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3338字
  • 2013-08-30 11:27:18

俗话说夜路走多了也会撞见鬼。每次叶萌宠出任务的时候都逃跑,而且次次都逃了出去。事情结束后,哥哥们又把高帽子改在她头上,弄的叶萌宠有了这个逃跑的习惯,反正不用干活就可以拿到荣誉。

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叶萌宠的轻功固然好,但是毕竟年轻,比她轻功好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

比如这次的逮捕任务:采花大盗慕容春。

叶萌宠跟着哥哥们跑了一会。觉得有点累了,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等待哥哥们回来找她。可是,哥哥们没有等到,倒是把“慕容春”给等来了。

一开始叶萌宠躺在地上享受着阳关,嘴里还哼着小曲儿,突然她觉得好像暗了下来,她睁开双眼,一个高大的身影盖住了她,叶萌宠第一反应:溜。那速度似乎比野兽还快,原谅我把她比作野兽吧,因为在叶家心里叶萌宠比野兽还可怕,叶萌宠的破坏力可是相当强大的。

不一会,叶萌宠累了,看着后面也没有人,便在一树上休息。嘴里念叨着:“哼,还采花大盗呢,轻功这么差!”叶萌宠开始得瑟了,这些年,轻功比得上叶萌宠的同龄人还真没有多少。这点没有少让叶萌宠炫耀。

“姑娘在说我么?”不知何时,叶萌宠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叶萌宠一声惨叫,掉下了树,就在叶萌宠以为要和大地母亲亲密接触的时候,被人给接住了。叶萌宠庆幸的时候突然想到,这里只有两个人,她和”采花贼”!

突然叶萌宠觉得一股香味扑面而来,那味道好浓重啊,就像是知府大人那些小妾身上的味道,都不知道涂了多少香料了。

“采花贼姐姐,你涂了多少香料。”叶萌宠看着搂着自己腰的采花贼,看着那张魅惑的脸问道。

“采花贼”明显的一愣,自己长得是女人了点,但是还是第一次有人叫自己姐姐!而且前缀还是采花贼!

“姑娘喜欢这个姿势么?”“采花贼”微微一笑,叶萌宠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是那么的暧昧。采花贼一手搂着叶萌宠的腰,一手抚摸着叶萌宠的脸。而叶萌宠则是搂着“采花贼”的脖子,靠着采花贼支撑。

叶萌宠想松开,可是却发现采花贼的手臂搂着紧紧地的。

“松开。”叶萌宠是一根筋的孩子,已经忘记了眼前的是自己要抓的采花贼了。

“可以啊。”采花贼眯起双眼,眼中透着狡黠,双手一松,“咣当!”一声,叶萌宠光荣的落在了地上,屁股遭殃了。

“你就不会说一声么!”叶萌宠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小屁屁。

“采花贼”好笑得看着地上的叶萌宠,觉得自己发现了一块宝。今天无聊出来逛逛,发现一女子躺在这荒郊野岭的晒太阳就觉得好玩,接触后发现这个女子脑子还比较笨,不仅叫自己姐姐,还把自己当采花贼。突然有种想逗逗她的感觉。

“采花贼”一脸奸笑的向着地上的叶萌宠走去。

“你想干什么!”叶萌宠发现眼前的人不还好意,也想起来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要抓的采花贼啊。自己刚才掉在地上也扭伤了脚,逃是不可能的了。叶萌宠有时候脑子转得还是很快的。

“你说呢?”“采花贼”暧昧一笑,“如此良辰美景,当然是和美人共叙良缘了。”说的那个叫暧昧啊,叶萌宠心里想着:姐姐我才不想和你续缘,最好是以后都不要见面了。

“采花贼姐姐,你说你长得那么漂亮,我长得这么对不起大众,美人配野兽不符合常人的审美观吧。”叶萌宠贬低着自己。希望眼前的美人“采花贼”放过自己。

又是姐姐。“采花贼”细长的眉毛微微皱起,“叫相公我更加爱听。”这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都不介意我这躲鲜花插在牛粪上,你介意什么。”“采花贼”说着,把叶萌宠那个气的呀,竟然把她当成牛粪,看她不把她打成猪头,叶萌宠也不顾扭着的脚,跳了起来,一剑刺了上去。可惜被“采花贼”轻易的躲了过去。叶萌宠恨恨的想到:下次一定和大哥们一起好好的练功。可惜,这句话是她每次吃亏的时候都想的。

采花贼飞到叶萌宠身前,逼近叶萌宠,就在这时,一块石头飞了过来,“采花贼”立刻伸手推开叶萌宠,就在叶萌宠以为又要和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她跌进了一个怀抱,那人抱着叶萌宠转了一圈,轻轻的着陆。然后那人又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地上,一系列动作十分的轻柔。

“神仙。”这就是叶萌宠对眼前人的第一印象:白衣飘飘,恍若仙人下凡,令人不敢逼视。一袭白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白衫如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蒋戍言,好久不见。”“仙人”开口,那话好像不是从嘴里说出来了,叶萌宠根本没有注意到“仙人”嘴巴在动。

“花戏叶,你怎么就阴魂不散呢。”叶萌宠这才发现原来这个人并不是采花贼,只是偶然遇到的而已。

“你说呢?”“仙人”嘴里又飘出了一句话。

“哈哈哈……你以为张大东那个老家伙找了你就能报仇了么!”蒋戍言根本不把花戏叶放在眼里。

“我说你这个人真的不知趣啊,张大东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竟然还帮着他。他那种人就该断子绝孙。你的规矩该改改了。”蒋戍言不屑的哼着。

花戏叶眯着眼看着眼前的蒋戍言,但是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自己多年的规矩怎么能改,原来花戏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只要是自己的恩人,自己必定保他周全并且帮对方除去一切隐患。

“你……”本来蒋戍言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不远处放出了几束烟花,蒋戍言微微皱眉,随即松开,“看来我今天是没有空和你玩了。”说完便迅速离开。

“小美人儿,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突然一句话飘了过来,把地上的叶萌宠吓了一跳。

“真风骚啊。”飞走的蒋戍言留着一抹余香令叶萌宠捂住了鼻子,“这个男的到底是摸了多少胭脂水粉。”叶萌宠向来不喜欢这种比女人还漂亮的男子。

“楼主,追还是不追?”“仙人”旁边出现了一位“仙女”,那仙女是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不用了,蒋戍言的轻功不是那么容易追到的,以后有的时间会。清柔我们走吧。”“仙人”轻轻地说着,便打算离开。

“神仙哥哥!”就在花戏叶想走的时候,叶萌宠反应了过来,一把拽住花戏叶的嘴里叫着。

花戏叶看着地上抱着自己大腿的女子面容微微不悦,哪家的女子这么的放肆。

“放肆!”花戏叶身边的女子叫了出来,其实也是为了叶萌宠好,花戏叶有洁癖,不喜欢别人触碰自己。

叶萌宠被吓了一跳,心里想着神仙姐姐好凶啊,奶奶不是说神仙都是很温柔的么?可是叶萌宠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抱得更加的紧了。好像在寻求帮助。

花戏叶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觉得非常的眼熟,稍稍一想,原来是叶盟主的女儿,那个拿白工的女孩子。

“谢谢你救了我。”叶萌宠见花戏叶好像没有要离开的打算了,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双手又在衣服上擦了擦。

花戏叶看着眼前这个不讲卫生的女孩子,心里很是不满意。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脏的女孩。

“我没有救你。”花戏叶不想和眼前的女孩子有什么交集,便说着。其实刚才只是凑巧了,凑巧蒋戍言是自己要杀的人而已。

“我知道你只是凑巧啦。”叶萌宠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但是你刚才还是救了我啊。”

花戏叶没有说话,而是转身离开。叶萌宠也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就是不想放人。

“你到底要干什么!”花戏叶身旁的女子火了,觉得这个女孩子是想勾引楼主。

“神仙姐姐好凶啊。”叶萌宠又被凶到了,眼睛里的溢满了泪珠,滚着就是不落下来,那表情谁看了都会心疼的。

花戏叶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有种说不上的感觉,明明觉得她是装的,但是就是不忍心。

“你想干什么?”花戏叶尽量把声音放柔和。

“神仙哥哥。”叶萌宠开口闭口都是神仙。

“我不是神仙。”花戏叶觉得这个女孩子是《山海经》一类的书看多了。

“我不管啦,在我心里你们就是神仙。”

这个话对花戏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对于花戏叶身边的岳清柔可是很受用的。

“我想拜你为师!”叶萌宠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在家里,自己被宠上天了,父母亲和哥哥都不肯用心教自己,总觉得会把自己累着。自己什么也没有学到。

“……”花戏叶没有说话,因为好像在自己心里并不像拒绝,但是也没有答应的理由。

“不可以!”岳清柔嗅到了情敌的味道,立刻反对。

叶萌宠没有理会岳清柔,而是直勾勾的盯着花戏叶。

花戏叶居高临下看着叶萌宠,之间她眼里刚刚消失的泪水又出来了,自己不忍心拒绝,可是,收这么一个废物做徒弟,传出去名声多不好。

“我们走吧,清柔。”花戏叶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而是离开了。叶萌宠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人就已经消失了。

“我不会轻言放弃的!”叶萌宠对着空旷的地方大吼了一声,然后低着头奸诈的笑了出来说:“花戏叶。”叶萌宠看着手中的香囊,上面绣着:花戏叶三个字。原来就在拉着花戏叶的时候,叶萌宠顺手拉下了一个香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