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接下来幸福的日子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971字
  • 2022-03-16 20:29:38

胡小虎从其他同事的聊天之中,大概了解了杨璐和贯达电子的一些情况。

贯达电子,属于港资企业。

杨璐丧偶,28岁,单身。

前夫是香港人,1994年来南升镇建立了贯达电子,三年前因病去世。

贯达电子是杨璐分得的遗产。

杨璐的父亲,是东山市的大亨,名下有东山市唯一的四星级酒店——悦华大酒店,还有一家叫金碧园的房企。

老头子年纪大了,退居二线幕后指挥,酒店和房企都交给独生女杨璐管理。

但凡穿着贯达电子工衣的员工,很少遇到被敲诈勒索或者殴打的事件。

…………

接下来的时间,胡小虎在工厂的日子里,进入平稳和快乐的时光。

逆变器的改良方案,很快得到全面推行。

产品的不良率,从平均55%的不良率,降低到了2.8%左右。

通常,电子厂分为计件和计时两种薪酬计算方式。

计件就是根据实际生产的产品数量计算劳动报酬。

计时是按照上班时间数来计算劳动报酬。

贯达电子以计件为主,遇到难做的产品,就会计时。这个产品之前一直是计时,正式工2元/小时,试用期1.5元/小时。

断线的质量问题改善之后,逆变器产品也全部转为计件。

逆变器车间里的员工,对胡小虎是十分的感激。因为只要你足够勤快,计件的工资要比计时的工资高不少。

而且除去计时工资低不谈,55%的不良率,也是个问题。

辛辛苦苦了一天,做了一堆的不良品,对于员工的心情也是一个打击,有着一种浓浓的挫败感。

一时间,车间里的员工,对胡小虎的好评如潮。

“那个靓仔工程师是真的厉害,那么多经理总监都解决不了,人家一来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

“人家是名牌大学生,当然厉害,读书多就是好。”

“人家还会绕线和调机,什么工序都会,哪像那些经理总监,只会说,不会做。”

……

PQE工作的主要职责是负责解决车间的质量异常问题。

那懒散的工程师,会等着别人来提报质量异常才去处理。而有责任心的工程师,会主动去车间了解现状,发现问题,并主动解决问题。

胡小虎当然属于非常有责任心的那种。

他负责的正是逆变器车间的品质改善。

他每次到车间里来,刚刚到门口就会被发现,“看,靓仔工程师来了。”

于是,车间就活跃了。

每当他到车间各工位巡查的时候,大妈们就开始嘻嘻哈哈起来了,“胡工,你有没有女朋友,帮你介绍一个,很靓的啦。”

其实,大妈们并不是真的想给他介绍,只是喜欢逗一下这个年轻的小靓仔工程师。

那些年轻的未婚女孩子,一看到胡小虎,各种各样的问题就来了。

“胡工,我的机器好像不好用,能帮我调一下吗?”

“胡工,帮我看看这个产品做成这样行不行。”

“胡工,我总做不快,有没有什么好方法?”

……

胡小虎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游刃有余的应对着。

车间的课长和组长、领班等管理人员,对帮他们解决了大麻烦的胡小虎也非常的敬重。

看到那些员工在上班时间嘻嘻哈哈的,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呵斥,反而跟着一起和胡小虎开玩笑。

车间的薪酬制度改为计件了,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对车间的纪律也相对低了许多。

“胡工,你要经常来,以后逆变器车间就是你的大本营了。”他们笑着说道。

他在各层楼的车间之间和办公室之间穿梭着。

那些年轻的文职类女孩子,虽然上装都穿着工衣,但是下装的裙子却是万紫千红。

走起路来,如同蝴蝶一般翩翩起舞。

“嗨,靓仔工程师,嘻嘻……”

几乎每个未婚的,甚至已婚的年轻女孩子,都会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

电子厂,男的少,就像个女儿国。

年轻的,长得还可以的男孩子,职位较高的,颇受欢迎。

才来几天就闻名全厂的胡小虎,颇有点像进了女儿国的唐僧。

面对每份善意的招呼,他都会回之暖暖的微笑。

小丫头黎芳丽,每天早上7点50分前,就会帮他洗好水杯,打上一杯开水,然后在他桌上放个吃的。

有时是煮鸡蛋,有时是苹果,有时是橘子,有时是奶……

办公室里的那些大妈级的组长们,就会笑,“阿丽,什么时候吃你们的拖糖?”

“噗,哈哈……”小丫头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

那些经理、总监之类的高管,对他也很和善,在路上看到他,都会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小胡,很不错。”

就算是制造中心总监李亚虎,品质部经理肖一光,看到胡小虎,也是面露微笑,温和的打着招呼。

虽然胡小虎那天让他们丢了面子,但是也帮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丢面子只是一时,问题不解决,他们将会一直面对杨璐的呵斥。

最关键的是,胡小虎除了抢占了肖晓明的升职空间,对他们的整体利益,并没有什么损害。

日子如流水,胡小虎过得有滋有味。

…………

隔壁半夜里的响声,越来越响了。

对于胡小虎和李蓉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终于,胡小虎耐不住,决定另外租个好点的房子。

毕竟,他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

他把石头的五百块钱还了,又给了李蓉一百零花钱,然后带着李蓉另外去找房子。

他的解释是,沾了课长的光,一起搞了个改良方案,老板奖励了两千块,令石头羡慕不已。

胡小虎跟李蓉的运气依旧很好。

他们遇到一个和善的房东,觉得他们很和善,主动找他们攀谈,然后把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租给了他们。

房东要搬去东山市内住,租出去的是自己现住的房。

拎包入住,沙发、席梦思床、彩电、冰箱、洗衣机、热水器等家具一应俱全。

这么好的房间,不是眼缘好的租客,房东不放心租出去。

房租很便宜,租金一百二,押二付一。

若非房东对他们眼缘好,条件这么好的房子,至少两百起步。

从廉价套间出租房,搬到三室一厅的大套间。

不用再听隔壁的激情大战,不用再守着李蓉洗澡,不再用隐患重重的热得快烧水,连衣服都有洗衣机搞定,下班能有电视看,不至于太无聊。

对于李蓉来说,简直就是天堂一般。

李蓉依旧是习惯的要抱着胡小虎的胳膊入睡,否则就睡不着。

即便是睡着了,也会从噩梦中惊醒。

身边躺着个青春貌美的少女,胡小虎也是血性方刚,要说胡小虎没感觉是假的。

不知多少次,他都动了翻身过去的念头,最后终究是忍住了。

他总觉得,这一翻身,终究是有点挟恩图报,乘人之危的意味。

只是,早上起来时,两人都有点尴尬。

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空气中都带着一种暧昧不清的情愫。

胡小虎突然发现,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

周日。

胡小虎和李蓉都不用上班。

胡小虎难得的睡了个懒觉,睡到八点才醒来。

李蓉一大早就在搞大扫除,此刻正在他们的卧室里拖地。

早晨的阳光,从窗户里照了进来,明亮,干净。

胡小虎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中,静静的望着忙活的李蓉。

李蓉的额头微微淌汗,脸蛋红扑扑的,像鲜美的果实一般。

因为在拖地的缘故,裤脚挽得高高的,露出一双像玉藕一般洁白圆润的小腿,可爱的小脚丫趿拉着拖鞋,令他有一种捧在手心里把玩的冲动。

年轻,真好。

他舒服的叹了一口气。

正要翻身坐起,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异样……怪不得李蓉会脸红。

他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全身放松,摒弃一切杂念。

鲜花盛开,阳光明媚,可爱的小朋友们,在碧绿的草地上跑来跑去,发出清脆的欢笑声……

他脑海出现这么一幕美好的画面,也逐渐平静了下来,这才一跃而起。

洗漱完毕,李蓉也已经忙完。

两人下楼去吃早餐。

他住的这个片区,本地人多,其次就是一些工厂的白领级相对高收入人群。

卖早餐的店很多,重生前胡小虎最喜欢吃的早餐就是肠粉。

然而,他转了一大圈,却没找到肠粉店。

肠粉其实是广东人最喜欢吃的早餐之一。

但是由于南升镇开发较晚,本地人因为村里卖地分红、房屋出租等收入暴增,处于暴发户思想阶段,对开小店没有兴趣。

想吃了,就只能自己在家做。

而外地人不会做肠粉。

所以片区内,各种美食早餐都有,独独没有本地人最爱吃的肠粉。

在他的记忆中,大概要过三四年之后,肠粉店才会像米粉店一样,到处都是。

“这或许,也是一门好生意。”胡小虎想道。

只是,他目前分身乏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