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重大质量事故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837字
  • 2022-03-17 11:20:20

IPQA办公室。

胡小虎刚刚在小丫头的催促下,喝了她的奶,邓建龙就愁眉苦脸的模样,走了进来,“组长以上的管理人员,半小时后到小办公室开会。”

会议室里,邓建龙坐正中,四个工程师,五个组长,分别坐两边。胡小虎和肖晓明,各坐两排第一位。

大家看到自己的主管满脸严肃的模样,都安静了下来,提笔,摊开本子,准备接受训话。

邓建龙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皱。

公司的变压器产品,在一家电源客户的产线发生了5台耐电压不良,因不良数量较多,被判定为批量性品质问题。

由于变压器的耐电压不良属于关系到生命安全的质量缺陷,所以客户决定对这批电源全部更换变压器。

5000台电源,全部更换变压器,算出来要花1万个工时,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返工的工价为25元/小时,意味着要赔偿25万人民币。

25万人民币,这个时候,在南升镇,是将近两套房的价格!

如果高额赔款的质量事故,公司肯定是要追究责任的,甚至可能会解雇主要责任人。

所以,邓建龙十分的紧张,内部先开个检讨会,提前主动提请处罚,表明个态度。

邓建龙打印了两份资料给大家传阅,一份给肖晓明,一份给胡小虎。

里面有客户投诉的相关邮件,以及公司内部要求追责的邮件。

肖晓明随便瞄了一眼,就丢给了下一个工程师。

发生问题的产品是一颗电感器。

贯达主要生产的是高频变压器,但是逆变器、电感器、滤波器,都属于磁性零件,通常变压器工厂也会生产这几种。

出现品质异常的批次产品,是在八月初生产的。

而他负责的是逆变器,且八月底才入职,无论如何都跟他是没有关系的。

但是,胡小虎却看得很仔细。

造成耐电压不良的原因,是因为车间在生产时违规操作,导致绝缘性能被破坏,进而致使耐电压不良。

IPQA部门作为生产车间质量的监督者,没有监督和阻止到这种违规操作,是要负重要责任的。

“我自罚200块,对应QE工程师自罚100块,IPQC组长自罚50块,IPQC检验员自罚50块。”

这是邓建龙的决定,做错了事就要受罚,向公司表明一个态度。

“检查员没有监督到位,关我们QE鸟事啊?”肖晓明一听,立即激烈的反对。

会议室内,顿时一片静寂。

胡小虎把所有的资料全部看完,对这个案件心里已经大概有数。

望着气焰嚣张的肖晓明,心中厌恶至极,冷冷的说道:“肖工,尊敬上司,文明用语,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教养问题。”

“你……”

肖晓明虽然勃然大怒,很想骂胡小虎“算什么东西”,但是终究是忍住了,默默的低下了头。

胡小虎这架势,一看就是不好惹的模样,又是杨总面前的红人,能不惹尽量不要惹。

就在此时,办公室里的扬声器响了。

“请李亚虎、蔡佳铭、孙怡……邓建龙、胡小虎,到1号大会议室。”

…………

会议室内。

此次重大质量事故的所有责任人员和相关人员,全部到齐。

全场一片静寂,神色肃然的望着坐在会议桌正中的杨璐。

杨璐的俊俏的脸蛋上,满是怒容。

25万的赔款,不是一个小数目。

最重要的是,这将成为业界内一个大事件,严重影响贯达电子的品质形象,也可能对订单产生影响。

这件事的责任部门,牵涉到研发、生产、品质三大部门。

故此,在李亚虎的带领下,各课级以上主管,一一做了检讨,并自请处罚。

胡小虎暗暗摇了摇头。

但凡出了质量事故,通常来说,临时补救措施、事故原因分析、针对事故原因的后续改善对策,是三个核心要讨论的问题。

而最先要讨论的问题,就是临时补救措施。

光检讨和自请处罚,是不够的。

果然,杨璐也沉不住气了,“李总监,此次的质量事故如何追责,具体产生原因是什么,后续怎么改善,你另行主导检讨,单独向我报告。我现在迫切想知道的是,对这次质量事故的补救措施。”

“我们找了客人的生产部,他们承诺会把返工工时帮我们减免一半,这样损失能减少一半。”肖一光急忙回答道。

肖一光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明显有得色。

能帮公司减少一半的损失,也算是大功一件。

只是,胡小虎却知道,这里面的深藏着猫腻。

这种Adapter(电源适配器)的返工工时,最多1小时。

但是客人工厂的相关部门,却在邮件里向供应商提报工时损失时,多报了一倍,借机敲诈供应商。

这一次所谓“减免”一半工时,至少要索要好处费2万以上,甚至更多。

所以,对于一些大客户内部的某些人来说,有时巴不得你在他那里出点不大不小的问题,因为这是一笔生意。

“你就只会这一招?”杨璐满脸讥诮的神色。

肖一光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杨璐虽然不爽,但终究是会答应的。

对于这种套路,杨璐的确没有太多的办法,心头涌起了一股无奈。

她把视线望向其他人,“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意见?”

众人一片静寂。

胡小虎举起了手。

杨璐原本面罩寒霜,看到胡小虎举手,脸上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意,“阿虎,你有什么建议,站起来说。”

胡小虎缓缓的站了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不良品产生,毋庸置疑,是我们的责任。但是,我一直奇怪的是,我们的产品,经过两次100%的耐电压测试,为什么会流出那么多不良品?直到我看到客人的投诉邮件后,我找到了答案。”

“客人的技术图纸要求测试耐电压为AC 600V,我们把测试条件提高到800V,是加严测试合格之后才交货的。也就是说,按照客人的图纸,我们的产品是合格的。”

“但是,从客人内部抱怨的邮件来看,客人生产车间在使用时输入的电压为1500伏特,所以我们测试合格的产品,在客户生产制程是不良品。”

“这是客人的图纸失误。如果客人在他们的技术图纸上明确规定要测试1500伏特,我们完全能把不合格品拦截在家里,不会流入到客户那里。”

“还有,我建议向客人提出,我们要现场确认返工工时,不能他们说多少工时,就多少工时。”

全场再次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随后纷纷翻动手中的资料,寻找胡小虎所说的信息。

研发总监廖玉昆率先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我看到了!客人反馈质量事故的原始邮件,就是1500V AC。怪不得,我们接到客人最新的ECO(工程变更命令),要求把测试条件由600V AC变更为1500V AC。”

制造总监李亚虎和品质经理肖一光,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胡小虎暗暗观察了两人的神色,心中有一种直觉。

这两人恐怕是故意忽略了这个要点。

其他人被他们带偏了节奏,注意力全部放在客诉的损失上面了,谁也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因为,这也许,是一门生意。

给客人的好处费,从来都是当面现金交易。

所以,到底是给了客人两万,还是三万,或者一万,只有他们知道。

客人到底要多少好处费,也只有他们单线联系。

杨璐怒了,气得脸色通红,“肖一光,你是眼瞎吗?”

“对不起,杨总,我没注意到这个细节,我检讨,认罚。”肖一光低下了头,露出羞愧的神色。

这恐怕是他早就想好的说辞,留好的后路。

杨璐没有再看他,望向李亚虎,“李总监,下班之前,给我报告这件事情的全部处理结果。

随后又对销售总监蔡佳铭道:“蔡总监,你发邮件给客人大陆工厂最高主管唐协理,报告一下这次质量事故的原因。告诉客人主要责任不在我们。然后帮我约一下唐协理,我、阿虎和你一起去。”

说完,合起手中的笔记本,怒气冲冲的扬长而去。

这一次,品质部经理肖一光,一改往日和蔼可亲的好领导模样,怨毒的看了胡小虎一眼,面色阴沉的走了出去。

毕竟,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随后,制造总监李亚虎,意味深长的看了胡小虎一眼,也走了出去。

研发总监廖玉昆,轻轻的拍了拍胡小虎的肩膀,狠狠的竖了一个大拇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