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风雷剑再现江湖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748字
  • 2013-07-07 17:41:46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面,中间好像是站着什么人,四周围上了很多人。没有一个人说话,但是也没有一个人走到,好像是所有人都在等待谁出手一样。中间的那个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慢慢的拔出了一把剑只听见为首的几个人开始惊呼,好像是因为这把剑的原因。

后面的小喽罗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便四下打听,有人便小声的说道:“这就是震惊江湖的风雷剑。”随即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所有的人全都应身倒下,没有人在说话,只是有人默默的把剑收了回去,没有多做一不停留。

这把消失了多年的宝剑就是风雷剑,这把风雷剑是历代武林盟主的宝剑,传说会在武林盟主继位的那天由上一代盟主亲自相送。但是二十年前叶盟主带着风雷剑归于江湖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那把剑。小时候的叶萌宠还经常看见自己的父亲操练那把剑。但是后来父亲去世,都没有再看见那把剑,因为叶萌宠知道这把剑的意义重大,绝不是一般的宝剑而已。还记得那一天,父亲在临死之前说出的那里。还记得那一天,让自己心痛的一景和父母亲的眼神,那种含冤,这些年一直都划在萌宠的心头。

不仅仅是为了武林的太平,更多的是为了找寻父亲当年的回忆,叶萌宠也在拼命的找那把剑,父亲临死前说的那个地点,自己去过了,但是什么也没有找到,难道是有人捷足先登了?这次风雷剑怎么会出现了呢?难道父亲让自己去找的不是风雷剑么?

叶萌宠又鼓起腮帮子想了想,但是怎么想就是想不通,粉红的小脸蛋上多了一丝忧愁。

“算啦,我这个脑子就是在开发个十年估计都想不通这些事情的,还是留个诸葛里他们去想吧。”一想到自己还有几个大靠山,心里就是一阵阵的开心。

所话说得好,想要想的好,最好的方法那就是放松,这句话用在叶萌宠身上,可是说的再好也不过了不过叶萌宠放松之后也不会想出什么好主意的,只不过是借着思考的名义偷懒罢了。

叶萌宠本该到了练剑的时间了,但是这一次却去了庭院里喝茶,发现墙角的花又开了,突然发现自己在诸葛家已经十年了,这十年自己很少回去看奶奶和大哥,一心想着怎么报仇。

脸上不禁又多了一份牵挂,这个叶萌宠啊!那么多年的修炼简直是毫无用处,也仅仅是知道江湖险恶,但是完全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后面的人看见叶萌宠如此不禁走上前去多说了几句。

“你该回去看看,多陪陪老人家。”后面的声音传来,还是那么的熟悉,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诸葛里了。

诸葛里虽然是一介武夫,但是身在诸葛家还是有一丝的文人气息,更多的是一种细腻,尤其是对叶萌宠的细腻关怀,丝毫不输给叶萌宠的几个哥哥,还有那个天天往诸葛家跑的蒋茂言。

但是叶萌宠却对这种感情视若无睹,诸葛里有时候都开始怀疑叶萌宠是真的没心没肺,还是因为自己的不喜欢,而开始逃避。

有时候看着叶萌宠在外面闯了祸救了人,嘴上不多夸奖,但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就连叶萌宠出任务的时候出现了小麻烦,诸葛里都是不厌其烦的替她解决。

“原来是诸葛大哥啊?”叶萌宠的思绪很快就被眼前人打乱了,但是还是立刻将脸上的惊讶掩藏过去,换成了一副没心没肺的表情。

“萌宠啊,你奶奶应该很想你吧?”诸葛里看了看叶萌宠虽然嘴上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心里清楚,叶萌宠这是害怕大家担心她。

“怎么会,我奶奶可不想见到我这个调皮捣蛋的人呢?”叶萌宠好像是在说一件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当年要不是我……”叶萌宠说道这里突然止住了声音,再也没有说下去。

但是诸葛里很是请吃叶萌宠这个傻孩子还是把当年的事全都怪罪在自己的头上了。

“萌宠啊,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了,风雷剑重现江湖的事情了吧?”诸葛里不想叶萌宠继续傻傻的想着这个问题,还是转换话题的好。

“恩,知道了,这是我父亲生前的剑,我一定要找回来。”叶萌宠的杏眼里面流露出来的多是一份坚定,更多的是那种悲凉。

哎呀呀!诸葛里啊,诸葛里,你个大笨蛋,明明知道这是叶萌宠父亲的剑,不想让刚刚的话题继续,还把这件事引到这个话题上面。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再换一个话题。

“江湖的形式是,岳家想独霸天下,很多门派都观望着。虽说两块地图都在叶萌宠手上,但是少了第三块,依旧不能破解它的秘密。”说完这句话之后诸葛里有后悔了,自己怎么又把话题引到了岳家的身上啊?

“其实,你可以利用岳堪对你的爱慕。”诸葛鑫不知道突然从哪里蹦跶了出来,说了一句之前说过很多次的话,但是每一次都被果断的否决了。

叶萌宠摇了摇头:“人的情感是用来珍惜的,不是用来伤害的利用的。”说着叶萌宠转过头哭了出来,因为叶萌宠想到了花戏叶,当年的感情中,叶萌宠就是被利用的最彻底的人呢,他明白这种高心被撕碎的感觉,所有再也不允许其他的人利用感情达到自己的目的。

诸葛里很是心痛给的看着叶萌宠,匆匆地蔽了一样自己的好哥哥,就是这个哥哥,每一次都会说这个话题,每一次都会被叶萌宠拒绝,但是诸葛鑫还是回再说一遍。

诸葛里赶紧一把把叶萌宠抱在了怀里,让她放声的哭了出来。

“哇……”叶萌宠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什么都不管的躲进了诸葛里的怀里,那个怀抱是那么的宽大,那个怀抱是那么的有温度,但是却没有叶萌宠熟悉的味道。

其实在见到花戏叶的时候,叶萌宠就一直鼻子发酸,这一次终于可以彻彻底底的哭上一把了。

诸葛里用自己粗糙的大手安抚着叶萌宠,而诸葛鑫去邹起了眉头转身没有看这两个痴男怨女,男的是痴,女的是怨,但是女的对象却不是诸葛里。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因为在场的所有的人中,只有诸葛鑫知道,这个叶萌宠终究是不会属于自己的傻弟弟的,自己的傻弟弟还在期盼着什么呢?

叶萌宠抽搐了几声之后就从诸葛里的怀抱里面挣脱出来了,但是当叶萌宠从诸葛里的怀抱里面抬起头的时候,四目相对。

只见诸葛里眼中的尴尬一闪而过。

看见自己的弟弟这样,诸葛鑫是实在按耐不住了,自己可不能让这个傻弟弟就这样陷入感情的深渊。

但是谁又知道,这十年的深潭,不是说拔就能拔出的。

诸葛鑫也看到了叶萌宠眼中的闪躲,自己心中的不确定就更加确定了,那就是这个女孩子更本不属于自己的弟弟。

“萌宠啊,我派出去的探子刚刚回来报上说,最新的消息说是在月牙山有了风雷剑的出没,这把剑是你父亲生前使用之物,我想你也不想它落入贼人之手。”诸葛鑫在年龄上就比诸葛里多了一丝稳重,这个时候就更是在为自己的弟弟筹谋。

“是,萌宠一定不定不负所托,将风雷剑带回。”叶萌宠领命到,虽然这次任务很是艰辛。但是叶萌宠无形之中就是很开心,可以亲自为父亲夺回宝剑那是多开心的一件事啊!

“哥哥,你可以把我穴道解开了吧?”其实在诸葛鑫给叶萌宠下达任务的时候,诸葛鑫就看出来诸葛里也想护送叶萌宠的意图了,所以及时封住了他的穴道,也没有给叶萌宠看出个不对劲来。

就在解开穴道的那一刻,诸葛里的眼神就一直看着叶萌宠走开的身影。

“她终究不会属于你。”诸葛鑫看着自己的弟弟,心中好一阵担忧,这个傻弟弟,这样以后会受更重的情伤的。

“我看着便是幸福。”诸葛里也很清楚哥哥的担忧,但是那又能怎样,只怪自己遇见叶萌宠的时间太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