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7—8章 寻宝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4741字
  • 2013-08-30 11:57:00

第七章绿意与岳堪

叶萌宠一直想问萧爱儿这些年到底去哪里了,可是每次问到萧爱儿总是轻巧的避开,叶萌宠也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女孩子了,觉得萧爱儿有了自己的秘密,自己也不便打听。

“爱儿,我会保护你的。”叶萌宠成长了不少,十年前萧爱儿给了自己很多帮助,现在轮到自己守护她了。

“小姐,天冷。多穿点衣服。”站在窗户边上的叶萌宠身上多了一件衣服。

叶萌宠转头手上摸着衣服,眼睛里都是萧爱儿的身影,看着单薄的萧爱儿叶萌宠更多的是不舍,这十年萧爱儿到底遇到了什么。

“早点睡觉,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叶萌宠轻轻地提醒着。萧爱儿给叶萌宠铺着床,提醒着。叶萌宠立刻抓住萧爱儿的手心疼的说着:“睡觉吧,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做。”萧爱儿摇了摇头,嘴角微微一笑:“小姐,都习惯了。”

叶萌宠听着这些更加心疼,什么叫习惯了,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过的。

萧爱儿依着自己的性子铺好了床,便退了下去,以往的她不是这么内敛的。

叶萌宠看着整整齐齐的床,留下了眼泪,十年前是自己丢了萧爱儿,现在的她着实让人心疼。

第二天叶萌宠三人便早早的坐在茶楼的二楼包厢,看着茶楼外面的情况。月牙湾茶楼是月牙山最大的茶楼,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茶,总用一种让人倾心。最重要的是这里不管春夏秋冬,你要什么花茶都有。而叶萌宠最喜欢的恰巧是最普通的茉莉茶,不添加任何东西,就这样清淡,每次来这里叶萌宠就只会点这个。

“幸亏里叔叔给我们预定了地方,不然昨天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啊。”唐仙嘴里咬着桂花糕眼睛瞟着外面一群群涌进来的人幸灾乐祸,“这么好的天气还不如在家里睡觉,偏偏要往月牙山凑热闹,活该没有地方住。”唐仙向来毒舌,最看不惯凑热闹的人了,“在家还能搂着美娇娘,这些一群群丑女有什么好看的。说不定还送命。”说着还打了下哈欠。那睡眼朦胧的样子让偶然路过的人看呆了,唐仙瞥向那人,眼中露着狠毒的光芒,那人一惊,颤颤巍巍的逃走了。

“就不能温柔点么?”叶萌宠没好气的说着,唐仙现在才17岁,但是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和妩媚。

“不认识。”唐仙继续啃着自己的桂花糕无视了叶萌宠的鄙视。

“岳堂主好。”突然地下热闹了起来,一声声的岳堂主传到了叶萌宠的耳朵里。

“各位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风雷剑固然好,但是大家要注意安全。”

熟悉的声音令叶萌宠和唐仙异常的生气,这个声音他们两个再熟悉不过了,一个是灭门之仇,一个是灭亲之仇,他们两个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岳堂主越老越意气风发了啊。”说这句话的就是岚山派的掌门赵武侠,是江湖上有名的胆小鬼,没有想到他这次居然也来了。江湖上谁都知道赵武侠的这个掌门是个摆设,他的妻子张夏儿才是真正的掌门。

“赵掌门别来无恙啊,赵夫人怎么没有来。”岳山很有礼貌的问了一句却戳在了赵武侠的伤口上,谁都知道赵武侠是个妻管严,而岳山却直勾勾的问到他的妻子,明摆着给别人难堪。

“内人怀有身孕不方便远行。”赵武侠笑着说着,毕竟自己是要当父亲的人了,也不会和岳山计较什么。而且岳堂主可能只是友好的问候。

“恭喜恭喜啊。”岳山依旧摆着那万年不变的笑容。

听到这话一群人围了上来,一个个都给赵武侠贺喜。

“伪君子!”叶萌宠咬着牙蹦出了几个字,眼中带着怒火,恨不得吃了岳山。十年前叶盟主夫妇自刎,一开始大家都帮着叶盟主,但是事后大家好像都忘了这个事情一般,全部站在了岳山的一边。

“也不知道岳山给他们吃了什么药,一个个乖的跟孙子似的。”唐仙捏着腰间的葫芦,里面有着全江湖最毒的毒药,可以让岳山求死不能。

叶萌宠恢复了点理智,握住了唐仙的手,摇了摇头。

唐仙抬头看着叶萌宠,知道叶萌宠的意思,但是唐仙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十年了,终于又见到了这个仇人。

“仙儿!”叶萌宠看着越来越愤怒的唐仙低低的喊了出来,“现在不是时候,这里这么多人,岳山的守卫森严,我们现在动手了脱不了身,别影响以后的大计划。”

唐仙听到大计划三个字明显平静了很多,小不忍则乱大谋。她收好自己的葫芦,目光死死的盯着岳山: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绿意,你也在啊。”清脆的声音传来,叶萌宠回头一看,居然是岳堪,一别三年居然还能见面。

岳堪长得俊俏的很,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乌黑的头发直达腰际,披散在洁白的颀长身躯上,装点出男孩般的美丽。

“岳堪。”叶萌宠轻轻的叫唤着,她早该猜到,岳堪是岳山的长子,肯定会随着岳山一起办事的。

“你怎么也在这里。”岳堪不认为他的心上人绿意也是来抢剑的,在他的心里,绿意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到处救世济人的。

“月牙山的景色这么好,为什么我们不能来呢?”唐仙趴在桌子上面,玩着酒杯,瞪着大眼睛看着岳堪。唐仙也知道岳堪的身份,虽然对他父亲恨之入骨,但是这个呆呆的岳堪可是心肠好的不得了,经常救济穷苦之人,而且傻傻的迷恋叶萌宠。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岳堪急急忙忙的解释着,怕大家误会他是来刺探消息的。

“好啦,我又没有说什么。”唐仙看着他那傻样笑了出来,没有想到执行任务还能碰到这个好玩的人。

“吴堂主寄了请柬,诸葛盟主派我来的。”叶萌宠可不像唐仙那样就是喜欢捉弄人。

“也是为了风雷剑吧。”岳堪摸了摸头随口说了一句。

叶萌宠也只是看着岳堪笑了出来。

“当我什么也没有说。”岳堪连忙摆手,撇清自己。

“笨蛋。”唐仙斜视了一眼岳堪,没有想到三年没有见面,还是老样子。没有想到叶萌宠已经够呆的了,现在居然有一个比叶萌宠还要呆的。幸亏两人没有机会在一起,不然两个呆子怎么一起生活。

“一起喝茶吧。”叶萌宠帮岳堪倒了一杯茶端给了岳堪。

“恩恩。”美人相邀,岳堪哪会拒绝只是喝着茶眼睛一直看着叶萌宠。一旁的唐仙和萧爱儿笑了出来,真是个活宝。

“大少爷,老爷找。”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岳家管家上来了。

岳堪看向楼下,发现宾客散的差不多了,自己的父亲正看着自己。

“绿意,唐小姐,还有这位小姐,小生先行一步。”岳堪一向很怕自己的父亲,连忙道别,临走的时候还看着叶萌宠笑了笑,心里希望能够再见一面。

而叶萌宠看向楼下,正好和岳山目光相撞,叶萌宠安奈住自己心中的怒火转过头,悠闲的喝着茶,心里却翻江倒海。

岳堪也走到了楼下,叫了一声父亲,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岳山觉得那个眼神好灼热,但是又想不到哪里不对。

“别忘了你是有亲事的人,不要和其他不明不白的女子走的太近。”岳山呵斥着。

岳堪点了点头,对于父亲安排的那门亲事自己虽然不喜欢,但是父亲的安排总是对的。他只能把对绿意的爱慕放在心里。

月牙山是以美景闻名天下,而月牙堂却是以美人盛名。尤其是月牙堂的堂主吴芳顺,那更是天下一等一的美人,但是美人都是带刺的,她的美丽和狠绝是同等的。

“绿意姑娘,欢迎欢迎。”一到月牙堂吴芳顺就迎接了出来,毕竟绿意是诸葛盟主派过来的,自己怎么样也要好好的招待。

“吴堂主有礼了。”叶萌宠很有礼貌的回应着,“堂主不用招待我了,这么多来了。而且岳堂主也在后面。”

吴芳顺一听到岳山来了,连忙点头:“那我就不招待几位了。”吴芳顺纵然厉害,但是某种程度上也是女人啊。

“萌宠姐姐,这个吴芳顺可不好惹,她的双剑非常厉害。还有就是她是岳山的情妇。立场已经摆明了”唐仙和叶萌宠说着。

叶萌宠点了点头,看来吴芳顺的弱点是找到了,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自己也好对付。

“姐姐,你说风雷剑在哪里?”唐仙一直觉得很奇怪,怎么这风雷剑就突然出现了呢,自己追查了这么多年一点消息也没有啊。她总觉得有点不安。

叶萌宠摇了摇头,自己也不知道,而且这条消息的真假还没有确定,说不定是扑了一个空。

如果不是为了任务,没事的时候来月牙山玩玩还是不错的,这里四季如春,风景优美,绝对是游玩的好去处。

夜晚的月牙山是那么的宁静,叶萌宠坐在窗外看着外面,凝视着窗外的景色,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爹,月亮好圆啊,十岁生日我就要月亮啦。”

“傻丫头,月亮给你了,那晚上大家都看不见了。”

“唔,奶奶说好东西是要分享的。”

“恩,萌宠真乖,奶奶说的对,好东西是要分享的。”

叶萌宠看着天上那轮月亮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笑了出来,原来自己小时候也干过要月亮的事情,如今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而人却已经不在了。

“小姐,晚上小心着凉。”萧爱儿端着水盆走了进来,发现叶萌宠一个人孤独的站在窗口。

“没事,练武之人怎么会那么容易着凉。”叶萌宠笑了笑,然后看着萧爱儿说着,“爱儿,我不会问你这十年的事情,但是我保证以后会好好的照顾你。”

萧爱儿抬头看着叶萌宠,想着以前的事情,每次自己遇到危险叶萌宠总是能及时出现。而且叶家对他们山寨也有救命之恩。

“小姐。”萧爱儿哭了出来了,连忙抱住了叶萌宠,这十年她是有苦也说不出,那次事件之后自己回家却发现整个寨子都没有了,萧爱儿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么大的地方怎么就会消失。

“好了,乖,不哭不哭。”叶萌宠回抱着萧爱儿,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

第二天密探便传达了消息风雷剑在月牙山冰洞中。叶萌宠想也没有想便打算去冰洞,刚想走便被唐仙拉住了。

“姐姐,你不觉得这一切好像来的太快。”唐仙想着这一切,一大帮的武林人士到来,第二天便有消息风雷剑出现,然后大家肯定都去抢剑,这个好像都是计划好的一样。

“管不了那么多了,那是父亲的剑,无论如何都要抢回来。”叶萌宠现在一心想要抢回那把剑,父亲自刎,她不能让父亲的东西也落入坏人的手里。

“那我和爱儿姐姐去吴芳顺那里打听打听。有消息保持联络。”唐仙从她的葫芦里面倒出了一直蛇盅。

“这个是?”叶萌宠知道唐仙在养盅,但是这个盅还是第一次见到,全身金色,还是蛇形的。

“这个是金蛇盅。”唐仙一边说一边把金蛇盅绕在叶萌宠的手腕上,感觉是凉凉的,“如果你有危险,就捏一下蛇头,我这里的母盅就会有反应,母盅会带我找到你的。”唐仙摆了摆她手腕上的金蛇母盅。

叶萌宠捏了一下蛇头,果然,唐仙手腕上的金蛇吐出了信子。

“危险的时候,这条金蛇还会帮你咬人。”唐仙继续说着,“对了,一定要温柔点捏我的蛇,别弄死了。”

“恩。我会注意安全的。”叶萌宠很感谢唐仙的细心,自己可不会这么细心的准备东西。

“小姐,一定要保重自己。”萧爱儿恨自己的无能,就只会让小姐保护。

“放心,我说过我会保护你,就一定做到,不会让自己这么轻易的死掉的。”叶萌宠拍了拍萧爱儿的肩膀安慰着。

“那我先走了,免得消息传遍了人多手杂。”叶萌宠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发了。

“小心。”三人便道别了。

刚出吴宅不久,叶萌宠就被人拦了下来。

“绿意。”

原来是岳堪。叶萌宠停下了脚步,微笑着打着招呼。

“怎么了?”叶萌宠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能看到岳堪。

“你是去找风雷剑的吧?”岳堪猜测着,昨晚便有人通知父亲发现风雷剑的下落,岳堪就想着绿意是诸葛盟主派来的肯定也是为了风雷剑。

绿意点了点头,这个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次来月牙山的多半是为了风雷剑。

“据说是冰洞吧,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岳堪实在不放心,绿意毕竟是女子,这次抢剑的人又太多,出乱子怎么办。

“你父亲那里也得到消息了?”叶萌宠想着岳山的消息肯定比自己灵通,整个月牙山都是他的地盘。

“恩,父亲大人昨天晚上就有消息了,然后今天早上派人去的。”岳堪对绿意向来不设防,觉得这个仙一般的女子是不会害自己的。

“太危险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还是去找你父亲好了。”毕竟岳堪是岳山大儿子,自己走得太近岳山肯定要派人调查自己的。如果被查出自己前盟主的女儿岳山肯定是除之而后快。

“可是……”岳堪真的不放心,风雷剑是盟主的象征,诸葛家虽然出了一个盟主但是毕竟风雷剑不在手,很多门派也不会很服从。

“你快回去吧,不然你父亲又要找你了。”叶萌宠没有办法只能拿他的父亲当挡箭牌。

“我……”岳堪实在找不到理由,但是又不想放弃。

“我先走了。”叶萌宠不想浪费时间了,消息传的太多,自己去完了就来不及了。

叶萌宠也没有顾太多,直接运功飞走了,就留着岳堪一人在身后。

路上叶萌宠也想岳山既然昨晚就知道了风雷剑的下落怎么早上才派人去呢?她怎么想也没有想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