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恍然如梦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3243字
  • 2022-03-16 11:04:34

L县,稻子乡,楼下村。

一间灯光昏暗的瓦房里,正被愁云惨雾笼罩着。为了方便做生意,胡小虎家长期借住在大舅的两间老房子里。

一间房子生活起居,另外一间房子里摆满了货物。都是一些廉价的衣服、裤子、鞋子和袜子等货物。胡小虎读大学前,几乎从来没买过衣服,都是从家里拿的。

这些衣服价格极其低廉,但是质量也极差。

比如衣服穿着穿着就开线了,尤其是腋下和裤裆处,是开线高发之处。腋下还可忍受,自己用针线缝一下还可以对付。

最可怕的是裆下开线!

读高中时,跟着石头他们追追打打,突然裆下开线了,内裤就露了出来。胡小虎只得赶快去宿舍用针线缝好——他在宿舍常年备了针线。

但是他的针线活不好,缝好的裤裆不知什么时候线又松脱了,然后又散开了……

胡小虎上去擦黑板时,经常出现社死的场面。

这种衣服重点是便宜,乡下经济条件不好,图的就是便宜,对开线这种事情并不在意。大不了自己用针线再缝一下。

离房子二十米远,就能听到胡妈的吼骂声。

事情的起因,是今天收到了一张五十的假钱。假钱其实是胡妈收的,但是胡妈怪胡爸没有再检查一遍。

胡爸低着头不说话,已经习惯了这种胡搅蛮缠的迁怒。偶尔,被骂的狠了,忍不住嘟哝几句,又招来了胡妈更大声的叱骂。

十五岁的胡小凤低着头在洗碗,十岁的胡小英就着昏暗的灯光在看书,两个人都是大气不敢出一口。

洗完碗的胡小凤,也埋着头看书。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之中,唯有书本才能让她们得到慰藉,忘记身边的苦难。

马上就要开学了,胡小凤和胡小英的学费还没凑齐。在这节骨眼上又收了张假钱,胡妈当然心中难受。

胡妈脾气不好,心中难受就一定要发泄出来,不然一晚上睡不着觉。事实上,就算骂了出来,还是会一晚上睡不着。

大概是骂的声音太大了,住在对面房间里的外公,跑过来呵斥胡妈。

胡妈一生气,又跟外公吵。吵着吵着,外公就吼着叫胡妈“滚出去”。

然后,胡妈虽然还在跟外公对吵,但是声音却低了八度。

没办法,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在楼下村周边三个集镇打开了局面,只能借住在大舅原来住的房子里。

外公退休之前,是七个乡镇的供销社经理。退休后,大舅在供销社顶了班,就在家中养老。

外公和胡妈两个人都是倔脾气人,住在一起,难免经常发生摩擦。

正吵着,村主任的老婆跑过来叫胡妈接电话,说是虎子打来的。

这一下,胡妈不再吵了,胡爸的脸色也变了。

……

胡小虎拿起电话,又放下电话,反复三次。

心情实在太激动了!

他重生前,母亲在鹏城的胡小凤家安享清福,胡小凤甚至专门给她请了保姆伺候着。

但是父亲离他已经远去了14年……

08年那场雪灾之后,到处一片草木枯黄。

虽然此时胡小虎的工作已经走入正轨,足以支持两个妹妹的学费,但是父母闲不住,执意要去种田。

在烧田埂上的枯草时,一把火蔓延到了山上。

山上是上百亩的林场。

胡爸冲进去了大火之中灭火,就再也没出来。

这14年来,胡小虎不知梦到了父亲多少次,又多少次从梦中哭醒。

此刻,他马上就能跟父亲通话了,叫他如何不激动?

过了许久,他的心情终于稍稍平复了一下,下定了决心,拨动了楼下村主任家的电话,然后静静的等待着父亲和母亲的到来。

“喂,虎子,你打电话来做什么?”对面的母亲的声音,有点慌张。

他当然知道母亲在慌张什么,她怕他电话来要钱。

“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做工程师,坐办公室的。”

对面楞了一下,随即声音变得欢快了起来:“好啊,好啊,我崽出息啦,哈哈哈……”

母亲心情一下变得极其高兴,忍不住欢笑了起来。

随后,他听到了父亲那逝去14年的笑声。

胡小虎如遭电击,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半天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痴了。

一股泪意涌上来,他双眼紧紧的闭着,强行憋着。

“喂……喂……虎子啊,你听得到吗?信号不好,怎么回事?”

“我帮厂里搞了个项目改良,老板给我奖励了三千块,我给你们打了两千块,你们明天可以去取。”

胡小虎说这句话的时候,说的很慢很慢,尽量把每个字都说清楚。

幸福来得太突然,往往容易令人怀疑。

何况,吃过了太多苦的母亲,习惯性的把每一件事都往最坏的地方去想。

他要是说得快一点,急性子的母亲很可能会听成,要家里给他寄两千块钱。

“什么?要两千块,家里哪里还有钱?”母亲的声音顿时急了。

他才出门五天就往家中寄钱,这事的确有点离谱。

但是,他说的那么详细,那么慢,母亲还是能听错,的确是被苦难折磨怕了。

“是我打了两千块钱给家里,你们拿存折就可以去银行取。”胡小虎只得再重复一遍。

“你的耳朵真是差,我都听到了虎子说给家里打钱了,打到存折里了。人家虎子刚上班就寄这么多钱,你们以后要享福了。”边上的村主任老婆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胡妈又欢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有了这两千块,不但小凤和小英的学费问题解决了,还能剩一笔钱让他们多订点货。

假钱带来的不快也无影无踪。

她笑了一阵,转身就训斥旁边的胡爸:“你这个东西,中什么用!一年都赚不到两千块,我崽才出去几天就寄回来两千。”

一旁的胡爸没有反驳,只是嘿嘿的傻笑。

他们一年的收入,虽然不像胡妈说的那样夸张,不到两千块,但是累死累活一年下来,的确六千都不到。

胡妈激动了一阵,才继续跟胡小虎通话:“崽啊,你这个老板是真好啊,一出手就奖励几千块。你一定要好好听老板的话,做事勤快点,不要怕辛苦。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啊……”

接着,胡爸过来了:“崽啊……你在那边要注意身体啊……”

爸爸!爸爸!爸爸!

听到那阔别了14年的声音,胡小虎再也忍不住了,心底拼命的喊着,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哪怕他拼命的闭着眼睛,依旧没办法止住那肆意倾泻的泪珠。

整个脑海里一片空白,以至于胡爸后面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

14年了,又能听到您的声音了,真好!

重生,真好!

什么家财万贯,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功成名就,又怎抵得,再听一次您的声音,再好好做一次您的儿子!

“喂……虎子啊……怎么没声音了……”

胡小虎终于稍稍平复了心中的激动,声音略带哽咽的说道:“爸,我听到了,知道了。”

这场通话持续了十几分钟,胡小虎又把自己这边上班的情况,大致给父母说了一遍,让他们安心。

说着说着,胡妈也激动得哽咽了起来:“崽啊,你要好好在那边做啊,爸妈都老了,以后全靠你了啊。”

胡小虎心中明白,多半是母亲又跟外公吵架了。

两个倔脾气的人撞到一起,外公肯定要说出了“滚”之类的刺激字眼,令母亲心中十分难受。

“妈,您放心,我以后每个月至少给家里寄一千块。你们就不用赶那么多场集了,找个生意好的集镇租个房子,守一个集镇的生意就好了。”

“好,好……我崽出息了……我们也可以轻松了……”对面的母亲,激动得语不成声。

最终,还是胡妈担心他电话费太贵,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胡小虎心中明白,这个电话,不只是给家里带来了一千块钱,还有自豪和荣耀。

最多不超过明天上午,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会知道他在大公司做工程师,工资一千八。

而最重要的是,带来了安心和底气。

他承诺每个月给家里寄一千块,在这个时期,已经足够让家中简单的财务自由,让他们过得不那么压抑。

…………

回到出租房,李蓉刚刚帮他洗好衣服,看到他眼睛红红的,立即露出了关切的表情。

胡小虎坐到床上,平缓一下激动的心情。

李蓉从腰上解下一个钥匙串,打开一把指甲剪:“哥,你的指甲太长了,帮你剪一下。”

胡小虎斜躺在床上,李蓉坐在床边。

一只温软的小手轻轻的捏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拿着指甲剪,轻轻的将他十个手指头上多余的指甲全部剪平,又细心的把指甲的棱角磨平。

随后,又轻轻的把他的脚移了过来,捏住他的脚掌,开始帮他剪脚指甲。

脚掌上传来的那种柔腻的感觉,令他的心情逐渐平缓了下来,只觉得一阵迷醉。

柔和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那么的恬静和认真,手里的指甲剪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剪疼了他。

胡小虎心头一颤,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李蓉如同遭了电击一般,停下了手中的指甲剪,轻轻的垂下了头,满脸羞红的微笑,任他的手在头上揉摸着。

等到胡小虎把手拿开,李蓉才继续帮他把剩下的脚指甲剪干净,磨平。

胡小虎又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早点睡吧。”

“嗯。”

根据这几天摸索的规律来看,隔壁的两口子,逢单运动,逢双休息。今天是8月25日,不出意外的话,今夜又是一场大战。不早睡的话,恐怕又要被吵醒。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