昧打扰一下,我有个建议,不知道行不行。”胡小虎笑道。

正是冷场之际,听到胡小虎这般说,三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唐协理礼貌的朝他笑了笑,“请说。”

“我知道,贵司这种大公司,所有的额外费用都要转嫁责任单位,否则内部吸收的话,一定会追责。”

“嗯,不错,请继续说。”

“我们可以换个思路。我们不求您打折,但是希望贵司针对此次质量事故,不对我司做惩罚性的扣款。据我所知,贵司的返工工时成本,按照实际人工工资,再加上管理费用,不会超过5块每小时。但是贵司实际是按照25块每小时来扣款,这是一种惩罚性的扣款。这次的质量事故,毕竟事出有因,故此还请唐协理评估,可否按照实际损失费用计算。此部分费用可以全额转嫁给我们,我们也不为难您额外打折了。据我所知,您是广宝莞城工厂的BUhead(事业部负责人),对莞城工厂的盈亏负责,是可以有这个权限的。”

在这个时候,莞城工厂的人均工资,普遍不会超过2.5元/小时,算上各种管理成本,也大概在5元/小时左右。

25元每小时的返工工时费用,的确是针对质量事故的惩罚性的扣款。但是这次的主要责任,其实在于广宝,还要对贯达实施惩罚性质的扣款,显然不合理。

胡小虎说完,包间内一片寂静。

唐协理愣了一阵。

终于,脸上露出了有趣的笑容,“你英文名叫什么?”

“协理,我叫Tiger.Hu。”

台资公司,很喜欢叫对方的英文名,显得亲热一点。

一般对外沟通的职员,都会给自己取个英文名,比如蔡佳铭叫Sam.Cai,杨璐叫Ruth.Yang。

唐协理笑了,伸出手指头,朝胡小虎点了点,“Tiger,你很聪明,也很狡猾!”

这一句话,所有的意思都在不言之中。

杨璐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甜美的笑意。

接下来的时间,又进入了欢快和谐的气氛。

按照唐协理的意思,他们的人工成本的确是5块多一点,为了确保他们莞城工厂不会吃亏,也便于他开展工作,建议按照6元/小时计算。

这样算下来,1万个返工工时的返工费用,就变成了6万,符合杨璐的心里预期。

杨璐笑得灿若春花,连连感谢。

眼看这次宴会,就要在美好的气氛中结束。

胡小虎却不忘趁热打铁,“协理,据我所知,贵司的adapter电源的生产工时都不会超过60分钟,但是贵司的制造部门却报出了120分钟每台的返工工时。能否烦请您,帮关照一下,按照实际返工工时计算。”

唐协理又笑了,“Tiger,刚刚夸你聪明,这次就不聪明了。广宝是世界五百强的企业,有着标准的工时系统。你说的没错,我们的每台adapter电源返工工时,的确不会超过60分钟。我们的制造对外报出120分钟的返工工时,只是为了给供应商压力,督促供应商改善质量。实际在计算工时费用时,还是按照系统的标准工时计算,不是制造部门想报多少工时就是多少工时的。也就是说,实际上,我们最终的返工工时,是不会超过60分钟每台的,120分钟的返工工时,是入不进系统的。”

这番话一出来,杨璐和蔡佳铭两人,都喜笑颜开。

如果返工工时不会超过60分钟每台,也就是说5000台电源返工的最终扣款费用,其实只需要3万块。

胡小虎却被他的话愣住了。

这真他么的是一门生意啊!

5000台电源返工,只需要5000小时。

广宝的制造部门相关负责人对贯达电子报出了1万小时的返工工时,其实最终只能按照系统的标准工时计算,也就是最终还是只能报5000小时。

但是,供应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会开始私下活动,以降低损失。

于是,就出现了肖一光跟杨璐报告的那样,给一笔好处费,把返工工时少报50%。

这样一来,贯达电子觉得减少了一半的损失,广宝的制造部门负责人私下得到了一笔好处费。

而肖一光也得到了办事有力的荣耀,顺带还赚了一笔。

这是一笔皆大欢喜的生意。

大家都觉得赚了,其实贯达吃了个暗亏。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讹诈!

从这次肖一光等人故意忽略广宝的失误来看,这完全是一场里应外合的讹诈!

听到唐协理这么一说,杨璐心中当然明白,只是不便当场表露出来而已。

最终,这场宴会,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

蔡佳铭开车带着唐协理,前往taizi酒店去happy,懂的都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