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再遇有缘人
  • 萌宠江湖
  • 刀禾页
  • 2624字
  • 2013-07-04 17:09:24

叶萌宠也米有看清来人,之间手下的人开始了厮杀,血肉四溅的拼杀。

叶萌宠这十年的功力大涨,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只会占哥哥便宜的小孩子了,之间叶萌宠轻功几号的从一人身上跳到了另一人的身上,就在瞬间,被叶萌宠踩着的那个人就倒地不起了,虽然死状没有唐仙杀死的恐怖,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之间死者极其惊恐的长大了嘴巴,瞳孔放大,好像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魔教的弟子不过如此。

花戏叶就更是厉害的轻轻松松的解决掉很多厉害的人,花戏叶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名气的,当然花家公子的功夫可不是吹牛吹来的,那功夫也是一流的,再说这次魔教来的根本不是首脑,是魔教的左右护法。

花戏叶好像是在保护谁一样,也没有对其他人多做什么,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魔教的指挥者那里。花戏叶很是轻盈的从这里跳到那里,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支撑点,但是却又跳跃的感觉,啊!原来是用空气作为支点开始跳跃,那也太神了吧?现在的花戏叶更像是神仙,还是原来的白衣,还是原来的白衣飘飘。

浑身的装束没有一点多余,那种炫景也只有花戏叶可以制造出来。

只见花戏叶三两下就把魔教护法打倒在地完全不费力气,但是都没有至魔教的护法于死地,仓皇而逃的魔教弟子赶紧召集在一起,二话都没有多说,赶紧回想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徐家庄,也只是在离开的时候用千里传音说道:“我乃神教,他日定当回访。”

看到黑衣人全都离去了,叶萌宠倒是舒了一口大气,好像是帮徐家庄度过一劫,正是这一劫让自己和那个人又开始一点交集。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希望这种交际,只是叶萌宠感受到了心中一丝热流涌过。

叶萌宠还没有和自家哥哥,唐仙开始讨论,只见花戏叶轻轻的跳了下来,审视了一会局面,看了一眼徐冰。

徐冰很是明白叶萌宠的意思,便很是狗腿的跑到叶萌宠那里。

“那些都是魔教的人,幸好你们和花戏叶来的及时,不然就以我们徐家庄的保护力,不知道又要枉死多少人!”徐冰看着叶萌宠的眼神有点崇拜,多点感激,但是更多的却是喜爱,这种眼神盯着花戏叶很是不悦。

“咳咳……”花戏叶干咳了几声打断了场面的尴尬。

“花兄,你不舒服?”

徐冰没有对花戏叶和叶萌宠之间的关系多思考,只是以为花戏叶真的以为不舒服,于是很是二的问道。

原来徐冰和花戏叶算是发小,从小认识,徐冰属于温文尔雅的,花戏叶属于不讲话的冰人,而且徐家有恩于花戏叶,今天就算是报恩,就像是当年一样的报恩方式,十年来,这种报恩方式从来没有改变过。

“花兄,今天多亏你,不然我们又要多死上亡,”徐冰看到花戏叶并没有再多理自己的意思,于是脸色一尴尬准备调节一下现场被花戏叶弄冷的气氛:“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武林盟主诸葛里派来的英雄,之前也是因为他们才帮我们从混乱中逃过来。”

“这位是……”徐冰第一个想要介绍的人肯定就是自己最中意的叶萌宠,但是当徐冰要给花戏叶介绍叶萌宠的时候。叶萌宠自告奋勇的说道:“花楼主,久仰大名,在下绿意。”

叶萌宠没有爆自己的真实名字,而是江湖人给的称号,因为就连叶萌宠自己都不知道花戏叶要是还知道自己活着,不知道是不是立刻大开杀戒还是会挽留自己,叶萌宠没有把握,也不敢一搏。

说这话时叶萌宠心中风起云涌,仿佛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是花戏叶一脸平静的“绿衣女侠,久仰大名。”看都没有看叶萌宠一样,就连礼貌性的微笑都没有给她,然后两人再无交集。

“不知道是谁把徐家收有万毒珠的事情放出去的?”第一个发问的就是叶登,眼神中带有一种凶狠,仿佛知道是谁把消息放出去是的。

底下的人三三两两的说开了。

“好啦,大家静一静,我知道知道我们家收有的万毒珠的人只有花戏叶、盟主诸葛里、消失的唐家,再然后还有的就是岳家了。”徐冰说到这里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花兄的为人我很清楚,诸葛盟主更不会说,唐家就更不会了,然而……岳家,我相信岳家的人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岳家和徐家多年来就有交情,更何况岳堪和徐冰更是至交,徐冰可不想因为自己家里面的这次变故引得大家连朋友都没得做,而且岳伯父平时人也很不错,对自己家里面更是笑多凶少。

但是叶萌宠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一紧,当听到知道有万毒珠的人里面还有岳山的时候,叶萌宠明确的知道就是岳山做的。

“岳伯父对我们徐家是有恩的……”

“继续给我放!”叶萌宠什么都没有想就直接说了这么一句,声音之大,估计就连徐家庄的豪气都装不下叶萌宠的愤怒,这可是十年来叶萌宠唯一一次的发飙,很久以来叶萌宠都没有再把自己的心情那么直接的表现出来了,每一次都是用笑容掩盖过去,但是这一次连徐冰都护着那个人面兽心的人,叶萌宠实在是忍不住了。

尤其是在徐冰十分肯定说不是岳家人的时候,叶萌宠想都不想就大吼了出来,再也不管自己什么淑女形象了。

徐冰本来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大声和自己说话,这一次叶萌宠真的把徐冰吓到了,书卷气息的脸上,一片白一片黑的,眸子里面闪烁着不确定的黯淡。

“不好意思,刚刚有点失礼,诸葛盟主还在等着我们回去复命,先走一步。”叶萌宠回过神来意识到了刚刚自己的口不择言,知道这个徐冰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为了防止这十年的绸缪,准备先走为妙。

花戏叶看着叶萌宠从冷静思考到最后发飙都没有抬一次头,只是吹了又吹自己手中的花茶,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动,仿佛自己和他们根本不在一个时空中,对于绿意的失礼也完全不在乎。

叶萌宠看都没有看花戏叶,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他一眼,匆匆一弊看见的也只是花戏叶低头用心品茶,完全没遇到自己的存在,然后大步的走掉,唐仙更是莞尔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了看众人,行了一个小礼便带着众人全部离去。

其实花戏叶怎能不知道眼前人就是叶萌宠呢?只是自己不愿意当场揭穿她,没有看她一眼就是因为不敢正视。

因为当年之事,花戏叶至今都没有判断出对错。其实花戏叶在短短时光中对叶萌宠的为人也是深知,但是芽儿的话,又让自己深信不疑,所以这十年来,自己不断的关着着叶萌宠的成长。

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受伤自己不能上前救助,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救人,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开怀大笑,但是自己不能陪伴,十年之中,叶萌宠身边又有很多的爱慕者,蒋戍言是一个,徐冰是一个,岳斌又是一个。

心中不禁是凉了一大半。

刚才的叶萌宠的态度十分明确,就连走的时候都没有多看他一眼,难道真的从此之后彼此她的眼中没有了自己。

花戏叶的表情还是没有一丝变化,但是心里就像是平静的湖水被放上了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被叶萌宠引爆,自己只能站在湖岸,看着炸弹上的时间一点一点溜走,花戏叶也不是一个感情白痴,什么事情都是心知肚明,感情也不例外,但是自己就是不愿意相信这发生的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