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奖

  • 逆流温暖人生
  • 湘南笑笑生
  • 2179字
  • 2022-03-15 20:35:31

在杨璐看来,虽然胡小虎年轻,但是总经理特助这个职位,并不需要独挡一面。

除了协助她处理一些跨部门的协调工作,更重要的是监管工厂在正确的方向运营,不要走向失控。

所以年轻一点也未尝不好,年轻人有激情,无所畏惧。

从胡小虎今天在工厂内的表现来看,胡小虎头脑灵活,创新意识强,懂技术,更难得是那份敢挺身而出的勇气。

工厂里老油条多,混日子的多,更可怕的是,还有蛀虫存在。

工厂一些不正之风,杨璐心知肚明,包括邓建龙被李亚虎等人打压的事情,她又怎么看不出来。

但是,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工厂里待着。只能引进一条“鲶鱼”进来,刺激那些混日子的,警示那些蛀虫,确保工厂不要跑得太偏。

这就是她设立总经理特助这个职位的目的。

在她看来,胡小虎这个技术功底扎实,充满激情和冲劲,人品也过硬,待人接物不算太生硬的年轻人,无疑是不错的人选。

更何况,胡小虎今天的改善方案,对于工厂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一旦引进了两千万美金的逆变器订单,整个工厂的规模和实力将得到飞跃式的提升。

从副课级,到资深经理,简直跨度太大了。按照贯达电子的职等,从7级升到11级,连升4级,这真的算是破格晋升了。

前世,胡小虎到了35岁才做到类似的职位。

他重生后,原本对工厂的职等比较看淡,因为他这一世重来,不可能再一直在工厂打工。

但是以20岁的身份,上班一年后可以晋升到准高管,还是有点激动的。

“多谢杨总栽培。”他由衷的感激。

杨璐满意的点了点头。

胡小虎的回答是感谢栽培,而不是惶恐和推让,这是充满自信和激情的表现,正是她所需要的。

“好好学习和锻炼,只有一年的时间给你缓冲。不过,也不用怕,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记得有我在支持你就好了。”

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总管理处总监袁美玲轻轻的走了进来,看到胡小虎,不禁愣了一下。

杨璐这张茶台,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他们几个总监进来,从来都是站着的。

想不到,胡小虎一个副课级的工程师,居然能坐在杨璐旁边喝茶。

杨璐大概也感觉到了袁美玲的惊讶,笑了笑,指着胡小虎旁边的藤椅:“阿玲,坐下来说。”

袁美玲受宠若惊的坐到了胡小虎的旁边,递过一张文件、一张银行卡和一支签字笔,“杨总,这份公告麻烦您签一下。这张中行的银行卡,是财务刚刚拿着胡工的身份证复印件去银行办的,奖金都打进了卡里。”

杨璐接过笔,在那张公告上签了名。

袁美玲轻轻的退了出去。

杨璐拿起桌子上的银行卡,脸上露出好看而温暖的笑容,递给他:“恭喜你,加油!”

胡小虎又微微激动了起来,站起来朝杨璐半鞠了一躬:“多谢杨总。”

两万块,在他的家乡小县城,半套房子!

…………

从杨璐的办公室走出来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写字楼门口,一群女孩子围着墙上的公告,叽叽喳喳的。

“哇塞,这个胡小虎是谁,奖励两万块,这么厉害!”

“就是那个新来的靓仔工程师,打3个100分的那个。”

“我要去追他,两万块做彩礼,哈哈……”

胡小虎急忙绕过了她们,夹在着熙熙攘攘的下班人群之中,往工厂大门口走去。

保安室门口,围了好几个人,老保安姜大叔神气的站在那几人中间,声音很大,语气也很激动。

“我跟你们说,要是在古代,我就是那个伯乐!那个胡工,年轻小伙子,没得一点经验,工厂本来不要的。我一看,这小子就很有潜质嘛,是个人才,就强烈的推荐给了人事部。你们看看,这才两天,他就立了大功!”

一席话,惹得四周的人哈哈大笑。

胡小虎也忍不住笑了,这姜大叔虽然收了他两包烟,但是为人还真是不错,很热心。

他随着人群,到大门外的停车棚里推出自己的自行车,飞速的朝公司附近的中国银行的柜员机驶了过去。

查询了一下余额,果然是整整两万。

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农业银行卡来。

这张银行卡,对应的存折,在他父母手里。

读书时,父母给他打生活费,就往存折里存钱,他在学校用银行卡取钱。

这次他出来带的路费,是家里最后能拿出来的一笔钱。马上就要到了开学的时间,父母肯定在为两个妹妹的学费发愁。

他往农行卡里转了两千块。

毕竟,他才刚刚出来五天,转得太多的话,可能会把父母吓着。

转完帐,他立刻急匆匆的骑车去接李蓉。

…………

到了晚上九点,胡小虎洗完澡,才到楼下的小店里给家里打电话。

挑着货担在外面赶集的父母,要在这个时候,才会忙活完。

父母在乡下卖廉价服装为业。

他们要赶三个集镇。一个逢一四七开集,一个逢二五八,一个逢三六九,逢十这一天更忙,要去进货。

胡小虎的外公家,恰好在这三个集镇的中间,离每个集镇都有四五公里远,都要翻山越岭。

而胡小虎自己的家,更是在山沟沟里,离集镇更远,不便做生意。所以全家都借住在外公家。

父亲和母亲,挑着五六十斤的货担,终年在三个集镇之间的山路上奔波。遇到下雨的时候,一步三滑,满鞋子的泥巴,不知摔了多少跤。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过年这几天歇业,其余时间都未曾休息过,风雨无阻。

哪怕是下雪,都没停息过。

胡小虎至今还记得父母讲过的一件事。

有一年的冬天,半夜里下了大雪,外面很亮。母亲以外天亮了,赶忙和父亲起床,匆匆吃了早餐就往集镇赶,结果到了集镇,天还没亮,只能坐在人家的屋檐下。

因为,那时他们家连手表都没有。经历过那件事之后,才买了块电子手表。

家里三个孩子,胡小虎、胡小凤、胡小英,读书一个比一个狠,也是父母的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劳累的精神支柱。

其实,父母潜意识里很怕他打电话。

因为他每次打电话,几乎都是问家里要钱。

事实上,如果打电话不是要钱的话,父母更会生气。

打电话一分钟五毛钱,接电话也要五毛钱,父母可舍不得用来闲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