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翩翩舞剑似璧人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855字
  • 2013-07-05 18:31:57

潺潺的流水慢慢的流过,河水没有过往的痕迹,但是心绪完全被打乱了,岁月仿佛是回到了十年前,眼前浮现出来的一切,叶萌宠简直痛的心都开始呼吸仓促。

十年了,没有想到会再看到花戏叶,叶萌宠的心全部乱了,本来十年时光的安定,叶萌宠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将一切都从脑海中抹去了,但是今天看见花戏叶站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心都停止了呼吸。

走到河边的叶萌宠看着河水,心中一片凄凉,但是不想远处一双杏眼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只见叶萌宠很是轻柔的抽出手中的宝剑,二话没说就对着柳树乱挥,完全没有剑术章法。

不一会儿,叶萌宠便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剑法,剑法绝妙,加上叶萌宠的勤学苦练煞是好看,但是今天的叶萌宠好像是被什么事情遮挡住了心中的问题,舞剑的动作经常会停顿。

叶萌宠轻轻的抬起右腿,身姿曼妙,这十年来,刻苦用功的练剑不仅仅让叶萌宠在武功上面有所造诣,更多的是,叶萌宠的身材再也不是原来的小孩子了,现在也可谓是林珑剔透,丰盈之处凹凸有致,翘臀更是挺立优美,一身绿衣,仿佛叶之仙子,然后低腰用剑好像是在地上写着什么一样。

穆然叶萌宠的眼中突然闪过她救出芽儿之前的那个晚上,他们一起坐在地上看着天空,手中的剑竟然掉落在地上,后面躲藏着的那双眼睛闪过一丝忧愁,但是随即消失。

就在叶萌宠捡起剑来的时候,突然一根银剑从远处飞来,叶萌宠机敏的听到没有多想就躲闪开来,不用多想肯定还是那个跟屁虫。

“哟,我的小美人儿,你怎么在这里一个人砍树啊?难道你的诸葛盟主没有教过你要好好爱惜树木保护一草一木吗?”闻言就知道是那比美人更美的蒋茂言,这十年的时光蒋茂言可以说是时时刻刻的守在叶萌宠的身边,但是十年的时光,嘴上的油嘴滑舌可是少不了的。

十年的时间里面,蒋茂言一边陪伴着叶萌宠,同时经常去找花戏叶单挑,但是没有一次成功的打败过花戏叶的,其实叶萌宠也知道蒋茂言的好,但是自己就是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接受。

“你陪我练剑。”叶萌宠看到来着是蒋茂言,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眉头微蹙,好像是想到什么好方法可以帮助自己淡定点。

眼前人还是那样妩媚多姿,丹凤眼不着一丝墨黛,但是看起来还是那样优美动人,眼光中不再是原来的游戏人间,更多的对眼前美人是一种得不到的纠结,缠绵悱恻。

“好!”蒋戍言欣然答应,目光还不时的瞄向不远处,那里有人在看着,“让我来看看我的小美人剑术有没有进步。”还没有说完,就见叶萌宠已经拔剑了,蒋茂言依旧不甘示弱,看着叶萌宠刺来的剑,也没有躲闪,而是以更快的速度迎了上去,就在叶萌宠的剑要刺刀蒋茂言的时候,叶萌宠赶紧收力。

但是因为之前非常的生气,刚刚发力的时候就像是在把蒋茂言当成箭靶子一样的刺过去,力气太大了,到了末了,不是想收就收的。

但是就在叶萌宠一歪箭头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用力而控制不住重心,就稳稳的撞在了蒋茂言的怀里,因为蒋茂言很是高大的个子搂着了较小的叶萌宠,叶萌宠抬头一看也只看见了蒋茂言那张妖孽般的脸,比原来多了一分硬朗,但是妖媚气息不见半分,身上再也没有半点之分响起。

就在蒋茂言接过叶萌宠的那一刻,眼中暗藏的喜悦毫不掩饰的流出来。

这个时候,之间一个身穿花衣的男子搂着一个一身绿衣的俏女子,男子的一只手搂着了叶萌宠水蛇般的腰,右手拿着剑,但是很快就把剑扔到一旁,用手指抚摸着叶萌宠的俏脸蛋,用着很大的声音说道:“我的小美人儿,你就是这么舍不得我死,想往我怀里钻啊?”

说完这话的蒋茂言看都没有看后面藏着的人,眼里就流露出一种喜悦,原来花戏叶一直跟着叶萌宠,但是叶萌宠完全不知道这回事,每天还是的很开心。

但是现在如此暧昧的动作真的让叶萌宠很是尴尬,赶紧退后几步,仿佛蒋茂言就是采花贼姐姐一样。

叶萌宠赶紧起身,没有让蒋茂言再把自己搂着,虽然推开蒋茂言的动作很是轻微,蒋茂言好歹也是从女人堆里面滚打过来的,对女孩子家的事务还是熟悉一二,但是叶萌宠十年时间里面对自己的不冷不热,还是让一丝寂寞从眼底走逝,但是一闪而过。

发现这个时候花戏叶早就不在后面了,蒋茂言微微上扬的嘴角又被叶萌宠当作调戏自己成功后的开心。

“看剑,本女侠不会在心慈手软了。”叶萌宠说不上生气,但是眼中多少有点无奈。

随即二人就在湖边演绎出一幕幕美丽的神仙眷侣之景。

回到花家的花戏叶心中有种淡淡的忧愁,落寞从四周散发出来,但是脸上永远都是那个千年面瘫的表情。

看到回家的花戏叶,岳清芽很是高兴,但是花戏叶却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这十年的时光里面,花戏叶自己都不知道被岳清芽催婚了多少次。

“花哥哥,你今天去救徐家的吗?”芽儿还是原来那个有益无害的表情,眼睛里面望出来的水都快融化了坚冰,但是现在仿佛融化不了花戏叶。

“恩。”看着芽儿的脸,原来在心底所有的疑问全都开不了口看,也许这就是芽儿最厉害的地方吧,那就是让一个男人从来不会怀疑自己。

“哥哥,你什么时候娶我和妹妹啊?”芽儿的身体在这十年里面没有多大的起色,但是很多时候不是和花戏叶花前月下,而是更多的怂恿自己的花哥哥娶了自己的妹妹,就在岳清芽说这话的时候,岳清柔从一旁来过,端上一杯水。

没有看到两个人深情的双眼,岳清柔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十年来自己一直在这二人身旁看着他们之间的幸福,自己就像是最原始的旁观者,只能远远的看着,虽然岳清芽一直说让花戏叶连自己一起娶了,但是,岳清柔心中高傲的影子还是让自己痛的骨头都疼。

以前的岳清柔虽说是骄傲蛮横,但是现在的岳清柔更多了一份凶狠,虽然岳清柔对待花戏叶和岳清芽胜似主人,但是对于其他人可是更多了一份凶狠,还记得有一次,一个人不小心打翻了岳清柔的水杯,只记得当时岳清柔说了一句:“你还真不把我当主人了?”

再无其他就甩手走了,第二天那个人就从此从没有再在花家出现过,有人说是那天晚上岳清柔来找他,但是没有看见具体的,然而说过这话的那些人也全都消失得无隐无踪。

从此岳家二小姐就再也没有人敢无视,更多的是一种害怕。

一种对死亡的害怕。

“芽儿啊,你的身体还没好,我想我们的婚事还是急不得的。”花戏叶虽然经常要搪塞岳清芽跑过来的婚事问题,但是今天的面对让自己有些尴尬,难道就是因为看见了叶萌宠了,自己的心开始左右摇摆了吗?

不行,不行,自己的心从头到尾只属于芽儿一个人。花戏叶手中的扇子突然掉落,一种失心的感觉从远处袭来,很快就包裹住了自己最原始的心。忘记一个人的方法那就是吧要去想,但是越这样告诫自己,一切就会变的更加痛苦。

花戏叶实在是压力太大了,很想找一个地方躲一躲,其实说实话,花戏叶很想迎娶岳清芽过门,但是自己实在是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他的妹妹岳清柔,她应该更适合一个好人。

心烦意燥的花戏叶也在不知道不觉中来到河边,舞起剑来是那么的游刃有余,但是此事的脑海里面和叶萌宠是一样的焦躁,脑海里面浮现的全都是蒋茂言搂着叶萌宠的场景,但是叶萌宠却没有任何抗拒,脸上还是一阵羞红,要是搁在以前,叶萌宠早就发飙了!

但是现在确实顺从,难道叶萌宠和蒋茂言在一起了吗?

为什么?

只见瞬时四周的树木花鸟全都四处乱飞,树被砍断了,鸟被惊走了。

只剩下独自伤心的花戏叶,周身的落寞直逼他人,很快这种落寞就被清冷代替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